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獲麥格塞塞獎之後
曾金燕

● 關在獄中的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獲有「亞洲諾貝爾獎」之稱的麥格塞塞獎,妻子袁偉靜赴菲律賓代夫領獎,在北京機場被國保綁架毆打,押回被軟禁至今。


● 正在坐牢的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

七月四日清晨,一直被山東當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袁偉靜從自家的村莊娷蓿V三道圍牆逃到北京。但她只享受了兩天的行動自由。袁偉靜和兩歲的女兒住在北京朋友胡佳BOBO自由城的家中,樓下是十幾名山東省公安廳派來的綁架者,她等於又被非法軟禁著。

袁偉靜在機場被邊防安檢綁架

  直到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在多名外國記者和英國使館官員的目睹、護衛下,才得以離開自由城趕往機場。

  八月二十四日中午,在北京首都機場辦理完登機手續後,袁偉靜走到機場邊防安檢處,準備赴菲律賓替尚在獄中服刑的丈夫盲人赤腳律師陳光誠,領取他新近獲得的榮譽||麥格塞塞獎基金會頒發的「新興領袖獎」(編按:麥格塞塞獎是洛克菲勒兄弟基金會於一九五七年創立,以紀念前菲律賓總統麥格塞塞。本屆有三位華人獲此獎,除陳光誠,尚有中國環保工作者唐錫陽和香港救助愛滋病患者的活動家杜聰)。機場邊防安檢扣留了袁偉靜的護照,聲稱該護照已經於二○○六年掛失作廢||事實上,袁偉靜從未掛失作廢過自己的護照。她曾經用這本護照去美國,現在又順利地獲得菲律賓的簽證。

  接下來的事情誰也沒有料想到:機場邊防的一名工作人員以找人解釋說明為什麼扣留護照的名義,把袁偉靜騙到機場佈滿管道的地下室;地下室靜候的數十名山東省公安廳工作人員和袁偉靜家鄉山東臨沂雙堠鎮男女政府工作人員楊建理(音)等,馬上撲上來,搶走袁偉靜的提包,把袁偉靜強行押上車,一路狂奔回山東。約中午十二點多,袁偉靜和外界失去聯繫。下午三點十五分,袁偉靜在高速公路旁服務區的廁所,伺機給北京的朋友胡佳打電話求助被掐斷。晚上九點十五分,綁架者已經押著袁偉靜回到山東沂南縣東師古村。袁偉靜要求綁架者歸還自己的隨身行李和財物,遭到多名沂南縣政府人員的毆打。 

 


● 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和兩歲的女兒。

坐巴士赴北京上班再次被綁架 

  麥格塞塞獎被譽為亞洲諾貝爾和平獎,麥格塞塞獎頒獎儀式在菲律賓是重要事件。八月三十一日麥格塞塞獎頒獎儀式在馬尼拉隆重舉行。在山東被監視的袁偉靜,幾經考量,最後決定在來山東辦案的律師陪同保護下赴北京。一是上班養家(袁偉靜已經簽署勞動合同,獲得一律師事務所的文員職位),二是繼續與律師和支持者溝通,營救光誠,同時為自己護照被非法扣留和長期被非法拘禁打官司。

  晚上十一點多,從臨沂開往北京的長途臥鋪巴士駛入山東泰安服務區剛停下,大家都睡得迷迷糊糊。一批人衝上車,抓住袁偉靜的手和腳往外拖拽。被驚醒的袁偉靜拼命掙扎,綁架者居然拉著袁偉靜的雙腿,強硬地把她從巴士拖到綁架者的車上。十幾個綁架者中有五六名女性,其中袁偉靜能認出的有當地雙堠鎮政府工作人員楊建理(音)、張聲和(音)、高新建(音)及雙堠鎮胡副書記,一輛綁架者的車車牌號是「魯00058」。到了東師古村村口,袁偉靜又一次被趕下車,行李和鞋子還在去北京的長途巴士上,下過雨的地面濕冷,袁偉靜只能赤腳回家,背上滿是傷痕。

  袁偉靜現在被非法拘禁在東師古村的家中,家四周和村莊各個路口都有人把守,監視更加嚴密。儘管以前經歷過多次來自政府工作人員的綁架和毆打,這兩次綁架,還是給她帶來不可想像的衝擊與傷害,肉體的疼痛更不用提。她說:「那些人幹壞事,似乎一點都不怕遭報應。他們對我比對動物還殘忍,就這樣拖著我的腿走。」

陳光誠在獄中受虐待被毆打

  在山東,我們可以說是地方政府土皇帝無法無天,可是在北京,沒有中央的指示和配合,怎麼可能在保安措施完備的首都機場安檢處發生綁架案!

  二○○五年盲人赤腳律師陳光誠為山東暴力計畫生育的事情來北京,被當地政府用黑車暴力綁架回山東;二○○六年陳光誠七十多歲的母親和四歲的幼兒來北京為光誠求救,被當地政府用黑車暴力綁架回山東;二○○七年陳光誠的妻子來北京準備赴菲律賓代夫領獎,又被當地政府用黑車暴力綁架回山東。律師和支持者到山東為陳光誠提供法律援助,一次又一次被毆打、誣陷、死亡威脅、拘留 ...... 為了阻止袁偉靜與外界接觸,除了把她非法軟禁在家,又多少次非法綁架或「傳喚」袁偉靜,最後把她扔在東師古村村口。

  合法公民在理應自由的環境堜|被如此對待,更不用說被陷害入獄失去自由的陳光誠。陳光誠在獄中被禁止讀書、禁止寫字、禁止收聽廣播,同監獄的人被禁止與其交談,因不願剃光頭在監管人員的默許下被服刑犯毆打,後又被監管人員禁止供給早餐而挨餓。

  盲人赤腳律師陳光誠一家的遭遇,高度濃縮了中國司法黑暗的現狀。一國政府,從中央到地方,慣於使用暴力來解決它所面臨的問題和挑戰,執法者粗暴踐踏法律尊嚴,隨意用暴力控制公民,尤其傷害弱勢群體,如盲人、婦女、兒童、老人。這是「和諧社會」抑或「喝血社會」?

  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國保局指揮,北京和山東的國保警方合謀,綁架的實施者全部是政府人員,但沒有人表明身份,沒有出示任何法律文書,違背法律程式。綁架的手段粗暴野蠻,製造非常嚴重的身心傷害。實施者事後又否認綁架事實,並把被綁架者袁偉靜置於嚴密的監視控制下。實施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綁架的這些政府工作人員,犯了「非法拘禁罪」。誰來控告他們?制止他們?

二○○七年九月二日 於北京BOBO自由城

(曾金燕:北京維權人士。今年五月被美國時代周刊選入影響世界的一百人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