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溫何時還趙紫陽自由!

◎ 戴隆中


北京人說,江澤民不是好人,但還是個人,胡錦濤則連人味兒都沒有。現胡溫老上司趙紫陽暮年孤苦,胡溫若尚有人性和一點念舊的情感,應讓趙紫陽獲得自由。


  「六四」一晃十五周年,好比一張天網默默張在那裡,誰也不知道哪天會扣下來,也不知道將被扣住的那些人是何下場。可不是,這些人都終於沉不住氣了。據報導,當年鎮壓的當事者之一、剛剛從黨國高位上退下來的李鵬,前不久寫了一部題為《關鍵時刻》的書,努力漂白自己。據看到書中一些內容的人說,李鵬強調,對天安門學生實行強硬對策是正確的,但是,在宣佈北京部份地區戒嚴之後,他就住進了醫院,後來調動軍隊屠殺學生和市民這件事情他基本上不知情。

李鵬意識重評六四迫不容緩
  這也許是實話,因為李鵬並沒有軍隊職務,調兵遣將,下令清場等等,都不在他的職權範圍之內。究竟是不是這樣?看來李鵬願意中央把事實真相搞清楚。這部書稿,據說有將近三十萬字,可以說是個大部頭。當然決非十天半月可以寫成。換句話說,早在蔣彥永醫生寫他的「六四」正名呼籲書之前,李鵬早就採取了動作,也要用他的方式為「六四」正名。

  值得指出的是,李鵬和蔣醫生對待「六四」有多項共識。第一,他們都認為當年的屠殺是一件錯誤甚至犯罪的事情。蔣醫生的態度如天日昭昭,這是不用說的;就是李鵬,如果不認為「六四」是錯誤和罪行,那又何必費心洗清自己?恐怕邀功還來不及呢。第二,他們都認為這是一個必須重新給個說法的事情。換句話說,當年的所謂「定論」根本站不住腳。否則,李鵬寫到這件事情,只要重復當年結論即可,何必又費一番新的口舌呢?第三,他們都認為,這種重新評價,已經是一件不能再拖下去的事情。想一想,李鵬退休剛剛一年,已經急著推出這樣一部書稿,這是甚麼意思?何況,在此之前,李鵬還出了有關三峽的一本書。就算有助手幫忙,一個人一年要寫兩部大書,工作不可謂不緊張。為甚麼要這麼緊張、這麼趕?相信答案只有一個:李鵬充分認識到,重評「六四」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可是,胡溫新領導層不同意李鵬的看法,當然更不同意蔣醫生的看法。對蔣醫生那封信的反應,溫家寶在三月人大之後的記者招待會上有公開的說法,大意不外是中國需要穩定幾十年,全心搞經濟。言外之意,就是「六四」這件事情的重新評價有礙穩定,今後幾十年都不可以提。對李鵬的書稿,據報導,胡溫先是拖著,不給回答,後來李鵬不斷打電話催促,他們就說不能出版。很明顯,他們比李鵬還不願意想起有過「六四」這件事情。怪不得海內外咸稱「胡溫新政」:在江李舊政下,至少還承認發生過「六四」這麼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到了胡溫新政,乾脆想連這件事情也給它忘掉算了。所以,江李之下,面對丁子霖這樣的「天安門母親」還不至於痛下殺手;到了「胡溫新政」,那就要對這些失去子女的白髮蒼蒼的老人不客氣了。北京有人說,江澤民固然不是好人,但畢竟還是個「人」,花花哨哨也是人性的表現嘛;胡錦濤則根本一點兒人味都沒有,那張嘴裡除了官話套話之外,就說不出一句有人味的話來,侈談甚麼「以人為本」?這話聽來憤激,但證諸現實,特別是「六四」將近的這段現實政治發展,似乎也沒有完全說錯。

溫家寶接招有意談「六四」
  其實,李鵬打滾中共官場一輩子,豈是簡單的「弱智」二字可以概括?他之所以要寫那樣一部書稿,送給胡溫審查,而審查之後不能出版這個消息又很快在香港面世,整個就是一個可進可退的精心設計。這個設計的中心目的,就是把胡溫新領導層套進去。如果胡溫同意李鵬這部書出版,那等於認可了李鵬書中對於當時情況的記述,官式漂白了李鵬對於「六四」屠殺的責任。將來「六四」這張天網扣下來,李鵬的干系就大大減少。而像現在這個樣子,不同意李鵬出書,那也是一個很好的檢驗:我李鵬都對「六四」屠殺持不贊成的態度,是你們胡溫新領導層不願重評「六四」。這樣一來,胡溫就被逼在事實上已經站到了甚至比李鵬還要堅決的主張維持「六四」原判的立場上了,至少要向江李再次明確表示他們「永不翻案」的堅決態度。李鵬方面當然很高興把這個消息透露出來││這是李鵬在對胡溫的檢驗中所取得的偉大勝利!

  當然,胡溫都是中共官僚體系中摸爬滾打出來的老油條,把話說得模棱兩可歷來是他們最拿手的好戲。李鵬聲名狼藉,他的檢驗結果雖然說明了胡溫並不比李鵬更開明、更溫和,但是看來並沒有多少人真的相信這個檢驗結果。何況,胡溫遠比李鵬會說話、會演戲、會做姿態、更會搞人際關係,把臭帽子踢回到已經下台的李鵬頭上是太容易了。再說,他們也要留著李鵬這個現成的箭靶。否則,你李鵬也要做好人,我胡溫又怎麼表演「親民」?所以,李鵬的檢驗固然有他勝利的含意,可胡溫也沒有失敗。這不是,在記者招待會上,溫家寶故意留出時間,單點敢問敏感問題的美聯社記者,特意要談一談「六四」問題。這一談,人人都說,胡溫對「六四」態度溫和,已經為未來重評留下了餘地。

是否讓趙紫陽自由是人性之考驗
  真的,假的?緊接著這就來了再一輪檢驗。八十五歲的前總書記趙紫陽,因為同情天安門學生,支持民主改革,已經失去自由十五年,現在走到了他的生命最後階段。一向身體不錯的趙紫陽,去年以來健康狀況轉差,今年年初更是進一步惡化,新老肺炎疊加,住進醫院很長時間,出院後狀況仍令人擔心。加上趙夫人梁伯琪近年多次中風,健康狀況更遠遠差於趙本人。兩老在多年囚禁中相依為命,一旦趙夫人有三長兩短,恐怕趙紫陽的歲月就所餘無多了。這種狀況,得到路透社在四月初率先報導和各家國際大媒體的跟進,已經廣為世界所知。外間高估了胡溫的政治智慧和能量,有輿論甚至敦促胡溫趁此機會為趙紫陽恢復名譽,從而至少在自己的肩頭上卸下「六四」這一歷史包袱,為未來增加迴旋餘地預作鋪墊。確實,趙紫陽一旦撒手,官方準備怎麼評價這位中國改革的劃時代歷史人物?這恐怕已經成為胡溫所不能不面對的一大難題。跟著江澤民和李鵬的調子走,那今後也就沒有甚麼臉面談所謂「新政」了,還不就是江澤民、李鵬留下的共產黨的看家護院?不跟著走,胡溫有這個胸懷、膽量、氣魄和能力嗎?其實,還不要說甚麼官方評價。面對暮年淒苦的老領導、老上級,胡溫有沒有一點兒人性,讓趙紫陽在他最後的日子里有一點起碼的自由,可以見一見依然流亡在外的長子、次子及其家人,見一見多年的得力助手鮑彤,見一見時刻關心著他的很多老朋友、老戰友、老部下?陳毅當年是所謂「黨內右派」的代表,毛澤東還不顧自身健康而專門參加了陳毅的追悼會呢。胡溫有沒有一點兒念舊的情感、有一點兒尊老的修養,也能出席依然還是共產黨員的趙紫陽的追悼會?如果沒有這一點人性、情感和修養,「以民為本」說得再好聽,恐怕都不過是騙人一起來對付江澤民的把戲。對付完了江澤民,自可以比江澤民還江澤民。李鵬當年就不在江澤民話下,當然更是玩不過比江澤民還江澤民的人物了。
(戴隆中:北京政治觀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