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司法正義的重挫
金筊m

● 陳水扁案一審的司法公正性引起國際關注。司法違反一些公認的基本原則(無罪推定、偵查不公開、借故延長羈押等)不僅侵犯被告人權,且顯示這場審判高度的政治性主導。

「扁案」當然是世紀大審判,不只對台灣,也對全球;不然為什麼幾乎所有重要的國際媒體爭相報導、評論?紐約大學還特別開座談會討論「扁案」。

  「扁案」攸關的不只是扁有沒有貪污而已,更重要的是作為新興民主國家的台灣,有沒有背離民主的基本價值?法治國的基礎有沒有橫受破壞?司法的正義女神有沒有遭到司法謀殺?復辟的黨國是不是利用手中的權力誅殺前朝官員?馬英九有沒有於○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在總統府下令下扁於獄?特別令人不安的是,國共兩黨有沒有聯手把台獨頭號代表陳水扁送入大牢?

司法正義應該比罪行判決更重要

  「扁案」成為「事件」,司法的成分愈來愈小,甚至可以說,現在的焦點不在扁有沒有貪污,而是這套司法體制還能不能不受干涉的「獨立」運作?換句話說,維護「司法正義」的重要性遠在「貪污罪行」之上。然而扁有沒有犯罪與扁的司法人權可以分開來看嗎?許多人包括民進黨在內,他們宣稱不是支持貪腐而是支持扁的司法人權,不是挺扁而是抗議司法用不公平手段審扁。那麼問題就有趣了,如果扁貪污的證據如此確鑿,為什麼司法要剝奪扁的基本人權、取消扁的防禦權?為什麼要用不公平手段審扁?反過來看,是不是可以說,其實證實扁「犯罪」的證據不足,所以馬政府才動用違法違憲的各種手段來入扁於罪?

  「扁案」法官蔡守訓在辯論庭結束的八月,早早就宣佈要在「九一一」宣判,用心叵測,目的就是影射扁為「恐怖分子」;事實可能相反,一月廿四日的《經濟學人》專文談「扁案」,標題是〈審判與錯誤〉,毫不掩飾的說,司法審扁,但司法「與阿扁一樣站在被告席受審」,蔡守訓們的判決已經成為「審判」的對象。「扁案」宣判後,《經濟學人》更是大肆譏嘲:「說得好聽一點,司法一隻腳仍陷在過去醜惡時光,說得難聽一點,司法再度聽命復辟的國民黨。」因為扁案違反了司法正當程序,難怪也是法官的洪英花在判決出爐之後,撰文表示審判「自始無效」。

  令人震驚卻也不出意外的是,蔡守訓們果然判陳前總統及夫人吳淑珍「無期徒刑」。陳水扁涉三案,僅「國務機要費」一案就判「無期徒刑」,如果可以判「死刑」,蔡守訓們一定不會手軟。更且,先不必問是不是有足夠證據證明扁有「侵佔」之實,一億四百萬元竟而「無期」,完全不合「比例原則」,可見「扁案」並非「我心如秤」的公平審判。

  不僅如此,扁在總統府的機要幕僚馬永成與林德訓,〈判決書〉明文表示「惟尚無證據亦由國務機要費獲取鉅額不法利益」那麼為何一個判二十年,一個判十六年?原因竟是「不知悔悟」!「不知悔悟」是什麼意思?就是沒有咬上陳水扁;「扁案」的判決輕重就在有沒有咬上陳水扁而已。如同案的會計陳鎮慧,「既無實際犯罪所得」,與馬、林相同,卻得以「免刑」,原因是「使被告陳水扁等人之......犯罪得以查獲」。再如「龍潭案」與「洗錢案」的蔡哲銘,「獲利惡行非輕,本應處以重刑」,惟「於偵查中坦承自白之態度...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故而輕判且可緩刑,更不必說逃亡國外的通緝犯辜仲諒因咬扁而能自由進出台灣了。等等等等的如此「重判」,如此「輕判」,政治性從〈判決書〉也就可嗅出。

特別費案蔡法官判馬無罪扁重罪

  蔡守訓也是審判馬英九「特別費」的法官,但馬無罪而扁重罪。台北律師公會秘書長高湧誠接受《自由時報》的訪問時,說了語重心長的話:「我很希望蔡守訓這一庭在夜深人靜時,捫心自問,如果把特別費主角換成陳水扁,仍判無罪嗎?相對把國務機要費換成馬英九,是否仍判有罪、判無期徒刑,......可見「國務機要費」與「特別費」相當,辦「扁案」的「特偵組」成員吳文忠就曾call-in到藍媒TVBS的談話節目表示:「事實上我們的起訴不是完全沒有漏洞,〔例如國務機要費〕......最高法院『大水庫理論』〔你〕通不通?『大水庫理論』是判馬英九無罪的理由,他〔扁〕大選的錢三億多全部捐出來,比『國務機要費』一億多還多......,balance的結果,是不是會判有罪?」吳文忠明顯也認為「國務機要費」與「特別費」一樣,馬可以無罪,扁當然也可以。

  問題是蔡守訓就是可以不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總統府及審計部的函覆意見,也不接受前總統府會計長等人的供述,甚至也不依兩蔣到李登輝前總統的慣例(秘書長蘇志誠供詞),非要認定國務機要費與特別費不同。簡單的提問是,地方縣市長、中央部會首長都有「特別費」,為何獨獨總統沒有?按照道理、事理,總統不僅不可能沒有,數額還要更大才對。蔡守訓明顯不遵守「證據法則」判案,這就是為什麼陳水扁的律師們會把希望寄託在二審。

馬英九老師孔傑榮批評判決書

  真正的問題是,二審的法官會不會像蔡守訓般是刻意挑揀出來的?初審陳水扁的法官原是周占春,他兩度「無保開釋」羈押在看守所的陳水扁,台北地院於是玩了花樣,把案子硬轉給蔡守訓,這就是洪英花法官認為「審判自始無效」的原因;因為違反「法官法定原則」。周占春是抽籤出來承審的法官而蔡守訓卻是派任的,這也是馬英九的老師孔傑榮(Jerome A. Cohen)在判決書出來後撰文所說:「台北地院將案子轉給蔡法官審理的異常之舉,以及蔡法官一次次否決陳水扁的保釋聲請,均引發實際的違憲爭議」。

  一個是不按牌理半路換法官的「違憲」,另一個是違反基本人權的一再羈押的「違憲」;前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都看不下去,公開為扁申冤,他說:「羈押之後,在有限時間內應結束,不然應釋放;不能羈押到某個程度後,再找別的理由把羈押延長...」。延押陳水扁除了達到馬英九的政治目的外,在司法攻防上形同剝奪他的「防禦權」;一個人在牢裡如何替自己辯護?西方進步的司法觀念強調「武器平等」(equal combat),面對擁有強大公權力的檢方,被告如何可以站在相對有力的位置?難怪「扁案」判決後,時在台灣的孔傑榮就奔走呼號要求台灣大法官公佈換法官是不是違反「法官法定原則」的釋憲文;這是唯一可以讓扁出押的司法救濟方式。

國共聯手特偵組洩密媒體爆料

  「扁案」其實是「反獨」政治力量的大集結,不僅國共聯手,還包括台灣的藍調統派媒體、名嘴以及名嘴立委,再加上檢調方面大量的把資料、訊息輸送給有發言權的電視call-in節目,完全無視「偵查不公開」的誡律。根據扁案律師鄭文龍的說法:「早上偵訊過程,下午的晚報就一五一十披露,足見特偵組洩密情形相當嚴重,甚至有記者主動告稱,特偵組提供偵辦之內容供媒體打擊陳前總統的情形,讓其看不下去......。從此即可見檢調用媒體製造輿論以及台灣媒體公開甚而指導辦案已到了嚴重破壞司法的程度。

  「扁案」一審判決出來,不只沒有彰顯司法正義,反而使台灣司法受到極大的質疑。判扁這麼重,而且公然違反程序正義,反而使得許多不見得支持扁的人非要「挺扁」不可,因為維護司法正義比什麼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