開放雜誌提供PDF彩色電子版訂閱服務〈按此訂閱電子版〉
救災捐款與中紅會危機
作者: 曉 鳴



更新於︰2013-06-06

雅安地震,由於中國紅十字會的信任危機,香港有人抗捐,卻被中共羅織反人道、反中央、甚至反民族的罪名。殊不知捐款從來是自願行為,只有中國大陸是政治任務。


●曝光中國紅十字會貪腐黑幕的炫富女郭美美日前又在網上炫耀
她穿一萬七千元的寶石高跟鞋和戶口上有五十億元巨款。

中國今年雅安救災與五年前汶川比有些相似之處:官媒第一時間報導中央領導趕赴災區,解放軍步行救災,有民間救助者受打壓。所不同的,一是黨中央換人,習李取代胡溫,官媒聚焦李總理在專機上指揮;二是外交部拒絕外國救援隊來華;三是官方紅十字會醜聞不斷,遭遇空前信任危機。

黨報政治化捐款:中紅會危機

中紅會信任危機影響所及已超出慈善領域。中紅會多次表態試圖挽回面子,卻越描越黑,不僅再次揭了煊富女郭美美案的舊疤,還引出百名藝術家汶川地震捐款八千多萬元去向不明等問題,所獲善款銳減。在香港,有人呼籲不給官辦機構捐款。香港《文匯報》發社評稱,抗捐運動「不僅反人道、反良知,而且是去年『反國教』以來反中央、反國家、反民族的延續。」

中共喉舌帶頭將捐款政治化,羅織「反人道、反良知、反中央、反國家、反民族」的罪名威脅恐嚇,力保「中央」這個凌駕各民族和法律之上的暴力存在。但在法制尚存的香港,黨報尚不敢批「抗捐」者違法,只能揮舞「反人道、反良知」的大棒,興文革遺風,以為靠發社論就能批臭對手。

從內地官媒的反應看,這並非香港《文匯報》編輯部自作主張的泄憤,而是中宣部授意,傳達了習李新班子的對港政策,顯示黨中央對港人離心情緒的強烈不滿,要借捐款爭議對反國民教育的市民進行反攻倒算。這種想以大批判「匡正」香港輿論的妄想只是在為港人對中央的不信任火上澆油。

《文匯報》做了黨中央對抗香港民意的急先鋒,聯想到習李接班後,全國人大高官喬曉陽強調:二○一七年香港普選,「行政長官必須愛國愛港,如對抗中央就不能勝任」,就可預見,中共領導毫不掩飾的專橫定將促使更多港人離心離德。

中紅會:共產黨操控的黑社會化

有網民稱中國紅十字會為中黑會。中紅會高層信誓旦旦,要在兩三年內使中黑會變紅。但在網絡時代,掩蓋真相已不可能。中紅會網站顯示,其領導層全是中共黨員,既不像美國紅十字會那樣公開年度報稅表、資產和慈善項目開支,也不公開主管的工資補貼等信息。

中紅會的組織架構、人事任免、資金來源、員工待遇等與共青團、工會、婦聯等一樣,都是中共黨委領導的官方機構。可以肯定,即使還會有更多醜聞曝光,中紅會高層和員工的工資待遇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捐款少,政府財政撥款會更多。不經中共中央組織部批准,中紅會高層無一人會被解職,因為民意和捐款不是中紅會立足的基礎。

在中國大陸,捐款歷來就是政治任務,每逢天災各級黨政機關全面動員,逐級收集捐款,送往中紅會等官方機構。記得一九九一年華東水災時,領導號召捐款,並公佈自己的捐款額。各下屬單位遵命登記每人捐款數,各人依級別捐款遞減,因為沒有人敢於比上司捐得還多。獻血也是按指標分配名額給下屬單位,由資歷最淺者「自願」獻血,完成分派指標。中國媒體將慈善事業定義為「政府主導下的社會保障體系的一種必要的補充」(百度百科)。有人認為,目前中國慈善機構的總資產不足GDP的百分之二。

美國人一年捐款約三千億美元

在美國,慈善是全民的自願行動,無需政府主導。有資料顯示,美國人二○一一年捐給慈善組織二千九百八十四點二億美元,占美國當年GDP的百分之二,其中個人捐款占百分之九十,公司捐款僅占百分之五。宗教機構是最大受捐者,收到的捐款占百分之三十二,為九百五十八點八億美元,大都是信徒捐給所在信仰團體的。可以說,沒有慈善業美國就無法正常運作。從奧林匹克運動到學校教育,從救助窮人到保護環境,從大眾傳媒到社區服務,都離不開捐助。連政治(特別是競選)也靠民眾捐款支持,但政治捐款不屬慈善之列,不能享受所得稅優惠。

美國的慈善事業是與國民的宗教信仰息息相關的個人行為,政府除給予所得稅優惠外,無權干預,因此,絕不會出現執政黨喉舌批評不捐款者「反政府」的咄咄怪事。二○一一年美國人均捐獻近千美元,相當於六千多元人民幣,當年中國農民平均純收入為六千九百七十七元。美國人均年捐款額相當於中國六點五億農民人均年收入的近百分之九十。相比之下,中共這個信仰外來主義的團體其八千多萬黨員每年繳納的黨費,估計為二十億元人民幣,折三億多美元,僅為美國人每年慈善捐款的千分之一多。中共在人大政協和黨政軍、公檢法機構中的龐大專職幹部隊伍的一切開銷都由納稅人支付,黨費則算作黨組織的收入。這樣一個靠納稅人供養,卻非要領導和控制納稅人的思想、行為和財富的政治組織,卻反對民主選舉和普世價值,斷難贏得國人的信任。

共產黨顛覆中國慈善傳統

中國不乏慈善傳統。儒家講惻隱之心人皆有之,視樂善好施為美德。佛教傳入,倡導行善積德必得善果。基督教入華後,中國慈善業逐漸與世界接軌,教會除興辦免費女子學堂及師範學校外,還辦醫院、孤兒院、養老院。民間慈善團體多如牛毛,政府並不加限制。

中共掌權後,不講慈善講鬥爭,不講愛心講專政,大量關閉寺廟,驅逐外國傳教士,沒收教會資產,將教會醫院和學校等全部收歸國有。徹底改造寺廟、教會和民間慈善機構,將其全部納入官方系統;設立官方紅十字會和兒童福利會等;清除慈善傳統。

一九五一年毛澤東發動批判電影《武訓傳》的運動,將清末行乞辦義學的貧民慈善家武訓打為「以興義學為手段,為地主階級服務的大流氓和大地主」,開啟中共建政後首次批判傳統思想的運動,斷了中華慈善的血脈。此後,一浪高過一浪的政治運動,尤其是長達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掃蕩了一切非無產階級思想及傳統文化。一九七六年唐山遭遇大地震,數十萬人死亡。官方號召靠毛澤東思想救災,紅十字會名存實亡,國際救援遭拒絕,災情真相成黨國機密。

毛去世後,當局將慈善機構視為對外開放的窗口,設立中華慈善總會(一九九四),與中紅會一起成為退休黨政高官「發揮餘熱」,聚斂財富的新天地。但中共歷來對人道主義諱莫如深。一九八○年代初,在反思文革的思想解放過程中,《人民日報》副總編王若水因批准發表周揚反思馬克思主義的文章,提出人道主義和異化問題而受到整肅,表明鄧小平拒絕走人道主義的道路,堅持經濟放權,政治專政的中共特色。

民間慈善近年在中國大陸興起,中國志願者和外國救援隊首次出現在二○○八年汶川地震災區。有中國志願者甚至比軍隊和官方救援隊更迅速地深入震區,他們還調查因豆腐渣校舍受害學生的信息,將其公諸於眾。但這些善舉卻受到當局打壓,有主導者(如譚作人)被判重刑,至今還在獄中。雅安地震,官方進一步設防,禁止黃琦等曾參與汶川救災的志願者進入震區。救災物資由當局統一發放。網上有災民舉牌抱怨沒收到救災物資的現場照片。救災首日,民間機構籌得的善款就遠超過中紅會。

中國的制度性信任危機久矣

中紅會危機只是當前中國社會制度性信任危機的冰山一角,是中共信用破產的一個可見的側面。以我的觀察,中國人是世界上最輕信當權者的族群,但凡過得去,都會忍氣吞聲活著,在少數族裔帝王(如元朝和滿清)統治下,也曾甘當順民兩三百年。民國戰亂,國人寄希望於應許美好未來的共產黨。結果,貧苦農民還未來得及從分得的土地上獲益,一切都被集體化。工人趕走資本家,卻迎來比老闆更強勢無理的共產黨黨委。想獲得思想自由的文人發現,勞改營比國府的審查制更加暴虐。而持續不斷的政治運動搞得人人自危,連忠誠的共產黨員也不能倖免。林彪事件令毛威信掃地,民心思變。毛死後,國人對共產黨再生厚望,期盼從此過上好日子。不曾想,鄧小平屢屢掣肘胡趙改革班子,先清除精神污染,再反對自由化;槍指揮黨,排斥異己,釀成學運。六四鎮壓使中共顯出屠夫本相。如今越來越多內地民眾加入香港紀念六四的活動。

中國已日益融入國際市場,成為世界工廠,但假冒偽劣產品泛濫,有毒食品屢禁不止,環境污染嚴重,貧富差別加大。凡有社會問題曝光,各級政府一律極力掩蓋真相,封殺不同聲音。這次地震,民眾對官方的不信任達史無前例的程度,連素有慷慨捐助傳統的港臺及海外華人社區也首次出現公開呼籲不向中國官方機構捐款的聲音。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邁入老年的中共失信於民久矣。習近平接班以來,誓言反腐,卻未見懲治一個大老虎,對死老虎薄熙來仍拘而不審。同時,對內更嚴格地封網,操控輿論;對外炫耀武力,入侵外國網站。三十年前改革開放的思想火花全被窒息,大有復興毛主義之勢。習李連已經定格的中共歷史都不敢正視,主政半年就顯出窘境。但習李似乎仍處在以為靠喊口號、發通知、行專政就可樹立個人威望的「夢想」之中,如不醒悟,黨將不黨。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