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務實扶貧,綬稱「盛世」
◎魏明倫



  我未考證「盛世」稱號起於何時何地,更考證不出始作俑者是誰?只見傳媒傳「盛世」、慶典慶「盛世」、文藝人唱「盛世」、史學大講「盛世」、大至兩會報導、小至鄉鎮宣傳、「盛世」之稱,到處可見。

本人自有淺見,冒昧直言於下,毫無疑問,「文革」是亂世,我們結束了「文革」亂世,功勳卓著,但從亂世到盛世,還有很長的中間地帶,撥亂反正,改革開放,當然成果輝煌;然而,遙望真正的盛世,顯然還有一定距離。

盛世標誌:太倉豐滿、監獄空虛。一是滿,二是空。甚麼滿?「太倉豐滿」;甚麼空?「監獄空虛」。誇張的說法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如實的「指標」是犯罪率空前下降,由於人心相對純淨,所以作姦犯科普遍減少,老百姓皆有安全感,執政者因此敢於大赦天下,這大抵是盛世當之無愧的必要前提。請正視我國現階段的實況。經濟繁榮,有目共睹。算是「太倉豐滿」。再問「監獄空虛」否?答案相反,犯罪率空前暴漲,監獄人滿為患,這也是有目共睹。「文革」亂世,冤案遍於國中,「轉型時期」,冤案也遍於國中。官場大盜,市井劫賊,兩皆繁衍,與日俱增。貧富兩極分化,高科技與低人文也在兩極分化,幾種形態的兩極分化,導致社會矛盾潛在地激化。盛世人心澹泊,浮世人心浮躁。而人心浮躁,物慾橫流,既是當代中國的突出病灶,又是當今世界的共同弊端。宏觀全世界,已進入恐怖主義與反恐白熱化的時代。恐怖主義之驅動暴力犯罪,拜金主義驅動經濟犯罪,寰球風雲變幻,危機四伏。國際大環境決定了多事之秋的本世紀初絕非盛世,決定了各國小環境,誰也不宜在恐怖主義與反恐白熱化的時代自稱盛世!

現階段是轉型期要緩稱盛世
我國現階段的實際定位仍是「初級階段」,這時期的準確稱謂應是「轉型時期」,先行暴富起來的大款大腕,在十二億人口中只佔極少數,中國大陸還沒有形成歐美發達國家那樣普遍的中產階級。以農民,下崗工人,一般工薪族,打工者,無業者,無產者為主幹的弱勢群體,佔了總人口的大多數。新的萬里長征雖已走完幾段重要里程,但離建成全面的小康社會尚遠矣。任重道遠,居安思危,過早稱盛,恐不利於全民增強憂患意識吧!

聯想中國歷史上元末明初,當朱元璋羽毛已豐,躊躇滿志之時,謀士朱升及時提醒朱元璋,將直諫概括為三句話,九個字:﹁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

明智的朱元璋立即採納了朱升的直諫,後來,毛澤東所說﹁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即從朱升的名言點化而出。

如今,我認真參政,直言議政,相信成果輝煌而又保持清醒的當代中華英傑能夠參考以下三句話,九個字:﹁多務實、快扶貧、緩稱盛!」
(魏明倫:中國知名戲劇家、全國政協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