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年民主理想必將實現
陳奉孝

●編者按:陳奉孝是北大一九五七年著名的右派學生之一。本文回顧當年學生的熱情與批判中共專政的覺悟,播下民主火種,必將開花結果。他們以鳴放開始之日,稱之為「五一九」運動。北大遂成為反右的重災區,傷亡慘重。

北京大學一九五七年「五一九」運動是一場自發的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

運動是由當時北大歷史系三年級學生許南亭五月十九日的一張大字報引起的。大字報的內容很簡單:開全國團代會,清華有代表,北大有沒有?是誰?誰選的?緊接著第二張大字報是哲學系學生龍英華貼出的,內容是號召成立自由論壇。第三張大字報是數學系三年級學生陳奉孝、張景中、楊路、張世林貼出的,題目是自由論壇成立宣言,內容提出了四項主張:一、取消黨委負責制,成立校務委員會,實行民主辦校,二、取消政治課必修制度,改為政治課選修,三、取消留學生內部選派制度,實行考試選拔制度,四、開闢自由論壇,確保言論、集會、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北大空前的民主潮慘遭鎮壓

  「五一九」這天晚上,中文系的同學沈澤宜、張元勳聯名貼出了一首長詩「是時候了!」。這首詩充滿激情,號召人們去參加戰鬥,向「三害」(官僚主義、教條主義、宗派主義)發起猛攻!這張大字報在北大掀起了十二級巨浪。第二天上萬張大字報一下就貼滿了整個北大校園,北大沸騰了!緊接著出現了譚天榮的數張大字報,從哲學的角度批判教條主義。劉奇弟同學貼出的大字報〈胡風絕不是反革命〉,劉奇弟是敢於挑戰毛澤東要求為胡風平反的第一人。張錫錕同學貼出大字報〈三害根源〉,指出根源在於制度,必須改變一黨獨裁的政治制度。葉於泩貼出的大字報〈我看民主〉,指出「民主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

  王書瑤同學貼出大字報〈從斯大林的錯誤中應得到的教訓〉,內容有「 ...... 六億人民的生活決不應該掌握在少數人手中(黨員佔百分之十六,而決定國家大事的人又佔一點六中的極少數)。任何時代,權力的高度集中,不論是集中於個人,還是自稱為一貫光榮正確偉大的集團,都是極大的危險,而當人民群眾被麻痹被愚弄,就更加百倍的危險!因為如果這個集團犯有嚴重錯誤或變質,就沒有任何力量足以克服它!我所愛的六億人民應該及早起來,結束這種權力高度集中的局面,真正自己當家作主,真正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 ...... 」類似的大字報還有許多許多。

  以上大字報的內容與文革後不少理論家(包括鄧小平)所提出的政治體制改革主張的內容相比,早了整整三十至五十年!

  西語系的同學在賀永增、周鐸等人的帶領下,自發的召開了控訴會,控訴五五年肅反運動的擴大化,與會的同學聽後無不聲淚俱下。另外,到北大演講的人大學生林希翎在她的第一次演講中就公開指出「給胡風加上反革命的罪名是很荒謬的。胡風是對中央提意見書,怎能說這個意見書就是反革命的綱領呢?這是斯大林主義的方法」。她還公開反對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這些大字報的出現,事先並沒有任何人進行組織和策劃,而是長期被壓抑的心聲的迸發。

不僅如此,北大的右派同學為了打破當局的封鎖還通過到各個大學(包括去天津)演講的方式或通過同學關係用郵寄的方式將北大同學爭取民主自由的資訊傳遞出去。

出現這麼多的「不同聲音」後,不少人意識到需要成立一個組織,團結起來,才更有力量,更能引起重視。由譚天榮、陳奉孝、張景中、楊路、王國鄉、龍英華六人倡議成立了「百花學社」,再由陳奉孝、王國鄉等人聯絡中文系的張元勳、沈澤宜、崔德甫、張志華等人,創辦了刊物《廣場》,作為「百花學社」的言論陣地。主編張元勳在發刊詞堻o樣寫道:

  「北京大學是五四的故鄉,北大的兒女是五四的後裔,我們的血管堿y著五四的血液,在社會主義的五四時代,我們要學會五四先輩們的大膽提問,大膽創造的精神,去爭取真正的社會主義的民主與文化!我們的刊物《廣場》便為此而誕生。《廣場》的含義在於:北大民主廣場曾是舉火的地方,五四的先輩曾在民主廣場上集會點火與誓師高歌!先輩的廣場已經荒蕪了,我們艱難地把它打掃乾淨,我們願愛講話愛唱歌的人們一起來打掃它、整理它,使它開出一萬朵美麗的花!來吧!朋友們!到《廣場》上來!這埵釵菪悁虓s鮮的空氣,它可以震動你的聲帶,唱出你願意唱的個性的歌!我們的廣場期待著二十世紀的社會主義文藝復興的到來!」

五一九民主運動被毛澤東發動的反右運動殘酷的鎮壓下去。僅北大就有七百五十多名師生被打成「右派分子」,八百一十多名師生被打成「中右」,幾百名師生被送到勞改營和勞教營遭受非人的折磨(其中主要是學生)。黃中奇、顧文選、張錫錕、林昭等同學和任大熊、沈元老師被殘暴地殺害,劉奇弟、賀永增、敖乃松等多名同學被折磨死在勞改勞教隊裡。他們用鮮血播下了民主自由的種子。

播下民主火種,薪火相傳

  五一九民主運動被鎮壓後,中國進入了最黑暗最殘暴的年代!但是,民主自由的種子終於會發芽開花結果。七九年的西單民主牆運動和八九年的六四愛國民主運動正是五一九民主運動的繼續深化和發展。當時僅僅是一名中學生水平的魏京生以他敏銳的政治眼光大膽地指出「要警惕鄧小平的個人獨裁」並提出中國需要「政治民主化」!這一驚世之言,與五七年的右派相比,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北大是中國的思想庫。中國近百年來的歷次政治運動無不發源於北大。北大學生王丹等人組織的「沙龍」,要求中共開放黨禁、報禁,實現言論、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正是繼承了五一九爭取民主自由運動的主張,最後發展成了席捲全國震驚世界的一場空前的愛國民主運動。雖然被中共當局血腥鎮壓下去,但是促成了蘇聯東歐共產統治政權的瓦解,正所謂東方開花,西方結果!從五七年的爭取民主自由的五一九運動,七九年的西單民主牆運動到八九年的六四愛國民主運動,一脈相承的光芒必將照亮中國走向未來的道路!

  為了防止六四這樣的大規模民主運動的再次爆發,鄧小平對知識份子採取了胡蘿蔔加大棒政策,一方面大提工資,籠絡手民;另一方面嚴控媒體,採取文化法西斯主義,不允許不同聲音的發出。對青年學生則全面掩蓋五一九、西單民主牆、六四民運的歷史,引導大學生一心向錢看,追求享樂。今天打開電視,除了廣告,全是娛樂節目,大播一些歌頌封建帝王的歷史劇,宣揚封建專制主義。八十年代大學生那種關心國家民族的前途的熱情不見了。坑蒙拐騙、偷盜搶劫、賣淫嫖娼等現象在整個社會迅速蔓延開來。社會風氣被大大小小的中共貪官完全敗壞了。

知識份子與大學生的光榮責任

但是,在大多數知識份子沉默的同時,大批下崗失業工人、失地農民和拆遷戶的維權運動此起彼落。少數良知未泯的知識份子也在大力呼籲政治體制改革,實行新聞自由、開放黨禁和司法獨立。儘管這種聲音受到嚴密的監控和打壓,但仍然能夠繞過報刊雜誌,通過互聯網,從夾縫中發出聲來。現在大多數中國人已經認識到了目前一切社會矛盾的總根源在於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給中國未來的變革打下了思想基礎。現在中國每年有一百多萬大學生面臨畢業即失業的困境,只要失業的大學生、在校的大學生和失業下崗工人失地農民的維權運動結合起來,再次爆發六四那樣大規模的群眾運動是完全有可能的。

推動中國走向政治民主化需要三股力量的結合,即民主維權運動、共產黨內具有遠大政治眼光的高層人士和國際上的呼籲和支援。國內爭民主維權運動將是主要的力量,這是中國知識份子和大學生不可推卸的責任。

中共十七大召開前,要求擴大黨內民主的呼聲又起。這說明政治民主化這條路,在中國遲早是要走的。我看今後幾年,他們很可能採取「摸著石頭過河」的辦法,嘗試政治改革。共產黨的腐敗已成了無法治癒的癌症,社會矛盾在積累和深化,中國無疑已處於社會大變革的前夜,五一九撒下的爭取民主自由的火種再次燃燒起來的日子已經為時不遠。我們曾熱切希望並付出沉痛代價的理想一定會實現。

二○○七年二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