誣衊達賴喇嘛,實屬下作
許 行

● 奧運火炬傳遞在國外遭到巨大抗議,最大原因是中共鎮壓西藏人民、迫害喇嘛。達賴喇嘛溫和忍讓,中共竟惡意栽贓他策劃叛亂,下作之極。


● 十四世達賴喇嘛。

中中國辦奧運不是將奧運當作體育運動的競賽來看,而是藉此向世界誇耀中國國際地位的提升和國力的富強,因此處處表露出要勝過其他國家,事事要扮演世界第一的心態。擲六十億元建造「鳥巢」和「水立方」出於這種心態,就是安排火炬傳遞也出於這種心態。

火炬傳遞在英法美遭到抗阻

  國內千龍網有一篇專題報導自誇說,這次火炬傳遞時間是世界最長,二○○○年悉尼奧運火炬傳遞一百二十七天,中國這次一百三十天,傳遞的里程最遠,跨越五大洲,接力的火炬手人數最多,境內境外共二萬一千八百八十人,而且傳得最高,首次登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

跨越五大洲是真的,但卻經過細心琢磨過,選了一些親中的小國城市如阿拉木圖、達累斯薩拉姆、馬斯喀特等,德國不敢去,因為德國總理梅克爾堅持人權態度特別明朗,加拿大也不去,因為加國總理哈珀給達賴喇嘛頒過加國榮譽公民獎,北歐諸國全沒份,美國只選了舊金山,不敢去紐約,日本只選了長野,不敢去東京大阪,此外還選了同是共產國度的北朝鮮平壤和越南胡志明市。雖說是五大洲,國外只有二十二個城市,國內卻有一百一十三個城市,大部分時間在國內傳遞。即使如此,在倫敦遭到西藏自由運動份子、法輪功和國際人權組織等包圍,幾乎數度失控,被迫修改路線,放棄路跑,改由巴士傳遞,十分狼狽。巴黎的情形更糟,火炬四度被迫熄火,幾次改搭巴士前進,出意料之外的是第四棒火炬手身佩人權胸章,運行團隊不給他點火,他便無火傳跑抗議。舊金山的形勢更險峻,抗議者之中除了群眾外,還有西藏流亡政府北美代表、舊金山市參事戴利、影星李察吉爾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南非總主教圖圖,而另一方面,親中的洛杉磯僑團動員近百輛巴士運送數千人去給火炬助威,兩陣對壘,警方擔心衝突,索性臨時改道,縮短路線,避開雙方,像「捉迷藏」般地平安完成。

屠殺西藏人民是禍根

  火炬傳遞在國外遭到如此巨大抗議,最大的原因是中共鎮壓屠殺西藏人民、迫害喇嘛。此前,國際對中共資助蘇丹屠殺達富爾族人已頗為不滿,現在中共竟公然直接屠殺自己境內平民和僧人,更是罪責難逭,必然引起各國政府和正義人士的憤慨。

  西藏事件真相,四月份《開放》已有許多精闢文章論述。最近我讀到達賴喇嘛在西藏抗暴四十五周年紀念集會上的講話,更覺得中共將拉薩三.一四事件說成是達賴幕後有組織策劃的叛亂,簡直是在一位菩薩心腸的長者身上亂撥污水,惡意栽贓,下作之極。達賴這篇四年前的講話,語氣之溫和,對中共暴政之忍讓,同他在國際上歷來所表達的非暴力和平精神完全一貫,怪不得達賴喇嘛說,他的這種溫和中間路線,往往被激進的藏人罵為「叛徒」。

  提到西藏問題,使我想起列寧民族自決的理論。年輕時我是一位虔誠的馬列主義者,現在雖已揚棄了舊日的信仰,但對列寧民族自決的理論,仍然印象深刻。列寧說:「民族自決權純粹是政治上的獨立權,是政治上自由脫離壓迫民族的一種權利。具體說來,此種政治民主的要求,就是鼓動分立的完全自由,就是分立的民族用國民公W的方法來解W分立問題。因此,此種要求並不是等於分立、分散,成立小國家的要求。它祗是反對一切民族壓迫的鬥爭之解徹底的表現。一個國家的民主制,愈近於分立的充分自由,則事實上欲求分立的趨向,愈少而愈弱。」(見列寧:《社會主義革命與民族自決權〔提綱〕》一文)這是多麼精闢的理論!民族自W就是承認民族有分立權,這是拋棄民族壓迫的最徹底態度,但這不等於鼓吹分立,因為愈是允許分立愈不會分立,因為民族與民族之間只要拋棄壓迫,便自然處於真正平等地位,像朋友一樣,還有甚麼分立必要。

達賴喇嘛的訴求實在很低

  事實上列寧在俄國取得政權之後並未真正實行民族自W,但民族自W這一權利,後來卻被聯合國寫入它的人權憲章裡,成為世界共同遵守的普世價值。我移民到加拿大後,親眼看到加拿大歷屆政府對法裔區的魁北克省的尊重,終致魁北克要分立也都分立不成,幾次公民投票都過不了半數,這就是允許分立反而不會分立的實際例子。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的偉大就在於他遵守民族自W原則,一口答應了斯洛伐克的獨立,此後兩國彼此和平相處,化干戈而獲友誼。

  達賴喇嘛在西藏問題上完全沒有運用民族自W權,他很理智,知道在中共這個極權體制下,漢民族大一統的觀念正在無限膨脹,由少數民族提出民族自W絕不可能,所以他降格以求,不提自W,只提自治。達賴喇嘛不斷表示過,他自始至終主張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裡,因為西藏經濟落後,需要依靠中國,他希望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架構內解W問題,讓藏人名符其實地有區域自治權,除國防和外交外,由藏族人自己管治西藏事務。這樣自治的要求談不到分裂,更談不到是藏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四條明白寫著:「各少數民族聚居的地方實行區域自治,設立自治機關,行使自治權。」問題是中共自己違背憲法,不讓藏人自治,派自己的黨委黨軍去管治,這叫做他治,怎能算是自治?

胡錦濤的管治是武警加打手

  中共在西藏問題上的毛病,同它對付漢族老百姓的毛病一樣,都是一黨專政惹的禍害。一黨專政自然不得民心,毛澤東時代靠意識形態麻醉百姓,鄧小平靠發家致富引誘人,江澤民靠穩定壓倒一切壓制人,胡錦濤表面上提倡和諧社會,骨子裡行使的是員警加打手統治。這次喇嘛在英法美傳遞遭到抗議,他也想派打手去日本和澳洲護衛傳遞,結果都遭到拒絕。打手政治在國內高壓情況下可以通行無阻,到了國外,像日本澳洲這樣有自己尊嚴的民主國家,怎能接受你的打手上場?

  西藏問題原本是一個少數民族問題,三.一四屠殺便成了普世震驚的人權問題。對示威者開槍在西方是大忌。中共將西藏事件醜化為暴亂,即使暴亂,西方也不會亂槍殺百姓,幾年前非洲移民在法國到處搗亂,禍延數星期,也只是強力驅散,哪有殺人的?西方對奧運火炬傳遞的抗議,甚至有些國家首長拒絕出席奧運開幕式,都是一種重視人權價值的表現。

  中國人長期有大一統觀念,加上五十九年的狼奶養育,那種義和拳式和文革式的老毛病便發作,抵制法商超市家樂福,叫囂反英反法反美,一股狹隘的民族愛國主義狂風,不僅在國內颳起,甚至感染到國外僑民和留學生;奧運竟成了中國人心目中膜拜的對象,真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