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兩股力量在拔河
金筊m

 

● 一邊是國共聯手的中國,一邊是堅持住民自鴘漸x灣。是台灣人譜寫歷史還是中國史吃掉台灣史?台灣人在做,全世界在看。

用「手銬」把做了八年總統的陳水扁押入大牢,不僅實質上否定了民進黨八年的執政,也象徵性的在「本土政權」的額頭劃上「紅字」;馬英九自言的「兇狠」一面,果然完全顯露。將陳水扁釘在「貪腐」的恥辱柱上,同時也就將陳水扁的「台獨」路線打入九地之下;中國國民黨及屬下的藍調媒體因此把所有「挺扁」的戴上「挺貪腐」的帽子,從鬥爭手法來講,不能說不成功。到今天,民進黨從黨中央到主席蔡英文都急著和扁「切割」,連APEC都把「貪腐定罪」列入領袖宣言,就知道其厲害了。

\
美國在台協會楊甦棣談阿扁案

就因為無端的羈押扁,又刻意的使用「手銬」,反而落實了司法充當政治工具的抨擊。誠如「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楊甦棣在記者會中所強調的:「台灣的司法體制和美國一樣,除非證明有罪,否則任何人在法律之前都是無辜的、清白的。」陳水扁還沒有被起訴,當然沒有定罪,為什麼非要羈押不可?

根據藍調的《中國時報》十一月十三日報導,在十二日聲押庭中,法官當庭表明心證,質疑羈押前總統陳水扁證據力不足,明白的質問檢方說:「這幾個人〔指陳鎮慧、林德訓、馬永成等人〕的筆錄,還沒有辦法咬上陳水扁,怎麼可以說他犯罪嫌疑重大,需要羈押?」就國務機要費案、龍潭案、力麒案,檢方在偵訊扁時,雖將「扁珍〔前第一夫人吳淑珍〕混在一起」詰問,但法官說,「看筆錄也沒有指涉陳水扁」。至於「國務機要費」,法官也當庭表明:「國務機要費和特別費一樣,所有首長都有,總統不可能沒有」,而且馬英九的「特別費」案已經判決確定,法官認為「沒有必要不尊重這個判決」;依馬案之例陳水扁當然可以過關。最後檢方以「串供」當理由,然而「九個關係人已收押,如何可能串供?」檢方再提出「龍潭購地案中,時任行政院長的游錫斲晱摯趕T」,但負責當時業務的相關主管都已完成口供,法官當場問道:「為何不傳游?」

可見聲押陳水扁理由不足,更叫人出奇的是,法官最後准許「聲押」。到底有沒有政治力介入?老實說,十分耐人尋味。更且,游錫摰犮籉甈F院長,主其事的是副院長林信義,據說林已上天入地的被查了好幾輪。扁收押後,「特偵組」終於偵訊游錫憛F游的口徑與林信義一致,表示總統府沒有涉入,一切合法、透明。


馬英九親自指揮捉扁銬扁

「龍潭案」因為事主辜家已經和盤托出內情,到底有沒有賄賂之事,當然要看證據,司法調查是不是不公?也值得關注。重點是,聲押庭的法官已看完全部筆錄,認為牽扯不上扁,聲押的理由奇怪又牽強,卻聲押成功,這是疑竇之一。其次,為什麼要戴上「手銬」不可?陳水扁在拘留所絕食送醫,沒有上銬的躺在擔架上,可見不是非銬不可,那麼上銬的政治目的,就愈發的明顯。根據《新聞週刊》(Newsweek)的文章〈戲劇性逮捕陳水扁總統的政治效應〉(○八年十一月十二日),結尾中寫道:「大陸政府已大張旗鼓的報導兩岸三通,另一個兩邊雙贏的,就是陳水扁被逮,雙方都有一定程度的滿意。北京嫉視他〔陳水扁〕在一九七○到八○年代推動台灣獨立的背景,『陳水扁戴上手銬』的頭版大標出現在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而廣為流傳。」可見「手銬」陳水扁,不只是馬英九威嚇台灣本土派支持者,更是向中國表功。

從這個角度出發,才能夠瞭解為什麼海基會會長陳雲林來,馬英九要南北調動七千名員警,陳雲林所到之處形同戒嚴,不讓民眾越雷池一步。海基會副會長張銘清在台南遭到民眾沿路「嗆聲」而至摔跤;馬備受壓力,榮譽主席連戰公開指責馬保護不力,中國也嚴詞警告。根據《壹週刊》獨家報導,馬英九特別在總統府召集會議,親任主席,可見令由府出,更值得觀察的是,國安局總其事;國安局隸屬總統府,馬英九絕對是最高指揮。

陳雲林訪台成不成功?延宕多時的四項協議包括直航、通郵、通航的簽訂,當然是成就,但一如《新聞週刊》上文所說,「大多數協定的細節,在陳水扁和民進黨執政時已進行談判,最終沒有達成,是出於陳先生不接受中國北京『一個中國』的要求。」,確實,二○○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國國務院公開向陳水扁喊話:只要承認「一個中國原則」,承認「九二共識」,什麼都可以談。陳雲林之所以能夠來台,能夠簽訂協議,正是馬願意伏低作小的承認「九二共識」;透過「馬陳會」露了馬腳。

國民黨副秘書長吳敦義訪港時揭密說,「馬陳會」(「陳馬會」)事前雙方曾做出多個安排,國民黨有上、中、下三策;上策是陳稱馬為總統,中策是由司儀宣佈「總統蒞臨」然後用「馬總統」與「陳會長」當介紹辭,最下策就是以「你」互稱。十一月六日,馬英九跳開總統府,特意在「台北賓館」會陳,已是自居下流了,七分鐘會面,匆匆結束,陳雲林沒有稱「總統」,連「先生」也出不了口,最後只哼了一下,「你」字都發音不完整。


馬濫權引發流血衝突學生抗議

之前抗議陳雲林的綠營支持者成功的把陳封在晶華飯店達八個小時,因為馬英九棄甲曳兵,自我矮化到不顧體統,十一月六日的圍堵終於引爆圓山流血大衝突。國民黨固然成功的把主導遊行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打成「暴力小英」,然而,馬英九放縱警察用暴烈手段侵犯了基本人權,甚至跨越法治國的界限,使台灣倒退到兩蔣時代的戒嚴體制。難怪有評論家指出台灣進入「新戒嚴時期」,是「沒有『戒嚴法』的『戒嚴狀態』」:警方強行進入圓山飯店的客房,非法沒收抗議陳雲林的布條;陳雲林受邀在國賓飯店,飯店門口擠滿抗議群眾,附近唱片店適時播放〈台灣之歌〉,警察沒有搜索證,大舉入侵,且拉下鐵門。台灣人民尤其生氣的是,警察公然取締青天白日旗,卻讓五星旗飄揚,而且暴力攻擊立委、市議員到掛彩,更別論市井小民了。

馬英九的違法濫權,終於引發了大學生的抗議,他們組成「野草莓」靜坐示威,要求馬英九道歉外,進而要求修改〈集會遊行法〉。重點是,馬的作為醞釀了學生運動。這還不是唯一的後效,陳水扁被馬政府用司法追殺時,二十一位著名的學者專家包括賓州大學的林蔚(A. Waldron)、Monash大學的Bruce Jacobs、Miami大學的June T. Dreyer,尤其是前《遠東經濟評論》的駐台北記者Julian Baunm等人發表了公開信,指控馬政府違反司法程式正義和人身保護狀的法律規定、檢察官選擇性洩露資訊給新聞界、「新聞審判」違反基本司法準則,造成「國民黨政府正運用司法系統清算前民進黨政府官員」的看法。戒嚴時即關注台灣人權的哈佛教授孔榮傑||也是馬的老師||在《南華早報》發表︿結與劫:為了兩岸關係不惜犧牲台灣公正自由﹀(Ties that Blind: lmproved cross-strait relations appear to have come at a cost to some civil liberties in Taiwan),題目即內容,一看即知。最後連白宮也在例行記者會中重申楊甦棣的批評,「切盼司法過程透明、公平及公正」。更不必說國際有名的「自由之家」、「國際記協」、法國的「國際人權聯盟組織」及「國際特赦組織」的嚴重譴責了。

台灣正在撕裂中,兩股力量在拔河,一邊是國共聯手的中國、一邊是堅持「住民自決」的台灣,是台灣人譜寫的歷史繼續還是中國史吃掉台灣史?命運女神正做出決定,台灣人也做出決定!

二○○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