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頭將軍只是紙老虎
◎ 曹長青

● 流氓將軍朱成虎在中國不是個案。中共獸性教育培養了大批狂熱嗜戰泯滅人性的極端份子。中共膽敢向美動用核武,美國一定要把共產政權變成一堆垃圾。

  八月一日,是解放軍建軍七十八週年,那些曾主導天安門屠殺的「將星們」「核心們」,又要圍繞在一起,把酒慶壽。但其實最好的「壽禮」是兩週前朱成虎少將要用核武毀掉美國二百個城市、寧可犧牲西安以東中國城市和人口的談話。它再次直接地證明,這支軍隊仍是一個由野蠻、愚昧的狂熱者主導的暴力集團。因為在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任何一個有點現代文明意識,或稍微有點人性的,都不會發出這種野蠻的嚎叫。

  朱成虎的談話,在西方媒體上濺起一片憤怒和譴責。英國大報《每日電訊》社論稱朱是「北京狂徒」,說朱的話讓人想到曾揚言世界大戰、不惜世界人口死一半的暴君毛澤東。美國《阿肯色民主黨報》的社論稱朱是個「流氓將軍」,他要和世界「確定同歸於盡」(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的想法,完全瘋了(三個英文詞縮寫是MAD)。

朱成虎要十億中國人為核瘋狂陪葬
  中國古代的「流氓將軍」劉邦打天下時,對手項羽說要把劉邦的父親烹了,劉邦卻毫不在乎地說,那沒甚麼,別忘了到時候也給我一碗湯嚐嚐。今天口口聲聲自己是「人民子弟兵」的朱成虎們,其流氓和殘忍性遠超過劉邦,竟然要讓西安以東所有的「父老鄉親」去死,變成核武下的肉塵。西安以東有近十億中國人,僅北京上海就有二千六百萬;這麼大的群體,這麼多的生命,可在朱將軍那裡,僅是個數字,隨便就成為必須犧牲的「陪葬品」。

  朱成虎在大談用核武毀掉美國的二百個城市,陪葬幾億中國人時,口氣像虎狼,可真正的朱成虎,實際是個老鼠,完全是懦夫。例如據網上流傳的他在國防大學的一個內部講話,他說一旦和美國核大戰,他和其他「將星」和「核心」們,都會藏到西安以西的防核地下掩體中。他甚至坦白說,「你鼓勵打核大戰,那麼你自己願不願意去送死?在這塈琤i以毫不虛偽坦坦蕩蕩地告訴大家,我當然是巴不得別人死掉,我自己能夠活下來,好繼續過幸福生活。因為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我是根本不會相信甚麼人性,奉獻,愛心之類的鬼話的,這都是騙三歲小孩子的,如果我鼓吹了半天核大戰有利於國家民族生存發展,到頭來自己卻沒命了,那對我來說不都等於○了嗎?」發出這種獸語的人,竟是中國堂堂高等學府的院長、教授。如果這話翻成英文報道出去,世界就得傻了。他們絕不會相信有這樣的人類存在,只能毫無疑問地確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都壞掉了。

獸性教育培養大量無人性瘋子
  事實是,當今世界最可怕的,既不是中東的恐怖主義,也不是中國的核武器,而是世界根本不知道,中國產生了多少朱虎成這種腦子完全壞掉了的中國人!朱成虎今年五十三歲,按推算,文革爆發那年,他才十四歲,正是紅衛兵開始無法無天的時代。也許正是那個瘋狂的年代,給了他最初的獸性教育,奠定了他今天的瘋狂;而劉邦式的傳統文化,毛澤東的不擇手段,更增加了他理性的野蠻和狂熱。雖然在中國那種制度下他已鑽營到院長、教授、將軍的位置,可他的腦子裡任何人性、人道、人的價值和意識都沒有,說他是「豬頭」都是侮辱豬!但中文找不到甚麼詞來描述這種「朱」,只有讓豬受委屈了。

  朱成虎的叫囂,只能引起國際社會對共產中國的警惕,對「豬頭們」頭腦發熱的防範。美國國防部剛剛發佈了《中國軍力評估報告》,主要就是提醒人們警惕中共擴軍備戰、窮兵黷武的野心;並首次指出,中共軍事能力,已不僅對台灣,而且對亞太地區和美國構成威脅。因為中共的軍事預算,已達到年度九百億美元,僅次於美國和俄羅斯,成為世界最三大軍費開支國。

  今天,稍微有點政治常識的人都知道,沒有任何國家要侵略中國。中國處於一個發展經濟的千逢難得的國際環境。但北京領導人不是把錢投到經濟建設,不是用在改善百姓的生活水平,不是幫助那些下崗工人和貧困農民,尤其是弱勢群體上,而是武裝像朱成虎那樣的「豬頭」軍隊,從外面購買飛機戰艦,並發展核子武器,既鞏固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還有野心想吞噬民主的台灣,進而挑戰美國為代表的自由力量。朱成虎的核威脅談話,就再次傳遞了這種狂妄。

腦子壞掉的中國人比核武還可怕
  但人類幸運的是,這個世界的唯一超強是自由的美國,既不是朱成虎們的虎狼中國,也不是已解體的邪惡蘇聯。雖然朱成虎揚言用核武毀掉美國幾百個城市,但這只是癡人說夢,因為中國迄今只有二十枚左右可發射到洛杉磯等美國西海岸的長程導彈飛彈,而美國有一萬枚導彈,並已開始部署全國導彈防禦系統。因此美國的軍事專家說,如果朱成虎們敢向美國扔一顆原子彈,美國絕對會核報復,其第二次打擊力量,一定讓中國的共產政權成為一堆垃圾。

  據美國核武戰略專家、華盛頓「世界安全研究所」總裁布萊爾(Bruce Blair)最近對媒體介紹,其實早在一九九八年初,美國就在其核戰爭計劃中,重新把中國定位為戰略核武的瞄準目標,就是準備對付朱成虎們的瘋狂。美國把二至一百二十枚長程導彈,對準中國核武基地和中共領導人;二○○一年,布殊當選總統後,首次公佈的「核武政策」,就把中國第一次定為「迫近的核意外情況」國家(Immediate Nuclear Contingency)。這一切都意味著,如果朱成虎們敢鋌而走險,美國就會毫不客氣地反擊。就像珍珠港被襲後,美國堅決回擊,最後東條英機們被從地球上抹掉;就像紐約世貿大廈和五角大樓被攻擊,最後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個政權都被鏟除一樣,朱成虎們所維護的那個虎狼當道的共產政權,也會灰飛煙滅。

  朱成虎的談話並非偶然,現任中共軍隊副總參謀長的熊光楷,十年前也曾威脅美國人說,我們有核武,你們要關心洛杉磯,而不是台北。中共讓這些豬頭們玩核訛詐或許不是壞事,不僅能讓世人看清朱成虎們的中國,是個多蠢的紙老虎,更會讓外面世界的人瞭解,在那片共產土地上,居然有那麼多腦子壞掉的、比核武更可怕的人間毒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