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監復探望宗鳳鳴、鮑彤
楊 麟

● 姚監復(右)訪美歸來後,於7月25日會晤《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記錄者宗鳳鳴。(作者)

原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姚監復透露:

七月十五日剛從美國探親三個月歸來的姚監復看望了宗鳳鳴老人。這位蜚聲海內外《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的記錄者,春節之後動了兩次心臟手術,仍處於恢復階段。比較上月離不開氧氣瓶的狀況,讓人樂觀許多,他的聲音基本恢復原狀,大喘不迭已經減輕,身體消瘦,臉色略顯蒼白,頭腦清晰,已能侃侃而談。

  他感謝關心他身體健康的海內外朋友們、讀者們。姚監復轉述了海外學者對他的新著的高度評價以及引發了新的思考和討論的情況。宗鳳鳴老人感謝大家對這本書的關心,他說:「這是對趙紫陽和八九事件的關心,歷史是不能忘記和抹殺的。」

  宗鳳鳴鄭重地說明,今年二月一日他的新書出版,二十三日(大年初六)他病重住院進行手術,還有人專門為出書找他本人談話或以其他方式施加壓力。他的原單位現領導曾要求探視病情,被宗本人婉言謝絕。

  我們真誠希望,心臟病重,剛剛做完手術的宗鳳鳴老人能夠得到有關部門的體諒和關照,能夠繼續保證康復和療養的平安環境。

  姚監復曾是大陸經有關部門批准唯一能夠進入鮑彤家的朋友,自四月之後還沒有會見過鮑彤,本希望七月中旬能去鮑彤家一起喝鮑夫人熬的避暑的綠豆湯,但是鮑彤回答他:「不能喝湯,只能吃肉了。」原來鮑彤七月十三日例行申請之後,半個小時就得到答覆:「不行。」沒有說明理由和原因。赤日炎炎的七月,鮑彤只能坐公共汽車到西四,約姚監復一起吃烤肉,隨身仍然跟著數條大漢。比較過去,還多了一輛小汽車和一輛摩托車,看來鮑彤「家庭監獄」的監視又有了變化,比較今年一月兩位古稀老人勇闖趙紫陽家時,重新升了級。

  落座之後,姚監復拿出兩張在美國拍的照片給鮑彤看,一張是在波士頓和嚴家祺、陳一諮的合影,一張是在洛杉磯和吳國光的合影,韶光如水,暌違十八載,鮑彤竟然怎麼也認不出三個老部下了。

  鮑彤自今年年初突然被允許接受外國記者採訪,是和諧社會的「面子工程」。和諧社會仍講「內外有別」,而且「內」嚴於「外」,和諧竟然與「家庭監獄」掛ヾA顯示的真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本色||「外鬆內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