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文件:強力鎮壓異議運動
俞文學

 

●中共今年初下發更為嚴厲的中共中央二號文件,內容是「嚴防海外敵對勢力對我國全面進行滲透」,文件將西方價值觀念、三權分立、多黨制、令中共不滿的外國政治家、NGO、合併為「顛覆中共政權」的「海外敵對勢力」要予以嚴懲。


● 在兩會召開前夕的2月25日天安門廣場發生自焚事件,車內三人一死兩傷,車頭插有國旗掛有中共領導人畫像。報導稱三人為新疆來的上訪人員。(AP)

二○○九年的兩會在即,三月十日的「西藏抗暴紀念日」,是年年與兩會重疊的危機日。二十年前,胡錦濤在拉薩的武裝鎮壓,獲得太上皇鄧小平的青睞,被提拔為隔代接班人。去年又一次對西藏大規模鎮壓,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成為中共內政外交的頭號假想敵。一月十九日西藏人大通過決議將每年三月二十八日設立為「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表明胡錦濤政權繼續將以強硬的鎮壓手段對付西藏。中國傳媒也大規模宣傳,語言情調如同倒退到五十年前。同時北京禁止外國遊客三月進入西藏。


一位老幹部評價胡錦濤是「弱智」,指他的知識結構、視野和思想基本還是毛時代給的。


強調海外敵對勢力滲透顛覆中共


去年十二月中辦下達「反西化、反分化,嚴格管理意識形態」二十四號文件後,今年又下發更為嚴厲的中共中央二號文件,內容是「嚴防海外敵對勢力對我國全面進行滲透」。二○○九年,將成為毛澤東政治路線復辟的一年。


中共中央二號文件,顯示胡錦濤執政集團在今年異常嚴峻的年頭,防止中共統治不像蘇聯一樣垮掉,要重新拾起階級鬥爭的綱領。在國際金融危機波及中國時,胡政權有意誇大國家主權和政權穩定等傳統威脅,以便將國內的民族衝突、官民衝突、群體事件、失業大軍,還有《零八憲章》昭示的公民運動,統統與「海外敵對勢力」掛屆A為暴力鎮壓尋找藉口。繼續胡錦濤上台之後,一直推行的反和平演變,防止顏色革命。


二○○五年下發的《關於加強執行非政府組織活動管理工作意見》,內容大致是: 
一、長期以來境外敵對勢力、媒體,西化、分化我國的活動從來沒有停止,目標是在我國內部培養西方代理人和政治反對派。二、境外勢力打著人權幌子,以挾持國內維權團體、弱勢群體來激化我國的社會矛盾。三、利用我國內部矛盾,偽裝策劃搞分裂活動。今年的中共中央二號文件則是將西方價值觀念、三權分立、多黨制、令中共不滿的外國政治家、NGO、合併為「顛覆中共政權」的「海外敵對勢力」,要更加公開化地反對「西化、分化」。


胡政權特別注重煽動國內民族主義情緒,還要適當利用暴民運動。十月因為歐法國總統薩科奇在波蘭會見達賴喇嘛,遭到中國懲罰至今,一月底總理溫家寶訪問歐洲四國,特別說明:「我是圍著法國轉一圈。」將達賴喇嘛和國際貿易掛屆A極權心態淋漓盡致。


外交部對俄對法姿態不一樣


二月中國遭遇兩件國際事件,一是俄羅斯軍艦用五百發炮彈打沉中國給俄港口運大米的《新星號》貨輪,並使七名中國海員遇難。另一件是法國佳士得拍賣行在巴黎拍賣圓明園的鼠首和兔首青銅雕像,被人匿名高價收購。對前者中國外交部輕描淡寫,對法國則強硬表示,拍賣圓明園文物有悖於相關的國際公約,再次損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新華社更謾罵拍賣獸首是「歷史強盜基因的惡性遺傳」。據悉佳士得的回應條件是「讓達賴喇嘛回西藏」。京華時報立刻揭露長期資助「藏獨」的法國富商操作佳士得這次拍賣。


「西藏民主改革五十年」,正值西藏藏曆新年。達賴喇嘛呼籲:「三月西藏起義五十周年前夕,西藏所有地區都重兵駐守,保安嚴密......今年的藏曆新年不是用通常形式慶祝的時候。」藏民採取待在家裡,以悼念亡者過節。


中華全國總工會副主席孫春蘭二月十七日一個會議上說:「當前要嚴密防範『境內外敵對勢力』利用一些企業遇到的困難對農民工隊伍進行滲透和破壞。」這是中共部級官員對中央二號文件的間接披露。


習近平墨西哥講話不是失言


春節後,中共領導人溫家寶、胡錦濤、習近平先後出訪歐、亞、非、拉美四大洲,新華社用《「正月外交」輝煌收官》予以高度讚揚。習近平頭一站在墨西哥當地華人聯誼會講話,令世界譁然,卻振奮了中國的憤青,網上「憤情」洶湧。習近平說:「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劃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新華社予以視頻報導之後,幾個小時後取下,更引起猜測。有人認為是習近平初出茅廬的失言;有人認為中共未來掌舵者對華人講的自家話;更有人認為是中共太子黨的隨意和無所顧忌。


前人民日報社長胡績偉認為,現在中共領導人講話都有周密的安排,每個人都帶著貼身的秘書班底,各種場合都有備而來。習近平這番話,溫家寶在歐洲講不合適,胡錦濤在非洲講也不合適,只有習近平在美國後院講最合適。美國新科女國務卿希拉莉上任之後,頭一次出訪,不僅在北京,在亞洲其他三個國家,都極注意飲食餐量,從來沒有讓自己「吃飽撐著」,令中共領導集體大為滿意,可以印證胡績偉先生論斷之準確。


據消息人士透露,中共政治局以上領導人,各個有龐大的警衛和秘書班子,以防意外。幾年前,姜春雲視察山西,中央警衛局的警衛就拉起了警戒線,當地公安局的副局長一腳踏進警戒線,被一耳刮子搧出去,摔倒在地,姜還只是一個副總理。現在中辦有專門一支隊伍「踩線」,即先赴現場視察安排好首長來訪的一切。而且要踩幾次,還有「二踩」「三踩」直到「五踩」。領導人在國外也不例外。


習近平在河北正定縣當縣委書記時,他的父親習仲勳給省委書記高揚打過一個電話,請省委關照一下兒子。沒想到高揚在省委會上把習仲勳的電話公開了。這是習近平終生難忘的教訓。在河北仕途受阻,被調到遠離北京的福建省。低調、少言,不拉幫派,到了浙江省當第一把手,對張德江竟然尊稱「叔叔」。一次李銳到浙江,他曾是習近平的中組部考察人,習近平請李銳吃飯,李銳對他說:「你要發表意見嘛。」習近平回答:「你可以打擦邊球,我不行。」如此謹慎的習近平怎麼會在國外耍太子黨脾氣呢?


鮑彤因為是《零八憲章》聯署人,兒子鮑樸今年春節、元宵節兩次申請回北京探親被當局拒絕,以示懲戒。元旦中組部一副部長給李銳拜年,進門就笑顏逐開:「李老,你沒有簽字(指《零八憲章》),我們很高興。我們原來認為你簽了,一查沒有,太高興了。」還給李銳送了一大盆蝴蝶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