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共制台的由來與走向
◎ 金筊m

統派日深的危機感必然走向拉中國以制台,扁宋會刺激連戰加快登陸步伐,迎合中共逼扁承認一中,並為反分裂法解困,美國介入兩岸局勢更趨明顯。

 「最後」打出「和平之旅」作為到北京去的旗幟,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正為自己所謂的「破冰」打上新的標籤,突顯此行是「愛台灣」而非「害台灣」,是「為台灣爭和平」。連戰可能已經發現台灣人民雖不能阻斷其行,但強烈不滿的情緒已擋不住了。連戰行前的「和平」說,以及終於致電陳總統「報備」,當然是在美國壓力下。重點是,連戰全程用閩南語與陳總統對話,絕對是政治表態。連戰在二○○四年大選到美造勢,公開說「I am a pure Chinese」,(我是純種中國人)而且在政治場合基本上是用「國語」(北京話)發言,卻與陳總統電話中,故意使用閩南語,揭示「台灣」符號的目的十分顯豁。

統派式微,非聯中抗獨不可

 連戰以及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到中國去,顯示的是台灣內部「中國派」與「台灣派」的「內爆」,放在台灣「民主化」與「本土化」的進程中,其實並不奇怪。蔣介石的大將陳誠之子陳履安九六年參加大選慘敗,二○○○年跳出來支持連戰,他說他挺連戰是因為連是唯一可以到中國去的代表性人物,這是連戰的「剩餘價值」,連戰明顯的也以此為號召,做為「泛藍」盟主正當性來源。而連戰在二○○○年及二○○四年打大選戰,也宣稱一旦勝出,將訪中國。二○○四年更宣佈三月二十日投票結果一旦勝出,不必等到五二○就職,即束裝就道。連戰與宋楚瑜知道「時間」不站在「統派」這一邊,兩岸分離愈久,「統派」在台灣愈式微,「聯中抗獨」是非下不可的棋。

  尤其二○○四年大選,合連戰、宋楚瑜二人之力,集國親兩黨的「極大化」,仍然敗給陳水扁,雖然票數相近,但四年間民進黨「突飛猛進」的從藍營挖走了一百五十萬票。年底立委選舉,國親在國會中席位雖保持領先,但不代表藍營擴大,因為綠營選民投票不踴躍、「賄選」沒有有效戢止,使國民黨有上下其手機會。即使如此,綠營的得票率依然微量上揚,國親兩黨的得票率還是呈現下挫之勢。就長遠的發展來看,國親在台灣的版圖只會縮小,不可能擴大。從「統派」立場來看,不但危機感極深而且焦慮感極甚,相對的,統消則獨長,「拉中國以制台」成為必然的思考。

連宋爭先 美國警告國共合作

  真正觸發連戰到中國去的,其實是宋楚瑜。宋在去年立委選舉之後,發現親民黨的選票大量流失到國民黨去,選戰過程中,國民黨鯨吞親民黨的手段赤裸裸呈現。選完,親民黨勉強保住三十五席,宋面臨:1、親民黨泡沫化的可能;2、二○○八年大選宋不可能有任何機會。宋楚瑜盱衡大局,投票之後斷然宣佈「親民黨要走自己的路」,言外就是「國親合」不再,易言之,「藍歸藍,橘歸橘」,無異是向扁政府示好,為「扁宋會」放出訊息。宋楚瑜透過「扁宋會」,一則取得扁聲明「中華民國是最大公約數」,晏然以遏止走向「台灣共和國」為功,另一方面願意成為扁的「特使」到中國去。在宋楚瑜積極爭取的刺激下,連戰搶先一步,與中共的「暗通款曲」面化。

  當然,宋的「出招」迫使連戰「搶先」,不只代表連宋爭藍營的「領導權」而已。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譚慎格(John Tkacit)透過特殊管道在《自由時報》發表(小心第三次國共合作)一文,其實就是對連宋/國親再提警言。譚慎格先在「詹姆斯基鎮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發表文章,指控「國民黨及其泛藍陣營盟友反對台灣和美國的安全合作」,現在透過台灣媒體,再次強烈譴責「藍營蓄意杯葛台灣軍購」,是因為「國民黨及其泛藍陣營人士反對台灣和美國合作」,目的是「不希望看到台灣脫離中國獨立。許多藍營人士希望台灣解除武裝,好洩陳水扁總統的氣,讓他無法推動自外於中國的台灣本土認同(Taiwanese ldentity)」,譚慎格斷言:「國民黨反對台灣自衛的立場,只能有一種解釋,就是『第三次國共聯合陣線』(Third KMT-CCP United Front)」。

 譚任職國務院達二十五年之久,主管中國情資與情蒐,到現在還是國務院倚重的智囊之一。美國的「示警」暴露連宋兩人/國親兩黨早就向中共示好,而杯葛軍購是向中共買「入場券」外,從而展示美國的不悅與不滿。三月十四日中共頒佈所謂〈反分裂國家法〉,招致極大的反彈。美國與日本簽定「安保續約」、明確將「台灣」納入,歐盟國會以絕對多數反對中國「武裝禁運」的解禁,《時代》周刊特別製作的「一○○位最有影響力人物」的專輯將陳水扁納入,與布殊、胡錦濤並列,陳的報導在胡前,且報導篇幅多於胡,其用意昭然,更值得關注的是,陳水扁以總統身份躬履義大利,參加教宗之喪,與全球各國政要聚於一堂,這是五十年來第一次。國際大形勢支持台灣、抗議中國,十分明顯。

中共拉連宋打扁將加強本土化
  中共拉攏連宋最主要目的,當然是孤立陳水扁,在國親分道揚鑣之際,將連宋納入到「統一戰線」中,在中國完成「國親合」、「泛藍」仍存的假相,最後迫使陳總統走上「一中」的談判桌。另一方面,則是向世界表達〈反分裂國家法〉不但沒有負面效應,連宋的奔赴北京,顯示台灣人民並沒有全盤反對。

  然而,事情的發展並不是只由中共與連宋的「一廂情願」而轉移,美國介入,迫使連戰做出三大承諾:1、不簽任何協約;2、謹守在野黨分際;3、返台後將訪問成果向政府提出建言。而陳水扁總統則斷然表示,絕無「九二共識」,也不接受「一中原則」,劃出連戰訪中的「紅線」。連戰訪中,老實說,可運作的空間不大,沒有政府授權,只見在野黨主席身份,象徵意義大過實質意義。
  連戰從開始的自稱的第三次「國共和談」、簽訂「和平協議」、「終極協定」要求中共撤飛彈,到「對美」承諾「三條件」,打出「和平之旅」,可說數易其態。重點是兩岸並不可能連宋一去就有「和平」可言,倒是先造成台灣內部的「不和平」。連戰登機,支持與反對的群眾在機場大打出手,激化台灣內部兩極分立的現象已出現。連戰到中國,證實中國國民黨「外來政權」不保之後,露出「外來政黨」的本色。連戰行前,「台灣智庫」發表民調,七成受訪者反對連戰未經政府授權而直接與中共達成協議或共識,六成三九民眾表示連戰未來達成的成果不能代表他們的心聲。這個民調最最重要的訊息是,大多數台灣人民站在政府這一邊,此一因素絕對會慢慢發酵、浮現而造成效應。

  連宋訪中國,是台灣「五十年來所未有的變局」,對台灣而言,可以大好也可以大壞。從目前發展來看,恐怕增強的是台灣本土化的再加強,中共「統戰」、連宋「投共」未見其利反見其害,可能反作用更大,而美國介入兩岸以及介入中、台兩國內部也更外顯。

 (金恆煒:台灣政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