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出現新「毛黨」
裴毅然

 

● 今年初大陸出現一個新政黨「中國毛澤東主義共產黨」,號召人民起來推翻當今修正主義反動統治集團。荒誕的是還要求擁戴毛的白痴重孫毛新宇。

世界經濟危機的蔓延,社會各種矛盾聚集,大陸毛派再次活躍起來。在毛死後三十二年,「中國毛澤東主義共產黨」用互聯網張貼與街頭傳單的方式,發佈了一份〈告全國人民書〉。該書使用文革式極端語言,激烈批判鄧小平及其後任三十年改革開放政策,同時譴責自由知識份子試圖用〈零八憲章〉分裂中國,主旨是只有他們「毛澤東主義共產黨」才能救中國,才是全國人民利益的真正代表。


毛黨背景與毛孫新宇當主席?


該毛黨與其他極左派一樣,用「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敦促人們懷念毛澤東與毛時代,〈告全國人民書〉號召中國百姓起來推翻把持當今中共領導權的「修正主義反動統治集團」。
雖然近年民間左風頻颳左論頻出,諸如無限懷念毛時代云云,但「中國毛黨」的出現,從思想到組織,當然是值得朝野關注的「階級鬥爭新動向」。對於這個毛黨的背景,一時似乎還不清楚,有人揣測其組織者為毛時代當權者,而今淪為「非既得利益者」。還有人猜測,這是一些對市場經濟不滿意的底層人物。再一種猜測:可能是一些對毛時代並不真正了解的憤青,出於無法容忍目前的貧富懸殊與廣泛化貪腐。


據二○○六年世界銀行報告,中國百分之零點四的人掌握了百分之七十的國家財富,美國是百分之五的人掌握了百分之六十的國家財富,中國的財富集中度世界第一。真沒想到,一個二十年前還在聲嘶力竭呼喊「防止兩極分化」的國家,如今已是全球兩極分化最嚴重的國家。二○○八年,經濟糾紛引發的二十人以上群體事件十二萬起。有專家說,星火遍地,中國的兩極分化到了非解決不可的時候。總之,經濟形勢是毛潮洶湧的社會背景。


近日,在漢族網、環球網論壇、海外博訊、RFA中國博客網等多家網站,先後刊出奇文《團結在毛新宇主席周圍,為奪回人民的江山奮勇前進》,作者王均甫。用Google搜索,方知道王均甫乃「晶牛澤東思想研究會」副秘書長(編按:晶牛是一家企業集團名,晶牛毛澤東思想研究會由其資助)。


這些年,烏有之鄉、毛澤東旗幟網、祖國網等毛左網站,以及海外「文革研究網」等雖一再為毛歌功頌德,叫囂為文革翻案,極力攻擊鄧小平以來的改革開放路線,包括對鄧進行人身攻擊,但公開呼籲「團結在毛新宇主席周圍」還是第一次。只是以「皇孫」繼承皇位,一下子就暴露毛派屁股上的封建臀章,且不說這位「皇孫」素質能否達到「主席」水準。


在王均甫看來,只有毛時代的「江山」才是人民的。鄧矮子以後,「江山」便被人民的敵人奪走了。有人詰問:如果江山真被「人民」奪回,怎麼不是由「人民」決定重新團結在誰的周圍,怎麼預先就宣佈必須「團結在毛新宇主席周圍」?這江山莫非還是他毛家的?


嚴家祺等學者分析懷毛思潮


前中國社科院政治所長、現居紐約的嚴家祺先生,接受BBC「中國叢談」採訪,分析上述現象,指出兩個原因。第一,通常情況下,公眾在國家經濟困難或崩潰時,都會懷念前朝,包括其實更糟糕的專制時代,如前蘇聯解體後最初困難的那幾年,民不聊生,俄國民眾就懷念蘇共。但如今中國經濟發展迅速,為什麼也會產生這樣的現象?這就是與第二個原因相關。第二,現任中共領導胡錦濤雖然堅持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但在政治上並未繼承鄧小平「有限非毛化」,這就為懷毛思潮的抬頭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嚴家祺認為胡溫政權對這股懷毛思潮束手無策,因為胡錦濤一直在提倡有限回到毛時代,所以他很難解決這個問題,即以胡目前設定的邏輯,很難對付「同向」的懷毛思潮。不過,設若真想回擊這股懷毛逆潮,現政府只有狠下決心,把非毛化、非鄧化提上議事日程,對毛鄧作全面正確的評析,為倡議民主的前中國領導人胡耀邦、趙紫陽平反,為六四翻案,以及放鬆對維權運動的壓制和讓各種言論自由發表。只有在這樣的政治情況下才能解決問題,如果仍然採取簡單鎮壓的老辦法,有可能導致新混亂。


嚴家祺進而認為:只要中國的兩極分化加劇,只要貪污腐敗不能得到遏制,這種左傾回潮情況還會進一步發展,而且會反過來影響中國改革開放的進一步邁進。中國政界在一九八○年代就有許多派別,只是當時的派系分化不明顯,如今分化進一步發展,也可從積極角度把這一現象看作是中國政治多元化的表現。


其他學者認為,極左派正在利用這次經濟危機煽動和利用窮人,使左傾思潮抬頭的趨勢越來越強。儘管許多人堅信中國已不可能重回毛時代,但如果極左思潮的影響力日漸擴大,是否也會使現有的有限開放與自由倒退呢?


儘管「毛黨」的〈告全國人民書〉引起人們震驚,但一些學者認為,出現這樣的極端言論和現象並非只有完全消極的影響,它顯示中國的政治氣氛比當年有所寬鬆,該黨是從左的方向在「爭取」民主。


學者們分析認為:這股漸走漸強的懷毛思潮,尤其是一些憤青的加入,如以汪暉、曠新年為代表的中青年新左派,認為當今中國貧富差距與社會不公乃國際資本入侵與全球化的結果,而全球化是美國意志的伸延;因此中國應當反對國際資本入侵與帝國主義霸權。新左派不僅肯定國際共運,而且肯定毛澤東、金日成、波爾布特。曠新年甚至認為誰向美國叫板,誰就是好樣的。新左派舉著同情弱勢群體的旗幟,其實質仍不過以馬列那套剝削論反對帝國主義,利用全球反美勢力與民族主義為反美張目。


新左派憤青的出現,當然也是懷毛思潮的一支共鳴曲。究其成因,仍出於中共對反右︱︱文革的「淡化」政策。如今四十歲以下的大陸青年已很少知道反右、大躍進、大饑餓、文革,二十多歲的青年,則連六四都不知道了(包括筆者之子及所帶的碩士生)。真是歷史只因被遮蔽,才會被歪曲。當然,毛澤東已不可能不上書。打了五百萬人的反右、餓死四千萬的人禍、整了一億人的文革,包括文化上的歷史大倒退,能不被清算嗎?中國要前進,社會要發展,真相要恢復,首先就得重新評毛。有什麼辦法呢,這是我們這代人面對的挑戰,必須搬去絆腳石︱︱真是要想富,先修路呵!


布殊名言:將權力關進籠子


筆者非常欣賞美國卸任總統布殊「將權力關進籠子」的網上演講。二○○四年七月四日美國國慶日,布殊向中國網民發表談話:「人類千萬年的歷史,最為珍貴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大師們的浩翰經典,更不是政客天花亂墜的演講,而是實現了對統治者的馴服,實現了把他們關在籠子裡的夢想。因為只有馴服了他們,把他們關起來,才不會害人。我現在就是站在籠子埵V你們講話。」


比比人家布希的境界,看看自己身邊的「新毛黨」,還能說什麼呢?還想說什麼呢?當人家對權力的認識達到這般高度,自甘「進籠子」,而我們還需要為能否批判一位大獨裁者的罪惡「奮鬥終身」!套用一句春晚台詞:這國與國之間的差距,咋就這麼大呢?!


二○○九年二月二十日於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