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首•屍水•木偶劇
凌滄洲

 

別擋著我
看這盛世舞臺上提線木偶的表演
一百年前愛新覺羅家的水龍頭
端上了「愛國主義」的餐桌
這是藝術品||銅的,古董
誰能保證那拉氏蘭兒的內褲
李蓮英、小德張風乾的臘肉
不在明年炒作成超級文物
供愛國憤憤們頂禮膜拜
這場木偶戲不看絕對遺憾
導演、演員、道具都下足功夫

別擋著我
別晃來晃去,讓我看不清臺上的表演
伯格曼執導的《哈姆雷特》開場不是做愛嗎
大臣鼓掌的聲音合奏起做愛的摩挲
這愛國的獸首大戲還有許多鋪墊
插科打諢,裝瘋賣傻,出爾反爾
一切都是為了高潮迭起
當然少不了對外交配部發炎人
把普通商業交易活活拱成愛國主義的炎症
更少不了伊阿古這樣的刁鑽小人
好馬快刀讓愛國孌童驚叫亢奮
一匹大言不慚狂妄代表國人的溜鬚拍馬
一把宰割國人信譽屠殺商業原則的快刀

別擋著我
這出盛世大戲像老佛爺的堂會
不連唱幾天幾夜幾月幾年不會曲終人散
頤和園聽鸝館的戲台旁蓮步依然輕挪
滿漢全席的人肉大宴終年香火繚繞
地壇的辮子皇帝依然時時表演
圓明園的獸首卻無緣一沐老佛爺的屁屁
這是最讓新老義和團拳民憤憤的
媽媽的!保清滅洋就應當從水龍頭抓起
這是我們偉大「祖」國的寶貝啊
為了它的尊嚴,為了愛國算計
哪怕拍而無信,光 推磨

別擋著我
你們精心策劃的大戲我不會錯過
但你們無意策劃的真實也漏不過我眼簾
俄羅斯的五百炮聲就那麼快消音了嗎
沉沒在冰僥水的七個同胞生命已遺忘了嗎
而在陰雨綿綿的南方重慶
又是哪幾聲淒涼尖利的女嬰哭叫
刺破了盛世夜幕下的天穹
那在屍水中浸泡了多時的小生命
迎接她的竟然是這樣的生活洗禮

必須向偉大的時代致敬
必須向繁華的盛世獻禮
它提供了我這麼上好的素材
讓我這蹩腳的詩篇
一不留神也寫成了《吶喊》的蒙克
也寫成了哭泣的杜甫

那些貧窮者餓斃的故事
那些底層孩子掙扎求生的故事
上不了報紙、電視台頭條
被報導也是負面新聞正面做
其實就是黑話白說

這是牽線木偶劇台下或幕後
我看見花朵凋零或萎靡在屍水下
從山西的黑窯到涼山童奴
從克拉瑪依的大火到沙蘭鎮的大水
一些人依然在奔走吶喊
一些人的心依然像花崗石絲毫不動

三月,巴蜀的蒼山是否已碧
三月,幽州的白日仍寒
三月,巴黎的獸首對木偶戲冷笑不已
滿清的獸心依然在東方咚咚跳動
咚咚,咚咚,如同惡魔的心跳
你一定會明白,惡魔就是||
面對屍水中的孩子不惻然難過
而拿一個滿清古董大做排外文章
惡魔不在遠方,惡魔不在獸首
惡魔就在虛偽者的獸心中
寫於大唐帝國邊城,幽州


背景:重慶南岸區一位母親在租賃的家中身亡,三歲的大女兒和一歲的妹妹啼哭不止,守屍至少三天。
鄰居前往打探時才發現,孩子母親的屍體滲出屍水,小姐妹卻還躺在她的臂彎裡,已餓得神志不清。(重慶晚報三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