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台灣投票
林保華

● 作為剛入籍台灣的新人,我在立委選舉中投下神聖的一票,也從從北到南現場觀察選舉,親見民進黨選敗的前前後後和悹堨~外。實實在在地參與了一次民主的實踐過程。


● 立委選舉國民黨大勝,選後記者會上,馬英九等一臉嚴肅,沒有喜形於色。顯示即將來臨的總統大選,仍須嚴陣以待。

在香港還鬧著何時才有「普選」,而普選的定義還要防止被北京歪曲的情況下,我走了「捷徑」,移居並入籍台灣,在一月十二日的立委選舉中投下神聖的一票,並且還投下有生以來第一張公投票。等到三月二十二日,還會投下總統選舉的一票與台灣入聯的一票。

對我來說選舉結果不如選舉過程重要,因為這個過程就是民主,是中國人民與香港市民還享受不到的民主權利。有了這個權利,即使將來台灣不幸被中國共產黨統治,也要增加他們統治的難度,台灣人將為保衛他們的民主權利而鬥爭。   

作為「新台灣人」,我雖然在日常工作的同時,最近還忙著出版《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新書、搬家,乃至眼睛過敏影響工作,我還是盡量騰出時間參加社會活動,投身選舉。雖然投票結果離開我的目標有相當落差,但是只有總結經驗,沒有灰心喪氣。因為台灣的民主到底起步不久,國情又與西方國家不同。

林濁水和朱高正的先見之明

還在美國的時候,就知道台灣的立委選舉經過了改革,人數減半。但是對「單一選區兩票制」還不十分明白。二○○六年來台灣後,曾向當時還是立委的「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請教過,因為他似乎反對改革。他的解釋,就是對民進黨非常不妙,然而我只部分理解,生米也煮成熟飯了。更使我難忘的是那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曾經轉戰綠藍而叱吒一時如今已過氣的朱高正,突然在報章頭版刊出半版廣告譴責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其中提及:   

  

「下次立法委員選舉改採單一選區兩票制,由於制度設計不公,圖利大黨,小黨面臨泡沫化的危機。假定民進黨仍有百分之三十五的選票,那將拿不到百分之二十五的席次,而國民黨如有百分之四十二的選票,卻是第一大黨,那將拿到百分之七十的席次,這意味下次改選後,台灣將再出現國民黨長期一黨獨大的局面,這對於我們長期為台灣民主犧牲奮鬥的人來講,真是情何以堪!」   

  

我對朱高正後期的表現不表認同,但是他的這段話真是真知灼見。使我一直沒有看好這次綠營的立委選舉。雖然我還是盡力為之。   

前年十二月的北高市長選舉,看多助少,而且多是大型活動。這次參與主要是小型的,也就是「貼近」基層,但是聲勢不大。除了台北市幾場,還去了高雄、嘉義、台中。我們去的是小區,所以人不多,情緒也不很熱烈,但是勝在可以與民眾握手,或寒喧幾句。然而因為我們都是下午搭高鐵去,晚上趕回台北,而且有時趕兩場,所以沒有能夠真正與民眾談心。尤其是去高雄姚文智的選區中有著名的左營(海軍基地)眷村,可惜沒有機會與那些老榮民接觸,討論認同共產黨還是認同台灣。   

  

但是不論在台北,還是中南部,都聽到賄選之說。開始聽說是國民黨撥三百萬給每個候選人,後來是五百萬。但是由於地方上的候選人都是有財有勢者,據說花上億元的也有。一位台北縣參選人對我說,每次他收到發錢的消息後開展民調,他的支持率就下跌百分之幾。最多的聽說發了四次。有參選人願頒發獎金鼓勵揭發,但是因為有些候選人或樁腳有黑道背景,沒有人敢領獎揭發。最離譜一次,年底我到台中參與電台節目,然後到一位參選人的場次,那是娛樂晚會的形式,有節目表演,還吃點炒米粉,但是民眾排隊吃了炒米粉裹腹後,並沒有到座位上看表演而走人。事先聽說對手財大氣粗,開始還不以為意,但是我坐在那裡時,有小姐過來給我們派紙巾,仔細看,竟是競選對手的宣傳紙巾;再回過頭,幾位穿著對手背心的助選員正在虎視耽耽看著有些甚麼人坐在場子裡。我明白為何有節目表演的場子,居然也沒有甚麼人捧場。我立時下結論,這位朋友不可能當選,結果當然如此。   

段宜康人氣高為什麼還是落選?

投票前的最後一晚,我參加台北市段宜康的造勢晚會。段宜康是學運世代,原屬民進黨內新潮流系。為人心直口快,也因此常被統派媒體拿來炒作。在上屆立委選舉中他因為勇打國民黨黨產與連戰家產而官司纏身,而且因為讓票給同一個選區的同黨候選人反而使自己落選。但是他堅持地區工作,為基層民眾服務,民望高過原來是台聯成員的黃適卓,黃因此退選。因此這次台北市的選情中,他被認為是民進黨最有希望勝選的參選人。   

晚會在台北市的「民主聖地」龍山寺舉行。我們先到他在和平西路的競選總部,雖然離開龍山寺不遠,但是幾百人的隊伍穿街過巷,走走停停,沿路拜票,還不時點鞭炮、放煙花,煞是熱鬧,短短路程走了一個多小時。走到龍山寺時,群眾湧過來的澎湃熱情,大大出乎我意料。那晚散場,阿扁與小段從臺上走下人群。有些民眾散去,有些緊跟他們兩個,前呼後擁、高聲呼喊,送他們上車。當這輛供選舉拜票用的敞篷車離開場地,遠遠的 燈火闌珊處,只見阿扁回過頭頻向人群招手,可惜距離太遠,否則可以留下一個經典的鏡頭。   

  

 

接著,馬路對面一陣呼喊,原來是人群把新聞局長謝志偉抬到他們頭上。他是近來綠營的「人氣王」,除了勇於對抗統派政客的壓力,還因為在每個群眾場面,都能以快捷幽默的言詞,鼓動民眾的熱情。我對這個數萬人的場面印象深刻,而且相信段宜康會當選。哪裡想到第二天開票時,居然會落後於對手兩萬票。   

  

根據對這場選舉的學習與觀察,這個搬來的選舉制度不是不好,只是還不太適合台灣的「國情」,為何這樣說?最根本原因是原來因為民主化逐漸消退的地方勢力全面復辟。以前一個大選區選多個參選人,賄選的成本很高,現在選區縮小,對手也只有一個,行賄成本大為降低,原來可以控制地方的派系勢力如魚得水,尤其還得到黨中央「灌溉」。   

  

而原來選區的劃分是國民黨劃分的,每個縣不論人口多少都有代表,這次改制沒有修改縣市選區,所以立委人數減半,但是人口稀少的縣分還保持一席,造成票票嚴重不等值的情況;例如幾千人口的馬祖選一名立委,宜蘭四十多萬人口也選一名。而金門、馬祖、澎湖、花蓮、台東等國民黨長期掌控的小縣份,藍營躺著就可以當選。而且形成一個縣長、一個立委分庭抗禮的局面,藍營可以在立法院以大比例為地方爭取不合理的權益。所以選前已經有人擔心出現「立法怪獸」。這次地方派系大復辟更是如此,以至馬英九要新的立法院休假兩個月,以免吃相難看影響他的總統選情。   

民進黨敗選原因失去年輕人的票

民進黨敗選後,沒有上街鬧事,而是尋找敗選理由,爭取在總統選舉時挽回頹勢。雖然對敗選原因也有爭論,從主觀原因來說,比較普遍的說法,民進黨這次失票,最主要的應該是失去年輕人的選票。因為這八年來,台灣增加兩百多萬第一次投票的選民,他們自認是台灣人,但他們的經歷中看不到當年國民黨的白色恐怖,感受到的,卻是他們「成人」以後經濟民生沒有明顯的改善;他們對政治不關心,看電視主要是軟性節目,不瞭解M形社會的 形成原因,而藍營主要控制的電子媒體,即使在軟性新聞中也不斷散播政府「無能」的資訊,使他們對政府失望,並且容易接受這些媒體散佈的對阿扁的仇恨情緒。而民進黨雖然善於提出選戰的議題,但是主導輿論的卻是統派媒體,在沒有「辯論」優勢時,乾脆攪亂議題,製造無休無止的爭議,例如一階段投票與二階段投票,使選民感到厭煩,甚至擔心投票時會發生肢體衝突而不去投票。這也造成投票率低的原因。尤其是執政黨發急而在野黨扮可憐,也使民進黨失去選票。   

前年紅軍亂台時不少年輕人參與,可惜當年有年輕人熱烈支持的民進黨,因為執政而失去了對年輕人感受的敏感度,沒有在紅軍平息後認真總結經驗而忙於角逐新的權力寶座而陷入內鬥。內鬥的傷痕還沒有平復又投入選舉,以致不但團結沒有真正搞好,而且競選機構與人事都沒有理順。所謂阿扁與謝長廷的「分進合擊」,成效不彰。   

  

我的投票站在一個小學的幾個教室裡。這裡綠色選民多,工作人員很盡責的教導我該如何投票。我在投票後稍微觀察了一下,其他教室沒有排隊,就是我這個投票的教室一直維持十幾個人的隊伍,而且許多選民也投公投票,看到一個沒有投公投票的,就是年輕人。   

藍營效法新加坡的威權心態

但是無論如何,敗選後比較明顯的態勢是阿扁辭去黨主席職務,由總統參選人謝長廷代理主席,意味著阿扁退到二線,謝上到第一線。謝使出他的拿手軟身段,拜訪近來抨擊執政黨與第一家庭不遺餘力的前總統李登輝離開民進黨的元老許信良,還拜訪選舉中全軍覆沒的「第三勢力」,包括台聯、新黨、紅黨的黨主席;由於國民黨控制四分之三立法院席位,可以通過任何提案,也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包括與中國「統一」,因此謝長廷以「制衡」一黨獨大的國民黨怪獸,守住總統這個台灣的「安全閥」來喚起台灣人的危機意識。

   馬英九國民黨現在採取「持盈保泰」的策略,表現得克制、謙卑,並且拒絕就施政藍圖與謝長廷辯論。但是他們也有露出馬腳的時候,針對外界對「一黨獨大」的顧慮,國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馬英九與蕭萬長居然以新加坡的成功為例證明一黨獨大的必要。此論引起嘩然後,他們還怪別人誤解。這也反映國民黨這些政治人物的威權心態至今未改。而這種「新加坡迷」,正是中國對香港與台灣的期望,也是台灣、香港親共人士的普遍心態。這該是 國民黨未來引領台灣前途的最大可能。也因此,檢調在選後立刻偵辦賄選或以前聆訊現在宣判有罪的都是綠營敗選的政治人物,使人擔心「司法清算」時代的到來。台灣的司法獨立本來就有些問題,現在是否還可能出現「西瓜偎大邊」的效應?

  

  由於新立委選出後內閣要按照慣例總辭,所以謝長廷拋出內閣首長應該是CEO來繪製他的施政藍圖,而且也拜訪一些商界大佬似在尋覓人才,這個構思得到阿扁的認同,張俊雄內閣已經提前總辭,看陳總統如何選擇新閣揆。

  

  民進黨的正副總統參選人謝長廷與蘇貞昌已經在高雄與台中召開兩場承擔台灣重擔的造勢大會,場面悲憤,參與人數都超過預期。然而只是這些舉動能喚回原來支持民進黨,與對政治不感興趣的選民嗎?謝長廷與民進黨要如何做出能夠進一步感動選民的舉動,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