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萬美金從何而來?
許 行

 

● 陳水扁因涉嫌貪污受賄被拘押審查,究竟其貪案真實情況如何?其案又是如何被揭露出來?

兩年前的秋天,台灣百萬「紅衫軍」在老革命志士施明德帶領下聚集在台北凱達格蘭大道和火車站,又進行和平的環城示威,為的是反對阿扁貪污,要他下台,整個「紅衫軍」的抗議行動在全台灣持續了三十一天,阿扁始終無動於衷,仍舊賴著不肯下台,一定要撐到總統任期屆滿;他顯然是期盼民進黨的謝長廷在總統競選中取勝,他便可以得到庇護,渡過難關。但他沒有想到,正是因為他的貪污醜聞才使謝長廷一敗塗地,無法「逆轉勝」,終於使他自己淪落到今天的下場。

阿扁家族海外存款曝光是案發關鍵

   兩年前,大家所知阿扁貪污的真情實況,遠沒有今天這麼多。當時只知道「一妻二秘三師四親家」,也就是說:第一夫人炒股、貪機要費、收受太平洋SOGO崇光百貨公司禮券;總統府秘書長陳哲男涉及司法黃牛案、高雄捷運外勞案、赤崁公司股票買賣案;他的總統府辦公室主任馬永成關係到華南董座案和台開聯貸案;律師林志豪、醫師黃芳彥、會計師張北順,都有涉案;以及他的親家夫婦、女婿及女婿弟婦從事台開股票內線交易等等。這些案子都還沒有直接牽涉到陳水扁本人的貪污。自從他下台之後,更大的罪案便逐漸暴露出來。

   先是二○○六年十二月五日,艾格蒙國際洗錢防制聯盟盯上阿扁家族在澤西島和新加坡有巨額帳戶的情資,要台灣協助調查,這一公文由台灣調查局局長葉盛茂收取,他竟將此事隱瞞,利用例行晉見總統的機會,將此一公文和情資直接交了給陳水扁。今年一月七日,瑞士聯邦檢察署頒布法令,查封BOUCHON 有限公司和 GALAHAD 管理公司財產,進行調查,這兩間公司都是陳水扁兒子陳致中和媳婦黃睿靚開設的紙上公司。一月二十九日,國際洗錢防制聯盟又向台灣調查局通報,扁家在開曼群島有巨額帳戶,台灣調查局屬下的洗錢防制中心主任周有義和承辦人商量,認為總統大選臨近,時機敏感,不宜洩露,又將此通報隱瞞。

   據台北地檢署後來偵查葉盛茂案時透露,地檢署懷疑,阿扁在得悉二○○六年十二月五日的艾格蒙情資後,於二○○七年二月及五月將錢從新加坡吳景茂(第一夫人吳淑珍親哥哥)帳戶轉匯到瑞士美林銀行扁子陳致中夫婦倆的兩個紙上公司戶口。

   但從各方面傳媒透露的跡象看來,在此期間,陳致中夫婦數度出國,就是要在開曼設立紙上公司,然後將存在新加坡美林銀行的錢搬入瑞士美林銀行這兩個紙上公司的戶口。同在這個時候,陳水扁便將台灣駐瑞士的代表人,改派他的親信劉寬平,而劉寬平正是後來拖延瑞士聯邦檢察署徹查陳致中紙上公司公函的經手人。

   今年八月十二日,台北地檢署派檢察官慶啟人赴瑞士查案,阿扁知道這一海外洗錢的案子再也過不了關,便於八月十五日公開承認做了有違法律的事,宣佈他夫婦倆正式退出民進黨,與黨割切,免得連累黨的聲譽。同在這一天,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也宣布開除陳致中和黃睿靚黨籍;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則率領全體中常委向全國民眾鞠躬致歉。

偵查羈押是訴訟程式的必需

   瑞士美林銀行透露,陳致中夫婦以 BOUCHON(有人稱它為寶昌)有限公司開設的兩個帳戶共有三千一百零八萬美元,相等於十億台幣,這些錢從哪裡來?阿扁說這是選舉結餘,扁夫人吳淑珍說是選舉結餘加上她的娘家嫁妝和私蓄。一月選舉結餘顯然不成理由,哪有近十億的結餘?如果真是結餘,為甚麼不撥給民進黨,反而對黨隱瞞,偷偷地轉到海外,以吳淑珍哥哥吳景茂名義先存入新加坡美林銀行,然後又轉匯到瑞士美林銀行,改入陳致中夫婦名下?

   自從海外洗錢案曝光之後,阿扁其他許多貪污案也跟著暴露了。迄今已知的,有「竹科龍潭購地案」、「南港展覽館招標案」、「三大金控匯款案」、「機密外交贈款案」、「SOGO 經營轉移案」等等。要將這些大案一一偵查清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尤其在涉案者互相串證的情形下,要釐清事實,蒐取人證和物證,勢必有難度。現在民進黨有人指責偵查機關未判先押,違反人權,屬於司法不公,這是不明或有意歪曲訴訟程式。所有刑事訴訟,其程式必須先經檢察機關偵查,然後才能起訴。依照中華民國刑事訴訟法規定,在偵審期間,檢察機構認為有必要羈押涉案者,經法官判准,便可羈押。現在台灣檢察機關因偵查阿扁貪污案將涉案者羈押的先後有九人之多,其目的就是防止串證,便利取證,當然,這類羈押是有期限的,在偵查案中不得超過二個月。正因為有了偵查羈押,現在偵查機關才能逐漸對竹科案、南港案進行釐清,從中發掘許多新的事實。

竹科案和南港案事實基本確實

   所謂竹科案,即「竹科龍潭購地案」的簡稱。竹科是指新竹科學園,龍潭就是辜家達裕公司在桃園縣龍潭鄉的工業區。達裕公司原是辜振甫家族和辜濂松家族各半的企業,幾經轉折,由辜振甫之子、現任台泥董事長辜成允負責。因為達裕財務困難,辜成允便設法將龍潭土地出售。據辜成允十一月十四日向特偵組自白說:二○○四年,他透過辜仲諒和陳水扁搭上線,在行政院全力配合下,由竹科收購了龍潭土地,為此,辜家透過蔡銘哲帳戶,匯了四億元到扁家海外帳戶。

   但十一月十五日特偵組到陳府向吳淑珍偵查時,吳只承認收到辜家兩億元政治獻金,其餘的錢都被蔡銘哲打著她的名義給暗槓朋分了。而蔡銘哲則說,有一億元是受吳淑珍指示換成現金直接搬到官邸的,另一億之中,七千萬元由蔡美利、蔡銘哲、蔡銘傑三姊弟均分,另有三千萬元給了竹科管理局局長李界木。這真叫做黑吃黑,蔡銘哲竟敢於在扁家的污水中乘機撈一把,怪不得吳淑珍氣得說要殺死蔡銘哲。(台灣是民主法治的社會,吳淑珍又不是皇后,怎能一開口就要殺人,這算是甚麼意識?!)

   而特偵組根據他們所掌握的資料,查出辜成允和辜仲諒兩家為出售龍潭土地,共匯款六億元入扁家帳戶,其中兩億可能是由辜仲諒埋單。

   究竟「竹科龍潭購地案」確實的贓款是多少?進入扁家的又有多少?我們還需等待偵查組最後偵查的結果以及未來法院的判案。但起碼我們可以了解到,這是一筆數目不小的鉅款,它自然要引起國際防洗錢組織的注意。

「政治獻金」有法律明文規定


   在竹科案中,辜成允說他付的四億元是傭金,這是他替自已行賄的行為辯護,因為行賄也是有罪的。吳淑珍說這不是貪贓,而是政治獻金,好像贓款貼上「政治獻金」的標籤便光彩了。她實在強詞奪理。政治獻金在台灣是有法律規定的。台灣最早的《政治獻金法》是二○○四年四月二日在陳水扁任內訂立的,它於二○○八年七月十八日在馬英九任內經過修正,稱為「修正《政治獻金法》」。該法明白規定:總統要參選連任,其接受政治獻金的日期自他任滿前一年起至選舉投票前一日為止;捐獻的金額,如屬營利事業的,不得超過新台幣三百萬元;收受捐獻的政黨或個人,必須在金融機構開立專戶,受監察院監管,要向監察院指定的機構申請,獲得許可後,才能存入用支票支付的獻金;選舉結束後,多餘的捐獻要返還給捐獻者或在兩個月內繳交國庫。吳淑珍亂講政治獻金,簡直不懂政治獻金是怎麼回事;況且陳水扁於二○○四年連任之後,根本沒有資格再參選,怎麼還有政治獻金?

   除了竹科案之外,「南港展覽館案」也基本上已經清楚。該館是一新建的招標工程,得標者力拓營造是力麒公司旗下的公司。力麒董事長郭銓慶在台北地檢處已經招供,承認他匯了九千萬元給吳淑珍胞兄吳景茂在海外的帳戶。這筆贓款,吳淑珍是再也抵賴不了的。

   光是竹科案和南港案,扁家所得可能近六億九千萬台幣,約相等於二千三百萬美元。這數目同瑞士美林銀行凍結的三千一百零八萬美元尚有差距,還要等待其他尚未偵查案子的結果。據傳說,陳水扁家族除了瑞士存款外,在日本另有帳戶,在美國另有產業。國民黨揭弊立委邱毅估計,阿扁家族在海外密帳可能高達十多億至二十億。這要等待檢察機關繼續偵查,才能揭曉。

懲治貪污不能說是政治迫害

   無論如何,阿扁的貪污行為是確定了的。貪五億是貪,貪十億也是貪,只是金額多少問題。但阿扁這個人真會玩弄政治手腕,明明是自已貪污,反責怪檢察機關對他的偵查,說這是馬英九為了討好北京,對他進行政治迫害。更離譜的是,居然會有一批阿扁擁躉跟著阿扁的法螺起舞,舉行示威,高喊反迫害,要求阿扁加油;加什麼油?難道覺得阿扁現在所貪的還不夠多,要他再貪多點?在有擁躉示威的情況下,阿扁居然自以為是反迫害的英雄,在獄中進行絕食,而阿扁的一批舊日重臣如游鍚憛B張俊宏、陳唐山、姚嘉文等,正在策劃一波波的聲援晚會,名曰「聲援主權、民主、人權、公義」,實則聲援阿扁,將阿扁當作主權、民主、人權、公義的化身。一個貪污嫌疑犯,怎能將他提升到民主人權和公義的高位。如此是非顛倒,黑白不分,實在令人唏噓!

   對馬英九施政的不滿是一回事,但總不能將對馬英九的不滿轉變成為挺扁運動;挺一個大貪污的卸任總統,在民主歷史上是要受譴責的。凡事必須面對真實,不要為了黨派之爭將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成黑的,這是做人的起碼誠信,也是政黨的起碼誠信。民主社會的政黨政治,必然有一方執政,另一方在野,這是政黨輪替的必然結果。不要一落台就發野,今天鼓動鬥這樣,明天鼓動鬥那樣,挑起社會仇恨。在這一方面,美國的兩黨政治是值得學習的。執政黨固然要有風度,在野黨也要有在野的風度。在野黨的職責在於監督執政黨,不是馬上要鬥倒執政黨,因此要多在施政方針方面提出批評意見和建議,不要整天想到發動群眾,從事街頭鬥爭。

祛除恐共病不要自我封閉

   馬英九政府屬下的陸委會和大陸海基會簽訂三通協定,是無可非議的事,這怎能說是出賣台灣主權?陳水扁執政時不也是主張與大陸三通的嗎?除非民進黨認為決不與大陸交往,實行台灣自我封閉,否則怎能拒絕與大陸通航、通郵、發展旅遊、交換學生?

   不要懼怕與大陸人來往,大陸上絕大多數人民是反對獨裁、羨慕民主的,即使是當官的,也有不少人在心裡不一定真的擁護獨裁,只是坐在官那個位置上便身不由己。台灣民間和民進黨應該袪除恐共病,儘量利用各種交往機會,用事實,用行為向大陸人彰顯出民主和自由的可貴,爭取他們認同,促使大陸民主化勢力抬頭。這方面的事馬英九政府不會做,國民黨老一代不敢做,但台灣民進黨和民間應該衝破阻力去做;在野黨和民間做了,迫使大陸官方讓步妥協。總而言之一句話,推進大陸民主化,才是台灣安全的真正保證;台灣自我封閉,是死路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