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輸,台灣民主沒有輸
陳破空

● 台灣立委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首次選舉,國民黨狂勝,民進黨慘敗,因素眾多,但台灣民主未變。民主社會特徵,今天贏明天輸,幾年之後,再轉乾坤。


● 台灣不管誰執政,都不會接受中共的統一。(New Taiwan)

一月十二日,台灣立法院選舉落幕,國民黨大勝,民進黨大敗。主導民進黨選戰的總統陳水扁遭到挫敗。陳水扁時代正式結束。

  國民黨狂勝,民進黨慘敗,其勝敗程度,連它們各自都不曾意料,也都不敢置信。何以至此?誠如行內人士判斷,選區改革,是主因之一。立委人數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票選人,一票選黨,為基層組織強大的國民黨帶來利多。除此之外,台灣內外環境與兩黨選戰策略等諸多因素,也影響選舉結果。

藍綠民意:高層與基層錯位

  縱觀世界,大部份民選領導人,在任期結束前,或多或少,都出現「跛腳」現象,或因內政困擾,或因民心思變。強勢到底的,如美國前總統里根屬罕見。因此,在大多數民主國家,即將卸任的領導人,並不介入、更不主導下屆選舉,只靜悄悄做完任期,是為明智。

  然而,台灣國會選舉,執政民進黨卻由即將卸任的陳水扁總統操盤。去年九月,當游錫暵膆h民進黨主席之後,陳水扁回鍋任黨主席,這在民進黨高層,是「眾望所歸」;但綠營基層民意,卻是另一回事。

  二○○六年底,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民進黨參選人謝長廷婉拒包括陳水扁總統在內的綠營各「天王」站台,此役謝雖敗猶榮,贏得台北所有綠票和部份中間票,得票率達百分之四十一。憑籍在高雄的過往政績,謝還助得陳菊當選高雄市長,被譽為「一人戰雙城」。二○○七年五月,民進黨舉行黨內初選,謝高票出線,成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而為陳水扁所挺或與扁親近的角逐者悉數落馬,包括:蘇貞昌、游錫憛B呂秀蓮。這兩場選舉證明,綠營基層民意在謝,而不在扁。

  但民進黨高層無視基層民意,在高層派系政治下,形成以陳水扁總統為主的選戰班底,以扁為主。如此,為國會敗選埋下伏筆。

  而在國民黨一方,二○○五年七月,首次直選黨主席,包括連戰在內的國民黨高層,大多力挺王金平,而王竟大敗於馬英九,馬當選得票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二。藍營高層意志與基層民意也竟如此錯位!與綠營不同的是,之後雖風雲變幻(其間馬因被起訴辭黨主席職),馬一直主導藍營與泛藍基層民意吻合。國會選戰當綠藍對壘成為扁馬對決的時候,綠營的敗局就幾乎注定。客觀而言,國民黨狀況並不佳,馬英九一人頂一黨;民進黨狀況並不差,陳水扁一人誤一黨。(誠然,此處之「誤」,並非扁有意,更非扁一人之責。)

李登輝重手出拳無情打扁

  圍繞這次立法院選舉,以及隨後的總統大選,可以觀察幾個指標性人物的存活價值。連戰、宋楚瑜,這兩個四年前還曾風光的「大人物」,到如今不僅為綠營所不容,連藍營本身也不以為意。國民黨形成馬蕭配之後,不曾向連宋「請益」,卻需李登輝「背書」,證明連宋已經完全出局。無獨有偶民進黨形成「長昌配」之後,也主動找李登輝背書,證明在台灣政壇,李登輝仍然舉足輕重。

  在這次立法院選舉前後,李登輝一直重手出拳,無情打扁,極大地影響了中間票,民進黨為此流失的立法院席位,恐怕多達十席,甚或更多。

  扁李失和,看上去,始於二○○六年底,當陳水扁家人、親信、乃至於扁自己先後被控以「貪腐」之時。然而,起因應該更早。早在二○○五年四月,連戰、宋楚瑜先後訪問北京,陳水扁有些沉不住氣,被李登輝批評,扁也反唇相譏,不留餘地。關係破裂。

  扁李失和的深層原因,還與國會選舉改革有關。二○○四年八月,兩大黨,國民黨和民進黨,聯手通過修憲案,設定三年後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意在排斥小黨,鞏固台灣兩黨政治格局。小黨入國會門檻被大大抬高(政黨得票率需達到百分之五以上),李登輝旗下的台聯,勢必加速邊緣化。

  李登輝掂量形勢,乾脆讓台聯轉向,改走中間路線;同時負氣與陳水扁決裂。總結這次國會選舉,包括台聯等小黨固然被「掃地出門」,但盤算中的兩黨政治,竟也破局,變成國民黨「一黨獨大」。可見民進黨積極推動的選舉改革,害了眾小黨,也害了民進黨本身。

  政治上「斬盡殺絕」的做法,歷來後患無窮,民主政治尤其如此。不管自己如何強勢,都須為對手,尤其友軍留有餘地。民進黨封殺本是同盟軍的台聯,遭致的反彈與後果始料不及,應是沉痛教訓。

是西瓜效應還是鐘擺效應

  眾所周知,在美國老布殊總統贏了戰爭,輸了經濟,因而輸了連任;小布殊總統,輸了戰爭,贏了經濟,因而贏了連任。

  實際上當民主制度鞏固之後,國內經濟狀況,往往成為左右選舉的主要因素之一。許多新興民主國家誕生後,政黨和政權經歷多次輪替,原因也在於此,如波蘭、韓國等。如果台灣再度發生政黨輪替,一切正常。在過去八年間,台灣經濟相對不景氣,使執政黨在選舉中處於不利和被動地位。雖然說國內經濟狀況各有各論,且不應該成為選舉唯一話題,但民主政治的規律難免選民期望值節節升高,民生、經濟因素,不可忽視。

  預測三月份的台灣總統大選,無外乎兩種結果。如果出現國民黨所期望的「西瓜效應」,則馬英九當選;如果出現民進黨所期望的「鐘擺效應」,則謝長廷當選。目前,雙方都在從事符合自己期望效應的策略操盤。

  多年來,中共及其附庸,不滿「獨派」當政,對台灣民主大肆妖魔化,甚至用中共史上的文革浩劫,來比喻和詆毀台灣民主,誤導大陸民眾。然而今天台灣完成新一輪國會選舉,台灣「統派」獲得壓倒性勝利,沒有暴力,沒有動亂。中共及同路人夫復何言?台灣民主未變,變化的是輸贏,是藍綠易勢。這正是民主社會的特徵:今天可能輸,明天可能贏;幾年之後,再轉乾坤。這正是民主台灣。

  兩岸間,統獨議題稍事降溫,民主與專制,或可重新成為話題。不管誰當選台灣新任總統,他需明白:台灣絕非一片島嶼所能定義。台灣處在一個大格局中,內有統獨之爭,外有中美對壘。專制的中共仍然是民主台灣的最大天敵。未來台灣當權者,需要大胸懷、大格局,經濟上「互惠兩岸」,政治上「大膽西進」,以民主和人權為武器,改變中國大陸,進而改變台灣安全態勢,使民主台灣永立不敗之地。

元月二十一日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