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年一歪著脖子挺毛
◎ 碧 水

中共御用歷史學家王年一為毛澤東辯護,稱毛是反封建的卓越民主鬥士,甚至說毛澤東晚年專斷是為了堅持自己的正確意見。

文革後,無論中外學界還是朝野各方,關於毛澤東的個人專斷大概可屬蓋棺定論,想來不會再惹爭議。就是最最慎重的中共中央,都承認毛澤東的個人專斷乃是文革重大造因。不料,直至九十年代,竟還有人歪著脖子認為毛澤東並不專斷,石頭裡面找雞蛋地為毛辯護。為示公正,將原文相關段落擇要抄錄:
訪問人:毛澤東晚年還是犯了一些個人專斷的錯誤。現在學術界、民間都有人認為這是受了封建主義影響很深的原故。您是怎樣看的呢?

王年一:我不敢苟同,因為此說距離事實太遠。毛澤東早年是卓越的民主鬥士。大量事實說明,他在各方面(包括生活上)反封建主義是很堅定的、很徹底的。用受封建主義影響很深來解釋,與毛澤東在長期革命生涯中並不專斷這個事實相悖。在一生大部份時間裡沒有受封建主義影響,後來卻受了很深的影響,這是說不通的。

訪問人:那末毛澤東晚年為甚麼專斷呢?

王年一:毛澤東晚年的專斷,無非為了維護他的意見主張。情形常常是這樣的:毛的意見主張不為中央集體所接受,或者勢必不為中央集體所接受,而他認為自己的意見不僅很正確,而且很重要,他就專斷了。也只有這時才需要專斷,任何人都不會為專斷而專斷......這幾個例子都說明毛澤東的專斷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意見。他並不是不承認民主集中制和集體領導的重要,但是他認為堅持他自以為正確的意見更重要。......個人專斷在毛澤東說來是不得已而為之,所以他十分需要中央集體同意他的意見,或者事後批准他的意見。......毛澤東晚年的個人專斷很特別,他需要組織承認。......毛澤東需要組織承認,這也說明瞭他並不認為個人專斷很好,也說明他並不是從根本上否定民主集中制和集體領導的原則。

如此奇怪的「專斷有理論」,實屬聞所未聞。如果晚年毛澤東這樣的大獨裁者都不算專斷,那麼誰還能算專斷者呢?一篇文章便掀起反右運動、一席發言便打倒一位國防部長、一張大字報便罷廢了國家主席、打倒彭羅陸楊、打倒賀龍、打倒鄧小平、反擊「二月逆流」、打倒所有的省市縣各級領導......如此天大地大的國家大事,統統不算,那什麼才叫專斷呢?

至於運動群眾的文革,最高指示一句頂一萬句,發表之夜還要全國人民上街遊行慶祝,紅海洋、語錄仗、三忠於四無限......包括毛澤東自己多次說的「需要一點個人崇拜」,這些都不算深受封建主義影響麼?如果統統不算,那麼什麼才叫深受封建主義影響?

青年時代的反封建鬥士,難道就不可能成為晚年的獨裁者麼?況且二十世紀的中國,剛剛起身掙脫封建束縛,社會生活各個方面封建餘緒尚濃,毛澤東一生精讀古書,又怎麼可能「一生大部分時間裡沒有受封建主義影響」?可能嗎?更不成邏輯的是:以青年時代的反封建鬥士作為晚年不可能成為獨裁者的理據。王年一先生是不是太天真了?青年時代的毛澤東,要去造人家的反,不同政見者,自然撿揚起反封建的旗幟,等到自己執政掌權,人家要造他的反,給他指出缺點,他還能一以貫之地保持反封建麼?還能同意別人的「造反有理」麼?形格勢禁,時移性變,這麼簡單的政治邏輯,王年一先生真就那麼難理解麼?王先生出生於一九三二年,發表這一通議論時已六十歲了,居然天真如此,一如未出閨閣的純情少女!不禁想起馬克思一句名言:偉人之所以高大,是因為有人跪著。

王先生為挺毛還用了一個粗疏至極的詞﹁無非﹂││無非維護他的意見主張......這一點,王先生倒是深得毛澤東精髓。毛澤東晚年便常用此詞大而化之地迴避種種現實矛盾,尤其山窮水盡邏輯實在難通時,更是左一個「無非」右一個「無非」為自己無理取理無辯尋辯,石頭堶探M雞蛋,竭力為自己解困脫罪。
王先生還為毛製造了一個嶄新的「專斷需要論」。因為毛澤東「需要專斷」而不是「為專斷而專斷」,所以便不等於專斷。那麼請問王年一先生:你的專斷是甚麼?哪一位專斷者不是為了維護自己?如果維護個人意見就可以專斷,那還需要民主原則幹嘛?令人驚訝的辯護 是:毛澤東的專斷是因為「需要組織承認」所以就不能算專斷。如此小兒科式的辯護,實在是適得其反,讓人看到挺毛派的無知與無能。

二十世紀的中國培養出王年一先生這樣的鐵桿挺毛者││不顧基本史實、不顧常識、不怕出醜,自然只能貽笑世人。青年一代讀到這樣的挺毛文字,大概也只會問:怎麼會有這樣的腦僵者!
(作者:上海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