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暴露真實的中國
許 行

● 編者按:資深政論家許行先生近兩期為本刊撰寫的奧運評論,高度概括中共舉辦奧運的實質。本文指出奧運顯露出的集權、虛假與特務橫行,和奧運精神完全背道而馳。

寫這篇文章時北京奧運尚未結束,但大局基本上己經定格。古語雲:凡物之理,無隱不顯。今天中國共產黨花這麼大人力、物力、財力去舉辦一個舉世矚目的奧運,表面上所爭的是體育競技優勝和獎牌,實質上卻是想爭世界強國地位。所以在所有表面現象背後都反映出中國當前社會的精神狀態,雖然這種精神狀態隱藏在奧運的硬體背後,隱藏在運動員的競技背後,但無隱不顯,它處處都會顯露出來。

開幕式集體主義和造假精神

先從開幕式說起。整個開幕式的宏偉表演令人嘆為觀止。但宏偉背後充分顯示出集體主義精神。無論是擊鼓、太極或活字,都以數千人做著同一個動作,場面夠大,構圖突出,卻完全沒有個性。這種人海戰役式的佈局,正體現出共產黨集體主義的基本精神。有人將這種設計歸咎於張藝謀追求大場面的「黃金甲」理念,當然這與張大導的個人編導風格有關,不過我們想深一層,為什麼共產黨不要李安而選中張藝謀,就因為張藝謀的風格更適合共產黨的集體主義,而且懂得「上意」(最高領導心堜珝Q的)。
開幕式利用現代電子技術和LED(發光二極體),是科技進步的一面,但主持者或決策者的心態便大成問題。在周密細緻的規劃中,被人揭露有造假場面。其一是巨人腳印造假。二十九個巨人腳印原是象徵第二十九屆奧運會從遠方來到中國,如果當局如實宣佈這是電腦動畫製作,沒有人會責備,但它偏偏說這是煙花表演,便是欺眾撒謊了。其二,小姑娘林妙可所唱的《歌唱祖國》,實際上是播放楊沛宜代唱的錄音。其三是代表中國五十六個民族的兒童,全是北京銀河少兒藝術團的漢族孩子,沒有一個是少數民族的,僅僅穿戴著少數民族的服飾而己。在中國社會裡,尤其是共產黨長期造假的環境裡,這類作假,往往被認為是小事一椿,無傷大雅,但對重視誠信的西方社會來說,這是決不容許的,更何況奧運開幕式是代表主辦國向全世界表達榮慶的嚴肅演出,怎能面對四十億電視觀眾造假,將觀眾當作阿木林?!
中國社會造假成風。商品造假、學校造假、新聞造假、統計造假、政績造假,上至中央,下至平民百姓。這是中國社會的普遍精神狀態,現在竟無隱不顯地從奧運開幕式中暴露出來。

體育體制中的中央集權精神

另一個精神狀態是體育上的中央操控。共產黨的體制,無論在經濟上、政治上和社會上都由中央操控。經濟上的中央操控,過去叫做計劃經濟,現在改行市場經濟後變成官僚壟斷。政治上和社會上的中央操控,就是中央集權制。這種體制因為統治者集經濟政治社會大權於一身,可以無所顧忌地動用一切力量專注於某一特定工作。當年蘇聯在奧運能與美國爭霸,就是得利於中央操控的體制。上世紀九十年代蘇聯解體之後,這種「優勢」便消失了。過去蘇美爭霸的局面,今天改為中美爭霸。美國體育的優勝,勝在平時民間體育活動普遍,校際競賽活躍,凡出色的運動員,很快會被私人投資的著名體育隊伍吸收。民間的體育隊伍實際上是一種商業活動,許多著名運動員像歌星電影明星一樣,成名後身價百倍。運動可以成為一種職業,在自由經濟環境中長期生存。團隊與團隊之間經常有錦標賽,奧運在西方社會看來只不過是一場世界性最高級的錦標賽,如同奧斯卡在電影上的地位一樣。運動在美國屬於國民體育性質,它同共產國家的尖子體育完全是兩回事。共產國家沒有美國社會那種運動員自然長成、獨立生存的體制,專靠國家培養運動精英,運動員依靠國家生存,國家對運動員進行封閉式的集訓,相當嚴苛,其目的就是為國爭光。嚴格說來,這不是壯健國民身體,而是培養體育尖子。
自由世界與共產世界在體育體制的分歧,在這次奧運會上表現得相當清楚。例如,美國得八面金牌的游泳冠軍菲爾普斯不是國家挑選的泳將,而是受他的也是游泳健將姐姐影響、被私人教練看中而出頭的;中國的跳水皇后郭晶晶和吳敏霞都是國家揀選的,入國家跳水隊集訓,前者出身河北省跳水隊,後者出身上海市隊。這類例子無須多舉,中國所有男女體操的冠軍,都是國家培養的尖子。不過中國在田徑賽方面,除劉翔外,始終培養不出尖子來,這是值得研究的,或許這同中國人的體能有關。田徑特別需要體能,而這種體能往往同整個民族的生活方式有關,所以賽跑冠軍,多數是非洲裔人士,連美國的選手也一樣。
提起劉翔,又想到中國的民族性。中國人對金牌的重視遠勝過西方人,正如中國人對金錢的重視勝過西方人一樣。中國人對田徑中跨欄冠軍劉翔的期望勝過對其他各類競賽的選手,連胡錦濤也一樣,他在聖火傳遞時,是親手將第一棒交給劉翔的。劉翔在這次奧運中,幾乎一個人承擔著整個民族的期望,壓力之大,可想而知,結果他因腳傷臨陣退出,全場數萬中國觀眾,有八成也跟著退場,無數人失望到哭泣。這也算是中國社會的一種精神狀態。

管制社會秩序的特務精神

中共當局在奧運之前和期間,早己費盡心機去消滅一切它認為是不穩的因素,如驅逐上訪者和民工,監控人權人士和異議分子等等,這些都是例行工作。諷刺的是設了三個示威區,對國人來說是個陷阱,誰申請誰就人間蒸發。西方的自由西藏學生組織卻懂得繞過這個陽謀,直接爬上電桿和央視大樓,掛起大幅「西藏自由」標語,或者躺臥天安門廣場來個抗議的行為藝術,都能達到目的。無國界記者組織更妙,居然能潛入電波,在北京廣播了二十分鐘抗議中國新聞封鎖和囚禁記者的消息。
美國參議員布朗貝克早有預見,警告西方旅客說,奧運期間,北京旅館所有房間都設有竊聽器,講話要小心。英國軍情五處主管約翰遜伊文思更透露親身在北京酒店被監視的經歷,但所有外國人都想不到,北京除了酒店監聽之外,在奧運期間,居然會在全市七萬輛出租車都裝上竊聽器。
美國總統布殊給胡錦濤特別賞面,不僅出席奧運開幕式,還帶家人一起觀賞美國男藍比賽,星期天他去北京寬街教堂做禮拜,他根本不知道,真的教徒全被趕走了,坐在教堂埵P他一起做禮拜的,都是共產黨訓練過的假教徒。如此偽裝群眾,對共產黨來說是慣常手法,但小布殊絕對想不到會被愚弄到這個地步。
奧運會開幕之前的七月二十五日,北京街頭貼出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發表的佈告,稱為《關於公民和組織舉報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事項》通告,列出十二個項目,要求所有公民和組纖,如發現任何這十二類危害國家安全的情事,都要及時向北京國安局舉報,其中一項明白規定,如有外國人擅自會見對國家安全有害的中國人,老百姓都要向國安當局舉報。這等於叫老百姓當特務。通常我們說員警國家,指的是員警對老百姓監控,這種情形,在中共五十九年執政期間是常見的,現在,居然教唆老百姓去監視外國來客,將老百姓都變成特務,那就不再是員警國家,而是特務國家了。歐威爾在《一九八四》中所描寫的「隔牆有耳」,現在在中國則變成到處有耳,處處有耳。
一個國家究竟是民主還是專政,這種本質,在任何事件和情況中都會表露出來。中國有句俗語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專政國家同老鼠的性質相似,它必然是一個會打地洞的特務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