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支持的一本雜誌
許行

《開放》一九八七年一月創刊,至今己二十周年。二十年歲月對人生來說不算太長,但對一本由一位並非富有的知識分子獨力支撐的政論雜誌來說,是相當長壽的了。我見過不少香港政論雜誌都只辦了三、五年便支撐不下而收場的,我自己也有過這樣的經歷。

香港傳媒界有一句老生常談的話:「要想人破產,最好叫他去辦政論雜誌」。政論雜誌在香港難於生存有兩個原因,其一是市場問題。香港一般市民,甚至中產階級,日常的業餘興趣主要是娛樂和消閒,所以八卦雜誌大行其道,政論雜誌本來就少人問津;凡是關心國家和世界大事的,也只閱讀報紙而已,何況現代電子技術發達,電視和網絡新聞搶在日報之前,連報紙的銷路都受影響,更遑論一個月才出版一次的月刊。在訊息報導方面,月刊永遠無法同現代電子媒體或平面媒體競爭,所以月刊不能單靠訊息,而要靠評論和見解,而有興趣閱讀評論和見解的讀者更少。其二是政治立場問題。香港回歸之後,傳媒界自律的趨勢有增無減,這倒並不表示香港人對共產黨的親和感提高,而是商人擔心與共產政權對抗生意難做。報紙對老闆來說是一盤生意,主要靠廣告支撐,如果立場明顯反共,不僅中共企業不給廣告,連普通企業也擔心得罪中共而不給廣告,這是促使香港傳媒自律甚至轉 的重要原因之一。至於批共的政論雜誌,更無可能取得廣告以資挹注。

目前香港批共政論雜誌得以生存,主要靠香港人對民主追求的熱情,大陸來港客渴望從香港尋找國內鮮見的訊息和評論,以及海外關心中國大陸和海峽兩岸情況的僑胞的眷顧。

掙扎求存,難能可貴

了解了這種現實狀況之後,就會覺得《開放》雜誌能夠在艱難環境中掙扎求存,而且維持了二十年而仍有它健旺的生命力,實在是一樁難能可貴、值得大家慶幸的事。

一本政論雜誌,既是輿論陣地,也是歷史的見證。

目前在中國大陸,官方對言論和新聞的控制越來越嚴。胡耀邦和趙紫陽時代還有些微自由化的餘地,尚能產生像《世界經濟導報》、《深圳青年報》等比較開明的媒體。「六四」之後,凡是稍有言論獨立傾向的報刊全給江澤民扼殺了。九十年代網絡興起時,初始階段曾經出現一批敢言和思想性強的網站,如《新觀察》、《思想的境界》等等,不久又陸續被網絡警察封死。到了胡錦濤時期,連碩果僅存的校園網絡都遭到整肅,徹底成了萬馬齊瘖局面。在這種情形下,國內異議知識分子在國內再也找不到發言的園地,只能向海外刊物和網站發展,《開放》雜誌的存在,正給他們提供了一個輿論陣地。

當然,《開放》的筆陣不止國內作家,它還包涵港台和海外許多持獨立見解的評論家和作家,因此它與海外若干政論雜誌一樣,成了港台和海外華文世界中一座有分量的輿論堡壘。今天,當海外不少大型媒體被中共逐一統戰的時候,更顯得像《開放》這類敢於堅持崢嶸風骨的雜誌之存在的重要性,否則,整個爭取民主自由和反獨裁運動便會變得蒼白和乏力。

所以在《開放》二十周年紀念的日子裡,特此呼籲大家給這本難得存在的雜誌大力支持,多加呵護。

認真負責,不畏勞苦

我雖移居加拿大十九年,每隔一兩年必返香港一次,每次抵港,例必去《開放》編輯部拜訪金鐘兄和蔡詠梅大姊,多少知道一點他們支撐這本雜誌的艱難和困境。

金鐘兄是一位不善經商和理財的書生,但編雜誌確是十分專注和認真。他有一種追求完美的個性,竭力想將雜誌辦得盡善盡美。別人為了省錢,雜誌用對摺的騎馬釘裝釘,他卻不顧成本,堅持採用書本式裝釘。他力求雜誌內容扎實,文字簡練,凡遇拉扯和浮誇的稿件,他必定要親自斧削,刪去多餘和累贅的文字,稱之為「減肥」。他同樣厭棄煲水新聞,堅持新聞工作者的誠信大原則,決不賣弄花巧,譁眾取寵。所以《開放》在同類雜誌中是一本比較嚴肅和正經的刊物,它受到學術界和新聞界的好評,但好評和銷路是兩碼子事,正如高水準製作的電影一樣,叫好不叫座,成了一本不易賺錢的刊物,故此財政壓力大,他自己便難於有輕鬆舒坦的日子了。

過去曾有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作家以為《開放》也同國內雜誌社一樣,有一大群工作人員,其實《開放》除了金鐘和蔡詠梅之外,僅有一位助理編輯和兩位工作人員。所有組稿、改稿、校對、採訪等繁重工作差不多都落在金、蔡兩人身上。還不止如此,《開放》還出版許多有意義有份量的書籍,這批書籍從策劃到設計、校對、付印、發行等工作,金、蔡兩人都要投入大量時間,尤其是金鐘,他對出版工作的認真幾乎達到毫厘不爽的地步,像最近出版的張戎《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全書七百頁,他在趕時間出版的緊迫狀況下,仍堅持親自最後校對兩遍。他的工作量實在很大,也太大了,每每工作到深夜甚至通宵達旦。除此之外,金鐘還要經常奔波於紐約與港台之間,靠電腦網絡溝通和遙控。我常常擔心他們的健康。金鐘有一段時期腰椎痛,蔡詠梅則患膝關節炎,為了趕出版,他們常要忍痛伏案疾書。如此艱苦奮鬥的生涯,如果沒有一種知識分子承擔時代精神的理念支撐,早就放棄了。

值玆《開放》二十周年紀念,我除了向《開放》祝福之外,也同時向金鐘兄和蔡詠梅大姊致以無限敬意。

(許行:香港資深政論家、開放雜誌創刊顧問,

現居溫哥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