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優勢遭到挑戰
曹長青

● 美國這次總統大選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平庸,而民主黨的奧巴馬「極左」則更糟,於是雙方民調不差上下,直到阿拉斯加州女州長佩林成為麥凱恩的副手,麥的平庸才鍍上一層光彩,增加了共和黨勝算的機會。


●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和他的競選搭擋佩林。

對十一月四日的美國總統大選,目前兩黨都使足力氣,做最後衝刺。從政黨角度來說,優勢在民主黨一邊,因共和黨的布殊總統已做了兩屆八年,有執政包袱。在內政的主項經濟上,由於房貸危機,美國經濟出現較大滑坡;在外交的主項伊拉克戰爭上,因左派媒體的負面渲染,多數美國人已不支持伊戰。布殊總統的支持率一路下滑,「換黨做」成為大眾的心理趨勢。但從總統人選角度,民主黨則不樂觀,雖然共和黨的麥凱恩比較「平庸」,但民主黨的奧巴馬則是「更糟」。因而美國這場大選,實際是在「平庸」和「更糟」之間選擇。


少數人偏愛多數民眾不信任


我們首先談奧巴馬的「更糟」,它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首先是他的「極左」:對外,反對伊拉克戰爭,主張立即撤軍,對邪惡缺乏認知;對內,有九十次主張增稅的參議員記錄。這種極左,完全不符合美國自越戰後保守主義回潮的國情。


越戰期間,左傾思潮在美國達到高潮,然後就一路下滑,保守主義回升。這從越戰高潮的一九六九年至今的四十年中,民主黨只主掌白宮十二年(卡特、克林頓),而共和黨主掌二十八年(尼克松、福特、里根、布殊父子)的長短比例就可看出,多數美國民眾傾向保守主義。民主黨的卡特當年能勝選,主要因為共和黨提名的福特太平庸。當年在福特被提名的保守黨大會上,後來當了總統的里根發表演講,受到萬眾歡呼,代表們當時就感覺他們選錯了人,結果福特敗給卡特。克林頓能當選,主要因德州富豪佩洛出來獨立參選(拿了百分之十九選票),分了共和黨的票,因佩洛是絕對自由經濟主義者(更右)。克林頓能連任,在於他走中間路線,簽署了削減福利法案,拋棄了左派熱衷的高福利政策。這種左翼向自由經濟靠攏,在國際上也是明顯趨勢;像英國左翼工黨,前首相布萊爾也是走中間路線(即體面地向右派理念靠攏)而贏得了大選。但上次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卻推出「極左」的參議員凱瑞,結果布殊獲壓倒性勝利,贏得選舉人票、全國人頭票、多數州長、還有參眾兩院,被稱為贏得「五項全能」;這次民主黨推出比凱瑞更左的奧巴馬,可想而知其結果。《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科恩(Richard Cohen)說,民主黨推出了一個少數人偏愛、多數民眾不信任的總統候選人;而這種事已經發生過(指凱瑞)。


有列寧式煽動力的「陌生者」


二是奧巴馬資歷太淺。他只是第一屆聯邦參議員,沒有當選過州長、市長,甚至連個大公司都沒管理過,內政和外交經驗都缺乏。民主黨的上兩屆總統都有行政經驗:卡特當過四年喬治亞州長,以改革著名;克林頓當過十二年阿肯色州長,更有不少政績。奧巴馬則可能是美國有史以來資歷最淺的總統提名人,簡歷都不到半頁紙。知名的《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克瑞漢默(Charles Krauthammer)稱他是「虛榮的厚顏」,質問「奧巴馬有過什麼學術成果?寫過哪篇讓人記住的文章?」「奧巴馬有才華,可大部分都用在編織和x述他自己的一生。沒有事件,沒有信念,沒有制度,只有他自己。」對於美國人來說,他是「完全的陌生者」。
三是他擅長大話,並有機會主義者的見風使舵。奧巴馬在群眾大會講話,具有列寧式的煽動力,喜歡講一些「大詞」,矇那些普通人,例如變革、希望、創造等等。有評論家說,聽他講話,有一種歷史感,好像原來很平常的個人,一下子成為創造歷史的關鍵一份子。在十月革命時聽列寧演講的人,也是這種感覺,在熱血沸騰中,衝動出攻打冬宮的激情和勇氣。但這種「大詞」演講,千篇一律,連左派媒體都開始厭倦。對奧巴馬的提名演說,《華盛頓郵報》發表社論,題目是〈老調重彈〉。現在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認識到,他們要選的是一位有能力領導國家的總統,而不是演講冠軍。何況奧巴馬的演講,主要是靠字幕機,他只不過是有些表演才能;在脫稿辯論和對談時,他原來的滔滔不絕就「頓失滔滔」,還經常結巴。另外他有典型政客心理,看民調、風向而變換立場。例如他一直主張立即從伊拉克撤軍,一看民調不那麼支持,就改口。俄軍入侵格魯吉亞(喬治亞)時,他第一時間表態說兩國各有責任;第二天看情形不對,改口交聯合國處理;在被指出俄在安理會有否決權後,第三天才按共和黨的麥凱恩調子,譴責克里姆林宮。難怪他被對手陣營挖苦說,下次發生國際危機,他應該先給麥凱恩打電話,請教該怎麼表態。


奧巴馬的朋友極端敵視美國


四是他有多位朋友是極端反美份子,他可能深受影響。七十年代曾用炸彈攻擊美國國會大廈、五角大樓等、被稱為「美國紅軍」的著名反美份子艾爾斯(William Ayers),就是奧巴馬的朋友。據媒體廣告,九十年代奧巴馬準備參選伊利諾州參議員時,就是在艾爾斯家決定的,奧巴馬還接受了他的競選捐款。他們還曾在一個機構共事過三年。


被稱為奧巴馬私人教師的戴維斯(Frank Davis),美國《時代》週刊說,是著名的政治活躍份子、美國共產黨黨員,奧巴馬早年在夏威夷就成為他的弟子。戴維斯教導奧巴馬,要改變白人的專制統治。美國《準確媒體》(AIM)在題為〈奧巴馬的共產主義老師〉一文中說,戴維斯要把他塑造成一個共產主義思想的黑人領袖。奧巴馬在自傳中提到戴維斯時,仍情同父子,說「每次想到他,都令我會心微笑,想到我母親那一代人的共同信念。」《時代》週刊說,奧巴馬每當有需要時仍會找這位老人徵求意見。


在過去二十年中,奧巴馬受到的最大影響來自他教會的牧師賴特(Jeremiah Wright)。賴特是極端的黑人種族主義份子,以反美宣傳著稱。九一一美國遭恐怖襲擊後,賴特佈道時說﹕「這是美國自作自受!」並說愛滋病是美國政府為了種族滅絕黑人而發明的,毒品也是美國政府故意給黑人的,是要殘害黑人。他甚至在教會高喊「上帝詛咒美國!」


奧巴馬和這個瘋狂的黑人牧師保持了二十年情同父子的友誼。賴特是奧巴馬的證婚人,並主持了奧巴馬兩個女兒的受洗,被視為是奧巴馬的「精神導師」。在賴特的反美言論遭到廣泛批評之後,奧巴馬還公開說,「對我來說,他宛若我家的一個成員。我無法不認他,就如我無法不認我黑人社區的同胞一樣」。後來看到實在影響選情,才宣佈跟他「斷交」。但二十年的「近墨者黑」可能不是那麼容易漂白的。他和那麼多極端敵視美國的人關係密切,足以說明他本人對美國的態度。美國民眾會選出一個不熱愛、甚至可能是相當反美的人當總統嗎?


黑人總統只可能出自共和黨


五是黑人因素。這次如果奧巴馬落選,可能全球左派,包括那些沒有新聞自由的專制國家,都會大力渲染美國仍種族歧視,黑人無法政治出頭。但實際上,美國近年多次民調,絕大多數美國人都認為能接受黑人總統,只要優秀而已。但第一位美國黑人總統,最大可能是出自推崇保守主義價值的共和黨,而不是民主黨。比方說,如果這次是黑人前國務卿、共和黨的鮑威爾出來參選,就有可能成為第一位黑人總統,因為他不僅會得到共和黨選民的支持,還會得到黑人的絕對支持(很多黑人只認膚色,不管其他),也會贏得很多中間選民。而左翼民主黨的候選人,尤其是像奧巴馬這種「極左」,則可能性不大。因為極端左傾,共和黨選民完全不能接受,也嚇跑中間選民。而在民主黨內,這次又由於很多人同情、支持以微弱票數黨內敗選的前第一夫人希拉莉,而會不投奧巴馬。所以奧巴馬的「總統夢」就很可能是黃粱一夢。當然「黑人因素」不會完全沒有,但它不是出於對膚色的反感,更多是對黑人的犯罪率高等各種問題有一種反感,而不認同黑人候選人。這實質上是對一種文化和價值取向的否定,而不是對一種膚色的否定。


既然奧巴馬有這麼多不利因素,那對手麥凱恩不是「躺著選」都能贏了嗎?但恰恰這次共和黨的總統提名人是個平庸之輩。麥凱恩的主要資本是打過越戰,做戰俘時很堅強,拒絕越共的勸降釋放等誘惑,在監獄被酷刑折磨仍硬挺過來。奧巴馬在演講時可揮臂高呼,但麥凱恩不能,因他的手臂無法舉過肩膀,當年被越共打得骨折。這次麥凱恩的競選口號是「國家第一」,就是想凸顯他曾服務國家的功績。但「國家第一」這種口號,完全是甘迺迪、約翰遜等左派的國家群體主義口號,由此也可看出麥凱恩對「個體主義」(individualism)的自由價值沒有真正信奉。也因為如此,他在國內政策上,多次從市場經濟的保守主義理念脫軌,例如他曾反對減稅,在阻止非法移民上也不堅定,還附和左派的什麼全球過暖的調子喊環保。同時他也沒有當選過任何市長、州長等,也是缺乏內政管理經驗,只有幾十年的國會投票記錄,而且有些是跟左翼民主黨妥協,做一些跟本黨異議的舉動。


佩林給麥凱恩的平庸鍍上一片光芒


正因為這些原因,他成為共和黨總統提名人後,美國不少重要的保守派評論家都不支持他,甚至還有人出面發動「反對麥凱恩運動」,他們說,我們寧可失去白宮,也不可失去原則。再加上他已七十二歲,如當選,將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高齡的總統。奧巴馬面對字幕機,演講自如,而麥凱恩太老了,不適應字幕機,只能看稿演講,而是相當拙笨。他在提名大會上的壓軸演講,可謂自美國最愚蠢總統卡特以來最糟糕的演講。這也是雖然奧巴馬有那麼多「更糟」因素,麥凱恩的選情一直沒有起色的主要原因。直到選了阿拉斯加州的女州長佩林當副手,共和黨才士氣大振,因為佩林全方位符合了共和黨保守派選民的期待,她反對增稅,反對全球過熱的假說,強力主張開採阿拉斯加等美國本土石油,支持伊拉克戰爭,反對墮胎(堅持生下殘障孩子)等。很多保守派對麥凱恩這一票實在投不下去,但更不可能投給奧巴馬;佩林的出現,等於是給麥凱恩的平庸鍍上了一片光芒。她很優秀,卻也並不是什麼超人,但她給了保守派一個理由來支持麥凱恩。


於是美國的總統大選,就出現了雙方民調不差上下、難解難分的局面。但如果不出意外,美國人還是會在「兩『糟』之間選其輕」,麥凱恩當選。雖然有人強調多數美國人不支持伊拉克戰爭,但在越戰時,也是多數美國人反對越戰,但當時的共和黨籍的尼克森總統,仍能連任,並且是大贏(贏了五十州中的四十九州)。這次大選,也不排除這種局面的重演。另外,民主黨目前在參眾兩院都是多數,在美國歷史上,一個黨在中期大選拿下參眾兩院,然後兩年後再贏得白宮的,上次是一九二○年,這種機率可能是百年一次。而一個黨輸掉了參院或眾院,或參眾兩院(一九四六,一九五四,一九八六,一九九四),兩年後都贏回了白宮。這主要因為美國人希望兩黨政治平衡,掌國會的,就不要再拿白宮,相互制約,保持政治健康。如果這是個規律,那麼共和黨的麥凱恩勝算機會就更大了。


二○○八年九月二十日於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