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萬上訪大軍覆蓋全國
鄭恩寵

 

● 中國出現聲勢浩大的冤民上訪潮,主要是中共三大過失:錯誤的土地制度、體制腐敗和經濟瞎指揮。

二○○九年大陸「兩會」結束,進入了四、五和六月特別敏感期。國內各種利益訴求的群體事件不斷,多年形成的上訪潮,使中共顏面掃地。


官媒透露:包括西藏等少數民族在內,近年到鄉鎮以上政府上訪人數達二千萬以上,其中到省政府和北京上訪達二百萬以上。 按官方定義,信訪包括走訪和書面上訪,但近年來通過網路上訪的國民應包括在上訪大軍之內。越來越多公民用快捷高效網路讓反腐維權的聲音從沒像今日這樣壯觀,使各地訪民力量凝聚,上訪聲勢浩大,對當局的壓力已超過了六四和法輪功,讓海內外刮目相看。


從去年十一月十日起,中共分批集中三千多名縣委書記到京集訓以應對抗議潮。從今年二月十八日起至六月份,分批集中三千多公安局長進京集訓。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綜治辦主任陳冀平稱:二○○九年將是各類社會矛盾碰頭疊加一年,將是社會治安壓力增大的一年。


中共從未停止對上訪潮成因的研究,從未停止對亡黨失政種種應變措施研究。我認為上訪大勢主要是中共建政以來錯誤的土地制度、體制腐敗和經濟瞎指揮的結果。


對比台灣和大陸土地制度


國民黨到台灣後,總結了在大陸失政教訓,研究太平天國《天朝田畝制度》和中共的土改運動,悟出:太平天國絕對均田是農民幻想,但中共「打土豪、分田地」和「沒收地主土地財產」不可取。從一九四九年起,以和平漸進的方式,進行土改。


台灣土改分三次依次推進。頭次土改又分三個階段,首先是減租,從法律上限定地租不超出全年主要產品收穫量百分之三十七點五,保護農民利益也保護地主利益。第二階段將從日本人手中接收的土地出售農民,地價為耕地主要農作物產品全年收穫量的二點五倍,十年至二十年分期平均攤還,不付利息。第三階段是「耕者有其田」實行土地私有化。地主保留法定數額田地,超過部份政府徵購轉賣農民,地價按土地產品二點五倍計算,以實物土地債券(佔百分之七十)和公營企業股票(百分之三十)作為補償。債券委託土地銀行發行,年利率為百分之四,在十年內分二十期償清本息,公營企業股票是從日本人手中接收的水泥、造紙、農村、工礦股票。


土改後許多地主變成工商業者,農民有了私有土地,種地興趣和投資積極性大增。六十年代台灣經濟發展重點轉向工業,大批農村勞動力湧入城市。每年有一千公頃以上農地用於開闢道路、興建工廠、商店、住宅及公共基礎設施,有時一年減少農地五千公頃以上......


一九六二至一九七二年推進第二次土改。農民之間自願互換耕地,將不規則農地聯成一片綜合利用或辦農場。輔導農民轉業,將四十萬公頃土地,從分屬九十萬農戶轉為三十萬農戶經營,安排約三百七十萬農民轉業。鼓勵農民出售土地,貸款、輔導有能力農戶購買土地,擴大耕地面積達到規模經營。


台灣經濟飛躍時,進行了第三次土改,開放土地自由買賣,適應經濟發展所需的土地規模經營。台灣土地制度經驗在於:


一、土地制度私有或國有在一個民族發展進程中的是與非,關鍵是否有利農業發展,農民富裕,人口城市化和國民安居樂業。


二、土地私有制在政治權利保護下得以實現。台灣公民有結社自由,農民成立農會,百分之九十九農戶加入農會。沒有農會,台灣農民地位不會像今天那樣重要。


李肇星吹愛國鼓勵兒子留美不歸


二千萬上訪大軍是體制性腐敗造成,這種後果中共高層早已心知肚明。例如 前外長李肇星自稱農民出身,做官第一天起大談如何愛國?稱只有餓過肚子的人才懂人權......為了不讓兒子忘記是農民的兒子,取名李禾禾。二○○一年,李禾禾從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不歸,九一一後被一家電腦公司裁員,李鼓勵兒子繼續留美。二○○四年到哈佛大學工商學院學習,畢業後經習近平夫人彭麗嬡介紹,與在加拿大就讀的音樂家閻維文女兒閻晶晶相好。去年十二月回北京結婚,現定居美國生子。


今年政協會上,有人提交了〈關於建立官員滯留他國不歸預警機制〉的提案:幹部及配偶子女移居海外要報告和備案。幹部個人、家庭、子女收入、財產申報及是否身在海外?建立存款和購置財產的檔案......


去年一月八日,三鹿奶粉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八個月後「三鹿」案發,主持評獎的正是中國科協黨組書記鄧小平女兒鄧楠。


兩會提案曝地產業內幕


今年二月十七日下午,農民工李雲找不到工作又遭竊,在廣州火車站割脈自殺。百分之八十返鄉農民表示,即便找不到工作也願意在城市呆下去。農民工長期生活在城市,習慣了城市環境,已缺乏農業技能難以回鄉生存。


今年以來,賀州發生的十起命案中有七起涉及返鄉農民。政府投資主要用於工業和城市,後果是數億農民喝不上乾淨水。重慶一個年交稅費六十萬元的城市工廠排出的廢水,使附近上千農民飲水遭受污染,上百畝良田被毀絕產。大陸礦產實行承包制,造就一大批礦老闆,但當地百姓不僅無法從中受益,反因採礦生態災難而陷入貧困。中共以破壞環境生態為代價追求經濟高增長,用犧牲多數人和幾代人利益讓少數人暴富,與社會和諧背道而馳。


中國青年研究中心去年底公佈〈中國青年權益狀況報告〉顯示,大學畢業還沒就業的已達到百分之十五左右,遠高於社會百分四點五平均失業率。大批家庭對子女高昂教育投資,換來是畢業就失業或就業購不起房結婚。金融危機中各國經濟增長百分之二至三就能穩定就業,大陸要至少百分之八增長率才能穩定社會?琱j地產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在本次政協會上曝出,高房價的內幕:土地成本、稅費和利潤佔總房價八成。有提案披露:上海地產項目收入流向政府佔百分之六十一,企業只佔百分之四十一,地產商有意吐真情保自己。


回顧各國發展史,六十年足夠使百分之八十農業人口城市化。日本、韓國和台灣等經濟起飛,城市化只用了三十年時間。各國對於勞資糾紛由獨立工會、僱業聯合會(企業行會)和政府三方談判,最終達成協定。大陸當今失衡的勞資關係就需中共放棄慣性理念,放棄將計畫體制中的勞資關係,強加於國有控股或私營企業。讓勞工以自由身份與企業搏奕,若政府真正成為勞資中立的仲裁者,只有讓政府變為民選政府。大陸沒有獨立工會,上訪大軍中就有可能出現中國地下「準工會」。


以往中共應對各種事件,莫過於加強黨領導增大公權力,每一次濫用強制力之後,都是公權力合法性及人心流失。中共為擺脫被動局面,隨便給訪民扣上政治帽子,隨意以社會黑勢力和境內外敵對勢力操縱為由,不斷對訪民予以打壓。以往用陰謀論來解釋蘇東各國亡黨,過於簡單並與事實不符。


今年人大會上,吳邦國委員長重申拒絕三權分立,拒絕朝普世方向政改 ,只會增加訪民數量。訪民現象是公民經濟和其他私權的甦醒,大陸沒有私權與公權的邊界,沒有私權的社會是一個沒有向心力的社會。官方御用文人用所謂「協商民主」理論作自辯,認為投票是情緒化東西。各國實踐證明,沒有投票就不可能有民主,「協商」只是一種暗箱交易。訪民目前處於爭取消極自由中脫離當局的自由,相信不久有更多民眾會爭取積極自由與民選政府溝通互動的權利,提高弱勢民眾談判地位和能力。從鄧小平「一國兩制」到馬英九「一國善治 」,象徵訪民將是個大票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