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女大戰老台獨」內幕
金筊m

● 民進黨重挫後的主席競選,被媒體誇張為「小龍女大戰老台獨」。實則不是二人之戰。而是扁蘇謝主流勢力與新潮流派合力擊敗黨內獨派的一場權力鬥爭。但蔡仍然只得五成七選票,獨派還有四成三選票,有如總統選舉的兩黨之差。預示未來民進黨內還有風浪。

民進黨黨主席選舉在五月十八日投票揭曉:曾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蔡英文以七萬三千多票勝出,得票率五成七;另一位候選人辜寬敏得到四萬八千多票,得票率三成七;宣佈退選支持辜的立委蔡同榮仍得到六千多票,得票率百分之五。這場被媒體誇張成「小龍女大戰老台獨」的選戰,從三強鼎立到二強相爭,其實不能看成是一對一的「二人」競選,更恰當的描述性說法應是,「一黨對一人」,最後,黨贏了。但是蔡英文只拿到五成七,而辜寬敏與蔡同榮則具有四成三的實力,民進黨傾全黨之力挺「小龍女」,成績不僅不如黨意,更透顯民進黨內的警訊與危機。

為何四王一後都不參選主席?

  民進黨這次的黨主席選舉,氣氛之詭譎、情勢發展之多變,可說創黨以來所未有。原因不僅出於總統大選的大敗,更重要的是「民不之信」;民進黨支持者不再信任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八年執政竟然回到原點,而黨內鬥爭於今為烈:在理念上有「路線」之爭;在權力上有「派系」之爭,看起來也沒有因為潰敗而痛定思痛。再加上大選後、黨主席選前爆發「巴紐案」,迫使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與外交部長黃志芳雙雙下台,啻雪上加霜。

  那麼,新任黨主席能不能挺住民進黨?總統大選民進黨雖然輸了,但仍有五百四十多萬張選票,如果算上支持「入聯公投」的則有五百五十多萬同意票,更且,五百多萬票沒有一張是賄買,民進黨的基本盤依然屹立。新任黨主席的重任就是穩固基本盤、重燃支持者希望之火。此外,民進黨財源短缺,謀籌三億補漏成為當務之急,亙在眼前的還要解決派系痼疾,加上明年年底要打一場縣市長改選的硬仗。故而,這一任的黨主席「有功沒賞,打破要賠」,用「跳火坑」來形容不為過。

  然而,這也不是「四大天王」歛手不出的最重大原因。民進黨建黨二十多年,在野時的黨主席都要通過重重挑戰,其險竣與困難不比今日低。重點是,「四王一後」過去八年沒有一位不是身居要津,沒有一位與「失敗」脫得了ヾA也沒有一位敢冒大不韙的冒頭選黨主席,尤其民間呼求「檢討」、「反省」與「改變」、「改革」的聲音衝擊民進黨。這就是為什麼黨內天王們及天后都不參選,最後進入決戰的是辜寬敏與蔡英文:一位八十多歲的老者,一位加入民進黨不過四年的女性;辜寬敏是「台獨」大老,一生從事台灣獨立建國大業,蔡英文受中國國民黨的李登輝總統提拔,陳水扁總統加以重用,官拜行政院副院長,既是富家女又擁有高學歷(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兩人共同的特色就是過去與「黨組織」沒有什麼關係,也從未進入黨的核心。換句話說,兩人都是「民進黨」的「邊緣人」,過去絕沒有參選黨主席的可能,卻在民進黨重挫之後披掛上陣,正顯示民進黨面臨的瓶頸。

勸進蔡英文的不只是李遠哲

  辜、蔡出線之前,民間呼聲最高的是做過總統府秘書長、台北市副市長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陳師孟。陳師孟的祖父陳布雷是蔣介石文膽,是所謂「外省人」,陳又是「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創始人之一,屬於鐵桿深綠。陳師孟自己有沒有意願參選主席是一回事,最後因為沒有繳黨費而失去登記的資格,也因此促使辜寬敏「老驥伏櫪」出馬逐鹿黨魁,從而邀請陳師孟擔任競選總部執行長,以「辜陳配」之姿取得選民的支持。

  但是第一個宣佈參選的是「獨派」立委蔡同榮。蔡是美國「台灣人公共事務(FAPA)」創會會長,名列國府黑名單,九○年返台,九四年籌款創辦第一家民間電視台「民視」,曾四次角逐黨主席,○八年參選是第五次,蔡自稱是最後一次。所以辜寬登記後公開說,兩位獨派大老都出來,蔡英文篤定當選。蔡同榮的背後有前主席游錫慦熄矕屆A最後蔡退出轉而支持辜,可惜的是,「獨派」已沒有時間整合。

  當然,最有趣的是蔡英文的孤注一擲。大選後,蔡出任生技公司董事長,坐擁高薪,並沒有非淌這趟渾水的必要。蔡英文據稱是多方「勸進」,決定性的關鍵,據蔡英文自稱是前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的一席話:「民進黨最慘的時候,你必須和他們站在一起。」終於在登記最後一刻到黨中央註冊。然而,由於競選過程,事實逐漸展現。首先,李遠哲確實有與蔡接觸,但沒有逼蔡「非選不可」,在李遠哲與蔡英文間go-between的是新系「大老」林濁水。其次,第一個「勸進」的是代主席謝長廷的「機要」清大教授姚人多。第三,與蔡英文交好最甚的是「新潮流系」綽號「小段」的段宜康,《財訊》五月號獨家報導,蔡登記前夕(那一夜,小段幾乎睡在蔡英文家)或有過甚其辭,但小段盯得很緊是事實。當然,蔡英文背後還有與蔡在行政院同事現為「台灣智庫」董事長的陳博志以及其他的支持綠色的學者。然而這些力量並沒有辦法成為「必勝」的動力,蔡英文獲得謝長廷、陳水扁、蘇貞昌及新潮流等「跨派系」的支持,才是真正的「利基」。

新潮流派全力挺蔡擊敗辜陳獨派

  民進黨全黨力挺蔡英文,先排除陳師孟。根據蔡英文的說法,陳師孟是被「技術性杯葛掉」,若而不然,陳師孟一旦參選,絕對沒有蔡英文的空間。其次,民進黨七個執政縣市中,「新系」獨佔其四,並且一日之內同時關閉與辜寬敏的對話管道,除了台南市長許添財「不表態」外,其他的全部挺蔡。國會廿七席中,除了少數「獨派」立委,全部站在蔡英文旁邊,「新系」不必說了。  

  重點是,民進黨全黨上下不讓陳師孟、辜寬敏掌控黨機器的態勢十足。利用蔡英文「清新」的形象做為黨的「代理人」,把蔡英文納入「局內人」,從而排擠掉「辜陳配」!換一角度說,無論陳師孟或辜寬敏或「辜陳配」一旦進駐黨中央,勢必動搖甚至顛覆/解構民進黨的權力結構,「新系」首當其衝,扁蘇謝的勢力式微,同時也會使民進黨回到「台獨黨綱」的原始理念。民進黨除了這塊「招牌」外,一定是「重組」後「新而獨立」的政黨。這就是為什麼蔡英文非上不可,辜陳非下不可的原因。

  投票前夕,「新系」的高雄縣長楊秋興認為蔡可以拿下七成選票,並表示:「若蔡英文不幸落選,民進黨等於買單!屆時只能另組新黨了。」再覆按蔡英文私下的告白,說她若不參選,民進黨會「分裂」。蔡英文基本上屬蘇貞昌陣營,蘇背後是「新系」;在「新系」與「反新系」利益共同下,與另成一國的「獨派」爭黨的主導權,如此才能說明黨主席選舉的微妙性。

  投票結果,穩拿七成選票的蔡只囊括五成七,孤軍奮鬥並沒任何黨內人脈與組織票的辜寬敏卻拿到四成多。民進黨主席選舉結果,留下的問題不比選前少,這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