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統前哨戰開打
羅 凡

 

● 將於○八年一月十二日選舉的台灣第七屆立委選舉改用新制,而且又是三月總統選舉的前哨戰,藍綠四黨各施其法緊張應戰。


● 國民黨立委選區造勢動員。

台灣再度進入選舉熱季,二○○八年一月登場的立委選舉是台灣首度進行單一選區的立委選舉,也是席次減半後的第一場藍綠大對決,緊接著就是三月總統大選的政權生死鬥。立委選戰將會造成鐘擺效應或西瓜效應,左右未來台灣政局的走勢,然而親民黨和台聯黨因為國、民兩大政黨的夾擊,面臨泡沫化危機,出走、清黨、聯盟、合作,立委選舉已先把台灣政壇洗牌一番。

首次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

  台灣第七屆立法委員選舉,登記參選區域、原住民立委候選人二百九十六人,不分區立委及僑居國外國民立委一百三十二名候選人,將競爭一百一十三席立委。立委選舉投票日二○○八年一月十二日,任期四年。首次採單一選區兩票制的第七屆立委選舉,區域立委與原住民方面將選出七十九席,共十六個政黨推薦二百五十四人參選,無黨籍及未經政黨推薦的有四十二人。

  民進黨主席陳水扁喊出立委力拚至少五十席,黨內認為是高難度的目標。現在黨內又有人喊出雲林以南全贏,衝上六十席的高目標,不過黨內高層低調表示,「不要亂開玩笑。」少輸為贏,力保四十席就不錯了。而在國民黨中央的選情評估,目前七十三個立委選區中,藍營在四十四個選區維持領先優勢,國民黨中央將透過強化輔選,持續擴大領先優勢,以力拚六十八席為最終努力目標。

  單一選區制,是各選區只選出最高票一人擔任立委,因此各選區幾乎都呈現藍綠對決的局面,小黨幾乎沒有空間,也因此藍綠兩黨黨內初選最為激烈,然而親民黨和台聯黨的實力派立委為求連任機會,也只有轉投靠國、民兩黨一途,使得小黨面臨崩盤危機,但台聯逆向思考,改弦易轍,既然在區域選舉難敵國民兩黨,就將重點放在衝政黨票,爭取不分區席次。而親民黨則依附國民黨,策略聯盟,獲禮讓幾席區域和不分區立委席次,避免泡沫化。

  對總統選戰來說,距離立委選舉實在太過接近,也讓這場其實非常地方化、基層化的立委選戰,變成兩黨動員操兵的試金石。儘管立委和總統兩項選舉對象不同,意義有別,但對政黨和選民而言,國會與總統間的制衡關係,也影響著選民的抉擇,要結束過去總統和國會惡鬥局面,就可能會有鐘擺效應的產生;要讓未來的總統容易做事,西瓜效應就會產生。

  國民黨的算盤是一鼓作氣先固國會,乘勝追擊再取總統,民進黨則是全力護盤的政權保衛戰,誰都沒有大輸的本錢,雙方步步為營。

國民黨選舉策略 兩選一起造勢

  國民黨選舉策略是鼓勵立委和總統大選一起造勢,藉由總統參選人馬英九的人氣,打破目前「總統熱、立委冷」的選情,並有「母雞帶小雞」的效果,不過南、北黨籍立委參選人對此策略反應不一,黨中央也適時調整方向。

  馬英九下鄉 LONG STAY (長駐),每到一地都分配時間給當地黨籍立委和參選人,配合造勢。現在立委選舉開打,國民黨與馬營商討後,也安排在立委成立總部同時,也為馬蕭配設立各選區總統選舉後援會,以收同步造勢、利益均享之效,並整合選戰資源。

  不過南部深綠選區的國民黨籍立委對於馬英九的輔選,心情則有些許複雜,因為畢竟南部選民、環境特性不同。馬營幕僚不諱言,部分南部泛藍立委表面上雖支持馬英九下鄉、共同造勢,但態度與中、北部和東部的藍委明顯有差,有人甚至透過助理暗示,屆時可能得與馬英九「有點黏,又不會太黏」,以免影響自己的選情。而且還有人反映馬英九南部輔選應先克服「學者論政」的問題,因為馬英九之前下鄉,常以生硬的台語直接「翻譯」未來要推動的經濟政策,無法引起台下民眾共鳴,如何將生硬的政策化為選舉語言,讓較草根的南部選民「聽得進」,是馬英九要爭取南部選民認同需要突破的關鍵。

民進黨的政權保衛戰

  至於身兼民進黨主席而全力投入政權保衛戰的陳水扁,喊出立委五十席的目標,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但為成目標,為總統選舉鋪路,民進黨政府全面啟動府、院、黨輔選機制,陳水扁領軍的助選團在十一月十七日開拔,全台跑五十場以上的造勢大會,正副總統參選人謝長廷和蘇貞昌和前民進黨主席游錫憭]都成立輔選團,兵分多路,全力衝刺選情。

  民進黨先前因黨內紛擾,立委選舉輔選遲遲未能啟動,許多立委參選人造勢經常找不到黨內巨頭出席,許多選將抱怨連連,但隨著陳水扁回任黨主席,輔選機器開始啟動,目前各縣市競選指揮中心成立,負責地方和黨中央的溝通窗口,整合輔選戰力。

  在中央的輔選機制方面,陳水扁的「總統助選團」率領黨政公職首長下鄉輔選,為立委參選人造勢,為利多政策背書;擅長「議題戰」的陳水扁,不斷拋「出討黨產」、「去蔣」、「戒嚴」等辛辣議題,全力炒熱選情。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謝長廷的競選辦公室也成立「台灣長勝軍名人助選團」,邀請現任立委、政務官下鄉輔選,但場次、密集度、人氣都不如陳水扁的總統助選團。

  立委選舉是總統選舉前哨戰,國民兩黨精銳盡出,由於選制改採單一選區兩票制,民進黨曾悲觀預估最多僅能斬獲四十席,陳總統就任黨主席後,喊出五十席的目標,希望藉此衝出總統選情,民進黨能否達成目標,備受矚目。

台聯爭政黨票 搶不分區立委

  單一選區兩票制(一張票選人、一張票選黨)的立委選制,最不利小黨生存,台灣團結聯盟面對現任立委接連出走,台聯轉而將重點放在搶攻「政黨票」,爭取不分區立委席次。

  從深綠到中間偏左,李登輝為和民進黨清楚切割,帶領台聯轉型。二○○一年八月在前總統李登輝運作之下成立的台聯,以力推正名、制憲的深綠路線,連續兩屆立委選舉分別拿下十三席和十二席,打下政治版圖,但在二○○五年修憲將立委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嚴重衝擊小黨生存空間,台聯發展也出現危機。

  台聯黨主席黃昆輝今年初就任後,為因應單一選區兩票制,將台聯轉型為「中間偏左」路線,淡化了原本的深綠色彩,希望和民進黨有所區隔。在此同時,過去關係緊密的民進黨和台聯,也因為選舉競爭,尤其是李登輝對陳水扁涉國務機要費案所展現的態度,使得兩人、兩黨都漸行漸遠。

  泛綠協調立委提名,始終沒有具體進度,讓台聯對民進黨漸生不滿,參選登記前,台聯迅雷不及掩耳開除已獲得民進黨禮讓參選的立委廖本煙、黃宗源兩人,讓兩黨協調陷於停頓,接著更爆發出走潮,多名台聯現任立委退黨,讓台聯元氣大傷。面對選制改變的陣痛期,台聯發言人周美里表示,部分立委囿於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政治現實出走,是台聯一定要面對的問題,但這也代表留下來的人認同台聯,願意堅持台聯的理念,反而比較有向心力、凝聚力,對台聯未來發展不見得不好。

  台聯這次在區域立委提名十三人參選,除林志嘉為現任立委外,多數都是新人,但周美里表示,包括曾參選嘉義市立委的凌子楚,和現任立委林志嘉,都有希望能攻下席次。區域立委選舉遭到大黨夾殺,小黨出頭不易,台聯和將重點放在以政黨理念爭取政黨票,搶攻不分區立委席次。

  周美里分析選民結構指出,在兩大黨之外,還有百分之四十選民沒有藍綠色彩,這個空間很大,可以耕耘開拓。新台聯強調「中間偏左」的路線,以照顧弱勢為優先,除政治人物外,不分區立委名單中納入許多各行各業的人士,周美里說,過去不分區立委靠區域立委打天下的時代過去了,這次「不分區立委要當區域立委來打」,不分區立委參選人也要分責任區,到地方去拉票,全力衝高政黨票。

  不過,歷經路線調整、立委出走,台聯的考驗才開始,不僅因為從深綠走向中間偏左,可能面臨過去支持基礎的鬆動;訴求中間路線,又必須面對來自其他新成立政黨的競爭,體質已大為改變的台聯能否藉這次立委選舉浴火重生,就待開票結果檢驗了。

親民黨妥協 避免泡沫化

  至於泛藍兄弟親民黨,儘管擺明對「返聯公投」很有意見,但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最後還是不得不屈從於政治現實,宣佈親民黨在立委選戰改掛國民黨旗,兩黨結盟,共同奮鬥。當然,這也凸顯不論是國親合作、還是民進黨和台聯互控開火,在立委選制改單一選區後,兄弟已無鬩牆空間,藍綠陣營正各自以「文場」、「武場」大打整合戰。

  雖然就歷次選舉得票分析,立委選舉選情看似藍盤佔優勢,但選區大幅縮小,地方紮根成績反而成為勝負關鍵,民進黨參選人擁有龐大行政資源挹助,陳水扁也全台助選釋放地方建設利多,藍軍氣勢雖盛,卻無法樂觀,仍步步為營。

  立委選舉採單一選區制,藍綠陣營如果出現同室操戈,形同將戰果拱手讓給敵營,擺平選區各方派系成為折衝的重心,在親民黨加入後已正式成形的國民黨不分區名單,充滿向選區現實妥協的無奈。

  宋楚瑜雖然對國民黨路線有意見,但還是得接受政治妥協的安排,畢竟存在才有希望,當前重點在保障和維持親民黨的政治空間,不被泡沫化,才有繼續發展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