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大遊行嚇退溫家寶

◎ 鮑 亭


總理溫家寶來港參加回歸六周年慶典,港府嚇唬溫家寶,說七一遊行形勢險峻,為免失控,溫最好早走為妙。

北京治港決用經濟手段壓民主
  很多人都感到奇怪,為甚麼近來董建華和他的幕僚們如此囂張和強硬,對外界的聲音置之不理,一意孤行開快車,強行通過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即使董家班不理會民主派和市民大眾的聲音,但對於美國政府的公開聲明,他們也表示不理不睬,還說對方是被人誤導,其實是暗罵美國愚蠢,並罵民主派不應到美國遊說。為甚麼董建華會如此跋扈呢?

  表面看來,這是因為他背後有北京撐腰,所以表現出「一往無前」的氣慨。但北京長期以來都怕美國施壓,江澤民就是最大的懼美派,為甚麼這次又容許董建華開罪美國呢?原來背後有更高深的手段。

  據權威消息人士透露,北京高層在研究美國對二十三條的態度時,認定美國不是為了香港的自由民主,而是希望要增加一些與中國討價還價的籌碼。於是,他們認為只要繼續讓美國在香港和大陸的市場上得益,那麼美國反對二十三條的立場很快就會軟化了,即使繼續反對,也是沒有實質壓力和意義。

  在此基礎上,北京高層更確定了「用經濟壓民主」策略,決定繼續加強在經濟上支援香港,並讓美國公司在香港也得到較大好處,例如在香港的中資公司將與美國公司增加合作,多下訂單,這樣就可以化解美國的壓力。

  此外,北京高層確定讓香港多搞國際活動,吸引國際的注意力,並向國際顯示北京是重視香港的。不過,此舉的背後還有一個目的,就是為北京高層創造更多在國際曝光的機會,因為香港畢竟還是一個國際城市,中外焦點所在,活動在香港搞,總比在大陸搞效果更佳。這也是江澤民過去經常找理由來港的原因,此刻新人上台,自然照辦煮碗了。

中央認葉劉玩以退為進把戲
  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拼盡氣力為北京和港府推銷基本法二十三條,不顧形象如何差勁,也視死如歸,顯示「丹心一片,盡忠職守」。不久前,還有消息透露,她在二十三條強行通過之後,就會收拾心情,陪女兒讀書去也,顯示她「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好一個「高尚情操」的典型。

  不知這是功成身退,還是意興闌珊的想法,無人知曉。但香港高官似乎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以至從言行反映出來的思想,都有北京探子在幕後監察,定期向「頂爺」彙報,最要命的是這些探子可以在他們的彙報堨[入自己的觀察、判斷、演繹和意見。也就是說,他們可以代替葉劉淑儀的腦子,寫一些暫時無法證明但又說得有板有眼的內容。

  上述資訊反饋到北京後,有意見認為這是葉劉淑儀「玩把戲」的伎倆,以退為進,歸根究底還是要繳功,今天升官,日後發財。這種判斷不一定準確,但已形成對葉劉淑儀不妙的印象。
  不過,據權威消息人士透露,北京並沒有打算因此而借勢讓葉劉淑儀「光榮引退」,而是將計就計,繼續讓她表演下去,因為這樣可以借葉劉淑儀之手來達到孤家之意,反正形象不佳是葉某人自己選擇的,與朕無關。官場險惡,可見一斑。

馮華健為往上爬向商台施壓
  廣播事務管理局向商業電臺發出警告,指鄭經翰主持的節目「風波堛滲貜M」處理不公。這次警告是直接向商台發出的,而不是向鄭本人,令人感到廣管局表面上是事論事,但實際是向鄭大班施壓。

  其實,壓力的主要源頭是香港政府。雖然工商及科技局局長唐英年矢口否認,廣管局發出警告與政府無關,廣管局是獨立運作的;此外,這次警告也跟商業電台的續牌事宜無關,因為政府不會政治化處理問題。

  但人們清楚記得,當香港電台策劃訪問台灣副總統呂秀蓮時,唐英年曾直接打電話向廣播處長「瞭解情況」,顯然就是一種壓力。這次,雖然唐英年再三否認與政府有關,但據接近行政會議的消息人士透露,港府早已學會北京管治香港的方法,只需要發出訊號,廣管局這類由政府掌控的法定機構自然惟命是從,否則下一次安排位置時沒有你的份兒。

  眾所周知,現在的廣管局主席馮華健多年前已向北京和港府示好。兩年前,當圈中人傳聞梁愛詩可能不再留任律政司司長的同時,也傳出了馮華健有意問鼎此位的消息,只可惜資歷尚淺,因而未能接其大任。不過,馮華健的政治行情也受到外界關注。

  本來人各有志,向上爬也不是壞事,問題就在於向上爬的方法。在這次事件之後,董建華自然十分欣賞,但據聞北京高層則不置可否,一來因為這是雞毛蒜皮的事,二來因為他們感到獻媚的人實在太多了,難分他們是真心還是假意。所以,有時擦鞋未必有好結果。

政府以七一大遊行嚇唬溫家寶
  中國總理溫家寶來港參加回歸六周年的活動,但卻面臨風風雨雨,民情的洶湧狀況比江澤民和朱鎔基訪港時更甚,皆因港府不顧一切趕緊讓基本法二十三條變成法律,好讓北京高興。也許慌報軍情和曲意逢迎的心態越來越變得合理化和正常化,所以當有關方面部署溫家寶訪港行程時,更把實情隱瞞起來,索性連溫家寶也蒙在鼓堙C

  證明之一:香港人「七一」大遊行,矛頭很清楚是反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而不是衝著溫家寶而去的。但港府彙報情況時,卻煞有介事地強調「形勢險峻」,指「七一」大遊行的組織者雖然沒有提出「反董」、「倒董」的口號,但實際上背後有一條公式││「先反二十三,後反董生,再反中央」。所以,為免出現失控情況,還是小心為妙。

  證明之二:香港與大陸達成更緊密經貿關係,香港的反應不一。有錢人、大老闆自然讚不絕口,但小市民卻只能望梅止渴。不過,據港府消息人士透露,在香港反映到北京去的彙報中,上述情況就變成了一片「歌功頌德」、「皆大歡喜」的情況,光是反映港商的「喜悅」就花了四分之三的篇幅,「感謝」之言不絕於耳。給溫家寶頭上蓋上「不懂民情」的帽子。

  證明之三:溫家寶本來定於六月三十日至七月二日訪港,但後來提早一天前來,又提早一天離去。表面的理由是他「日理萬機,無暇多留」,但實際的作用就是讓他避開了「七一」的大遊行。據瞭解,此事向溫彙報之時,有關方面拿了大量香港的「反動剪報」,聲色俱厲地指責有人搞事,怕「總理安全受到影響」,故建議改變訪港日程,溫家寶最後也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