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界的世代交替
裕太郎

 

● 五十三歲的安倍晉三任首相,象徵日本戰後出生的一代政治家的崛起,他們右傾化的執政前景如何?和日本民族主義的關係又怎樣?


●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夫人安倍昭惠。

二○○五年九月十七日,日本民主黨召開國會議員大會,年僅四十三歲的前原誠司以微弱優勢當選黨魁。論資排輩的日本政壇上實屬罕見。也給守舊的日本政壇帶來清新空氣。

前原誠司畢業於京都大學法學部國際政治學系,是被稱為「反共親美」的日本著名國際關係問題專家高艄興顗滌狙{。這位名師培養的很多高徒都是當今日本保守論壇的代表人物。其中幾位也是安倍首相的主要學者智囊。據說前原誠司畢業時,曾考慮當外交官或學者,高艄興颿媊部G京大畢業的外交官無法出人頭地,非天才的學者不會有什麼大作為。你還是去松下政經塾吧!就這樣前原誠司立志成為一名政治家。   

前原誠司精通外交與安保,過去與同樣主張保守主義的安倍晉三關係密切。恰巧過去他們國會的辦公室相鄰。他們一起討論將來如何修改日本憲法,如何加強日本的國防力量。當選黨魁後,前原首次出訪美國,在美國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發表演講,闡述了民主黨的外交及安保構想。前原表示,「為了亞太地區的和平及安定,必須強化日美同盟的發展」, 並提倡擴大與美軍開展共同軍事行動。他同時強調東亞峰會不應把美國排除在外。對於中國,前原公開批評是現實威脅。尤其對中國軍事力量的增強表示憂慮。強調日本必須採取毅然措施,抑制中國的膨脹。他的這些言論連保守的自民黨都沒有談到過。前原的外交政策超越了小泉對中共的強硬。   

安倍承續前原誠司的保守主義

然而,這位年輕氣盛的反對黨黨魁,僅僅幾個月就因小小的「電子郵件」醜聞而下台。他的下台是日本政界世代交替的一次挫敗。二○○六年九月,日本戰後最年輕的首相安倍誕生了。雖然五十二歲的首相在很多西方國家不算稀奇,可是在日本過去是不可能的事情。日本國民都期待年輕的安倍首相能帶領日本走出困境。   

當安倍成立內閣時,國民對他給予厚望,支持率高達百分之七十。日本政界 「世代交替」 能否成功,舉世矚目。安倍面臨的第一個考驗,就是二○○七年參議院選舉。一般認為執政自民黨在參議院必敗無疑。因為,二○○四年的參議院選舉上,儘管當時小泉和安倍都人氣鼎盛,還是敗了。   

安倍上台以後,開始了「兩手外交」。一邊訪問中國,減弱外界對他過去的鷹派作風的疑慮,一邊繼續加強日美同盟,提議四方會談(日本,美國,澳洲,印度),並提倡「人權,民主,自由,法治」為理念的價值觀外交,實行安保和價值理念上「包圍中國」。   

安倍的這種戰略,確實減弱了輿論界對他的鷹派作風的批評,反而增強了反對黨對他的內政的批評。反對黨終歸是反對黨,它肯定要找出你的弱點。   

今年七月,日本參議院選舉結果揭曉,執政的自民黨慘敗。這位小泉前首相一手培養的接班人,其內閣的各種醜聞不斷,養老金問題,政治與金錢問題拖累下,第一次遇到了重大的挫折。令外界吃驚的是,選舉結果沒有揭曉之前,安倍宣佈繼續留任首相。壯志未酬的年輕首相,不甘心就這麼下台。   

日本深受國際政治潮流影響

那麼今後日本政界會有哪些變化呢?   

首先,從國際形勢上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日本和美國關係特殊。美國政局對日本有不容忽視的影響。這是日本的美國因素。二○○○年美國大選,主張新保守主義的布殊當選總統。不久,主張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小泉純一郎當選日本首相,積極支持布殊,日美關係進入前所未有的蜜月期。   

二○○五年十月,主張保守主義的梅克爾出任德國總理。二○○六年一月,加拿大大選,保守黨擊敗執政的自由黨,組成新內閣,哈伯任總理。甚至執政六十五年的瑞典左派政府,在去年九月的大選中敗給了右翼聯盟。整個世界在向右轉。保守勢力在世界抬頭。世界的這種趨勢間接地推動了主張新保守主義的安倍當上首相。   

然而,去年十一月,美國中期選舉引發重大政治逆轉,共和黨敗給民主黨,直接影響了美國的全球戰略,也波及到日本。美國撇開日本,直接跟北朝鮮對話。也使對北朝鮮的強硬作風得到肯定而上台的安倍失去了一張重要的「王牌」。日本的參議院選舉正是在這種氣氛下展開的。   

儘管前原和安倍,兩位年輕領袖受到了挫折,但長遠看日本政界今後仍會加速右傾化和外交上對中國強硬。日本戰後出生的年輕政治家,不分朝野展現右傾化。過去,小澤一郎、中曾根康弘、中西啟介、山崎拓等政治家被認為是日本新保守主義代表人物。現在已是日本民主黨的黨魁的小澤一郎,曾積極主張日本重新武裝,二○○二年在福岡市舉行的演講中,聲稱日本發展核武器反制中國易如反掌。   

如今日本政壇上,有人氣的政治家往往右傾。如,小泉前首相,麻生外長,小池防衛部長,石原東京都知事。這些同日本國民整體向右轉有密切關係。   

日本民族主義抬頭的原因

從國內看,九十年代以來,日本泡沫經濟崩潰,經濟長期不景氣。日本政局也不斷的分化組合,這十年中,政治上黨派混戰,內閣不穩「十年十首相」,卻無一人能帶領日本擺脫困境。日本國民對政黨、對政治家徹底失去了期望。這時民族主義在日本逐漸抬頭。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 一九九九年四月,一貫強硬作風著稱的鷹派人物石原慎太郎以高票當選為東京都知事。二○○一年,同樣具有鷹派色彩的小泉當選首相。日本國民對小泉寄予厚望。小泉也不負眾望,開始實行經濟改革。在小泉的帶領下,日本經濟開始復甦。然而,小泉執政時期,每年堅持參拜靖國神社。遭到北京的強烈批評。中日關係不斷惡化,中日之間,民族主義不斷膨脹。   

二○○四年八月,在亞洲杯決賽期間,中國球迷的反日情緒高漲,對日本球隊發出「噓」聲。中國各地發生反日遊行,焚燒日本國旗,直接刺激了日本的民族主義。   

同樣助長日本的民族主義情緒的是,北朝鮮綁架日本人。小泉訪問北朝鮮,金正日正式承認北朝鮮曾綁架日本人,並正式道歉。日本開始掀起 「北韓熱」。媒體越是報導北朝鮮的負面報導,越能提高收視率。一向對北朝鮮強硬的安倍的人氣鼎盛。這一切,都直接助長了日本的民族主義。   

展望未來,日本會繼續右傾化的同時,會繼續尋求政治大國地位。然而,中日之間,大家很少談及的根本問題就是中國至今還是共產主義國家,而日本是戰後成功轉型的民主國家。所以,未來中日關係的變數還是在於中國。也許中國走向民主的那一天,才是重新定位中日關係的一刻。   

(作者係東京青年學者,擅長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