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國外密帳的癥結
◎ 金筊m

● 陳水扁國外密帳事件的爭議,在於所謂已洗之錢是否犯罪所得?查案應循法制進行,還是借此展開一場國民黨對民進黨的政治鬥爭?

馬政府傾「黨國」之力要鬥臭、鬥垮前總統陳水扁,固然藉扁家族把錢匯往國外的「醜聞」,其實目的有二。五二○之後,馬政府不只是承諾跳票、政績不彰,更嚴重的是,馬英九的民調直直落。計將安出?其次,八月三十日「台灣社」籌劃「百日怒吼」嗆馬大示威,主軸放在「主權」上,抗議馬的「傾中」政策,同時打出「民生」議題,批馬「無能」。上任僅僅三個多月,就出現大規模抗議隊伍,絕對是馬政權「壞的開始」。計將安出?馬政府適時「抖出」扁的「密帳」,不只在重挫民進黨/綠營,從而可以轉移所有媒體視聽,甚而也能救馬的焦枯。這就是為什麼非要祭出「洗錢」的大帽子安在扁頭上,不然如何能奏效?
   從事件的發展過程來看,前總統與前第一夫人利用家人帳戶匯款海外,首先爆料的是《壹週刊》,接著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洪秀柱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出示六月瑞士聯邦司法部的「極機密」文件,指控扁家「洗錢」。接著陳水扁親自跳到第一線說明,承認妻子吳淑珍將部份選舉結餘款約二千萬美金匯到海外,表示從市長到總統大選四次競選經費申報不實,「做了法律所不許可的事」。腥風血雨的鬥爭開始。

阿扁國外密帳是否洗錢?

   到底扁的國外密帳,是不是「洗錢」,這是必須先釐清的問題。依〈洗錢防制法〉規定,必須是「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的利益者」,方構得上犯罪。若而事實確如陳水扁所說,當然不符合「洗錢」的定義,最多違反〈政治獻金法〉,罰錢了事。政治獻金在台灣基本上沒有人依法誠實申報。○八年大選,馬英九、蕭萬長向監院申報的政治獻金只有六億七千七百四十萬餘元,當然是胡亂報。台大教授陳師孟公開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告訴他的秘辛,大選前李與幾位科技界大老闆餐敘,當場有兩位與會者表示他們各自拿了五億元給國民黨。試問馬蕭配的申報為什麼如此縮水?更不必說二○○○年大選,連戰與蕭萬長申報的是三億一千萬元了;時任黨主席的李登輝總統事後說「失血慘重,黨產幾乎去掉半邊天」;國民黨富可敵國,「半邊天」是多少?擔任中國國民黨「投管會」主委的「大掌櫃」劉泰英為「新瑞都案」出庭,透過律師表示國民黨是年大選花費一百二十億之鉅。劉泰英接受《非凡新聞e週刊》專訪,透露二○○○年與二○○四年兩次大選,國民黨花費高達五、六百億元,那麼,剩下的錢到哪裡去?更且,還有選舉補助款,一票三十元,數目之大,大家可以自己計算。

馬政府對扁案不顧法治的反應

   那麼如何看扁的七億?從常識層面來看,九八年選市長到○四年蟬連總統,四次選舉賸下六、七億,老實說並不多;真說「犯罪所得」,未免太小兒科了。隨手舉例。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接受媒體訪問說,二次金改後,有企業給扁家二十七億元。先不必問有沒有證據,真說貪瀆所得,如何可能只有區區六、七億。重點是,一個金改動輒二十七億,是六、七億的四倍多!再看行政院長劉兆玄公開向企業界喊話,鼓勵他們挺身當「污點證人」;法務部政務次長黃世銘更露骨表示,希望和本案有關的相關企業家能夠發揮道德勇氣,向檢調自首,政府會給予減免刑責和相關保護。行政院長與法務部次長的話透露的訊息很清楚,就是馬政府完全缺乏入扁於罪的證據,更何況不到幾天,金管會主委陳樹奉閣揆之命調查後表示,四大金改合併,行政程式完備,沒有任何瑕疵;不啻打了劉兆玄巴掌,也暴露有意攀援、羅織的政治操作。這與過去黨國「白色恐怖」有何不同?
   馬政府用各種方式明示暗指扁「洗錢」,馬英九自己在多明尼加故意用馬可仕來形容陳水扁。等到宣戰鼓聲一響,黨國機器發動,行政院長竟而不顧司法獨立,宣佈成立跨部會專案小組,由法務部長王清峰統籌召集,參加的成員包括外交部、財政部及金管局等。馬政府不畏人言的紊亂司法、行政分際,違反「偵察不公開」的戒條,難怪遭「民間司法改革會」反批。更荒唐的是前新黨主席王建怚X任院長的監察院,成立五個專案小組,投入一半的監委人力;用如此不成比例的方式打扁,連自家監委都看不下去,期期以為不可。總之,馬政府啟動黨國機器誅殺陳水扁家族已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藍綠雙方藉扁案政治角力

   問題是,台灣已然民主化,以破國之力的大陣仗進行違反以法治國的抄家滅族手法,反而激發了台灣人之怒;更何況,陳水扁的「一人」敵「一國」,鹿死誰手還未可知。這可說台灣「第三波」民主化的一場戰役。值得關注的是,陳水扁敗了,不影響綠營,相反的,馬政府如果無法證明陳水扁「洗錢」,天崩地裂最後庭園靜好,社會的反彈不說,一定引發國民黨內的另一波鬥爭。其實,陳水扁事件不只是藍綠外部角力,同時也牽引出不同政治力與政治矛盾的攻防。
   陳水扁「匯款」事件是八月十四日由立委洪秀柱揭露,然而今年元月二十八日調查局已獲得情資,次日即檢附有關檔發文給局長葉盛茂,但葉盛茂既沒有查辦,也沒有將文件呈給檢察總長。日前接受特偵組偵訊時,葉以「退休忘記」做答;現在此一公文已然消失。葉盛茂有沒有「吃案」?不是重點,重點是,當時陳水扁還是總統,極可能已獲得此一情資,從一月底到七月中旬案發,中間有五、六個月時間;陳水扁過去是海商法律師,最僂臙N是國際商務,不從事危機處理是難以相信的。馬政府固然火力全開,扁卻搶到先機。這是扁馬交鋒;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然而鬥爭更激烈、更具戲劇性的是藍營。行政院原本沒有打算用「爆料」的方式打扁,閣揆劉兆玄當然不是要故意緩辦。根據報導,當初決定「自己先查清楚」,此做法得到馬英九的同意。劉兆玄的想法據稱是「堂堂行政院握有檢調系統的虎牙,不查清楚就亂放話,不是就更被解讀為政治清算?」劉的「低週」卻引發國民黨內鷹派的不滿,最後在《壹週刊》出現的內幕,有可能出於調查局?但是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忙著把「黑材料」丟給上電視Call-in節目的藍調名嘴,沒人敢接,又找了TVBS政論節目主持人,擔心有「洩密」之虞而不果,最後才找上不分區立委洪秀柱。五二○後,行政部門與黨組織的杆格,在此又得印證。行政院是在黨內鷹派壓力下才大張旗鼓,老實說,到底誰的做法比較合轍、成功?答案也不難料。
   最後就是民進黨內的「擁扁」與「反扁」之爭了。要不要參加台灣社主辦的「八三○遊行」已是爭議,在民間「反動員」之下,黨主席蔡英文同意支持。等到扁事件發生,黨內傳出與扁切割的聲音,「延後」或「停辦」遊行之聲遍傳,中常會內激辯之後,支持的一方挾民間的高支持度過關,維持原議。究竟要如何正確對待陳水扁?黨內的「挺—反」之爭,並未稍減。
   八三○遂而成為指標。原本「嗆馬」的遊行,形移勢轉下終而免不了成為「挺扁」與否的大會串,從而可知台灣政局的詭譎多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