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運氣已盡
金筊m

● 馬英九愈向中國靠攏,愈強調中國化,台灣民意則愈向「台獨」及「台灣」走。馬英九儼然成為「獨立」的推手,比前總統陳水扁還有效、還有力。


● 台灣十二月初的三合一地方選舉。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到宜蘭拜票,走過民進黨縣長候選人林聰賢宣傳板。(中央社)

九十二歲幾瀕於死的史明老先生,十二月十七日在熱烈人群簇擁下,坐著輪椅從日本飛回台灣;中國國民黨的黨報《中央日報》也有文有圖報導。史明是台灣「最後一個黑名單」,一九九三年才回到故鄉。他雖遠在日本,卻是挑動國府當年最敏感神經的人物,因為史明而受牽連的大政治案件至少三起,尤以九一年的「獨台會案」影響最大。九一年五月九日凌晨五時五十分,法務部在調查局副局長高明輝一聲令下,闖入校園逮捕了清華大學研究生廖偉程及台大碩士甫畢業的陳正然等四人,罪名是閱讀史明《台灣四百年史》,認定是史明「獨立台灣會」在台發展的組織,引發了全台的震動,是為「獨台案」。

天下最新民調六成二為獨派
   當時的總統是李登輝,行政院長是軍頭郝柏村;台灣正處在開放與未開放之際,「獨台案」竟而成為打破「白色恐怖」的切入點。學界、知識界、社運界組成「知識界反政治迫害聯盟」,傾全力拯救四人,發動了大遊行、大示威,全國景從;主要訴求是「郝柏村內閣下台」、「廢除刑法一百條」、「情治單位退出校園」、「無罪釋放獨台會涉案人」,不到一個月所有的呼籲幾乎全部達成,廢除「刑法一○○條」至遲到九二年五月終於終結。史明形同打了一場「不在場」的戰爭,九三年回到睽違四十一年的故土。

  九一年讀史明的書都要坐牢,十八年後的今天,史明卻像英雄般受到歡迎,如滄海桑田的變化正是台灣進程的最佳寫照。再引《天下雜誌》十二月所做的國情調查,是在這次地方選舉國民黨縣市長受挫、得票率大減之後出爐的,其中問及「請問你認為自己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還是都是?」結果,百分之六十二受訪者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自認「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百分之廿二,自認是「中國人」的僅有百分之八;最值得注意的是十八到二十九歲││也就是史明返台那一年之後出生的││年輕族群,自認是台灣人的,高達百分之七十五,為同類最高,三十歲到四十九歲的次高,甚至超過六十歲以上。這一現象,也打破了統派對獨派「一高二低」(年齡高、學歷低、收入低)的醜詆。

統獨問題並不取決於經濟
   重點還是回到馬英九的執政,也還是以《天下雜誌》一年一度的國情調查為準。零八年十二月同樣的國情調查,《天下雜誌》分析有關統獨的民調:「一九九四年開始,國情調查開始分析台灣人民對於兩岸統獨發展的意向;最新數字顯示,期待獨立(包括儘快獨立及長程目標獨立兩者)的比例為歷年最高,達百分之二三.五,遠高於陳水扁八年執政時期的數字;而期待統一(包括儘快統一與在一定條件下統一)的比例是歷年最低的一次,為百分之六.五(去年為百分之七.六,更早前則百分之十三到百分之十八之間)」。根據淡江大學張五岳教授接受《蘋果日報》的訪問表示,這是出於馬英九急速改變與中國關係所致。從○八年五月馬英九執政到○九年「三合一」選完,顯示出台灣民意與馬英九「終統」成反比,馬英九愈向中國靠攏,愈強調「中國化」,台灣民意則愈向「台獨」及「台灣」走。馬英九儼然成為「獨立」的推手,比前總統陳水扁還有效、還有力。

  馬英九不僅是「台獨」的推手,同時也是民進黨最佳的助選員。零九年年底縣市長等的「三合一」選舉,原是馬英九強取黨主席之後的第一戰,馬披掛上陣輔選,從台灣頭拼到台灣尾,結果敗軍。馬英九硬不認輸,只怪罪「大環境」不好,「經濟如此不景氣,失業率如此高」,故而宣稱只要把經濟搞好就能贏。隔天故意放出消息說,府院高層開會,馬把「飯盒」吃得精光,表示心情沒有受影響云云。然而真的是因為經濟問題嗎?陳水扁二○○○年初次掌國政,經濟真的不好,但次年的立委與縣市長選舉大勝!為什麼不會垮在「經濟」上呢?可見「笨蛋,問題不出在經濟!」

馬的好運○八年大選已用完
   老實說,「三合一」失敗是必然的,說得迷信一點,馬英九的好運在二○○八年大選用完了,從此之後一路下滑,二○一二年恐怕要出局了。(見筆者去年十二月號《開放》文)馬英九的敗選不是自「三合一」始,國民黨立委李慶安隱瞞具美國國籍之實,依〈選舉罷免法〉不能出任公職,事發了硬賴到賴不下,終而辭職,今年三月二十八日補選,台北市大安區是文教區,也是國民黨鐵票區,雖然國民黨的蔣乃辛勝出,不過得票率從李慶安的十萬票海削了一半,只拿到四萬六千票。這不是唯一的例子。雲林縣國民黨立委張碩文賄選定案,故而九月二十六日補選,民進黨的劉建國以七萬四千多票壓倒性的勝利,而藍營兩組人馬合在一起也只得五萬二千多票,比張碩文當初拿到的七萬九千多票足足少了二萬七千票。這是其二。與雲林補選同一天,澎湖進行博奕公投;這是馬英九大選時的公開承諾,澎湖縣政府替馬兌現支票,拉抬開賭派,打壓反賭派,甚至在投票當天包下所有飛往澎湖的班機座位,結果澎湖的第一次公投,竟然不贊成壓倒贊成。這是其三。

  從台北市大安區立委補選到雲林縣立委補選到澎湖公投,已經看得出來藍營的鐵票生鏽;所以「三合一」選舉,國民黨注定失敗。馬英九在投票之後的第二天接見日本媒體,強調ECFA非簽不可,「江陳會」四大決議非談不可;套行政院長吳敦義的說法,「已沒有別的路可走了!」,馬英九何嘗不知道危機?不然為什麼會把迢迢滯美的「心腹」金溥聰召回來出任秘書長?金溥聰與馬的關係,外間傳言紛紛,立委李俊毅甚至用「超友誼」來形容,可見事急了,也可見馬遭遇到的凶險已不能粉飾下去,尤其接下來七位立委補選,(四位都是國民黨因賄選而補選)以及直轄市「五都」之戰,然後就是國會改選與一二年的大選了。

傾中將危及台北市直轄市選舉
   補選立委,民進黨拿到三席就算大贏,因為可以過四分之一的門檻,於是可在立院掌握提案權、釋憲權以及罷免總統權。接下來五個直轄市,民進黨仍可保有南部的高雄與台南,重點在,能不能拿下台北縣升格的「新北市」?現任縣長周錫瑋施政是全台各縣市之末,民調極低,相反的,也做過台北縣長的前行政院長蘇貞昌,若而願意投身,取新北市若探囊。重點是,新北市就像「三合一」選舉的宜蘭縣,輸贏端在此役。以馬英九一路下滑的民調以及施政的無能,加上民心盡去,民進黨不只坐二望三,甚而可以望四、望五。

  因為台北市的郝龍斌民調也不高,任內收拾不了馬英九留下的爛攤子,貓攬已掛了一年多,捷運「柵湖線」成了「詐胡線」,台北市也有變天的可能。至於台中,過去是省政府所在地,基本上是藍色思惟的大宗,形同小台北。不過「江陳會」移師台中,過去的抗議示威集中於台北、高雄兩市,台中從來都是化外之地,這是第一次遭逢全國大示威,而台中市長胡志強與馬英九一樣,出自職業學生,兩屆市長任內從不必面對逼人的大風大浪,所以「江陳會」成為台中直轄市選戰的前哨戰,民進黨至少多了機會。

  馬英九真正要耽心的是今年的直轄市選舉。馬英九一味傾中,明顯與主流民意桿格,《天下雜誌》的國情調查,有百分之六十一的人擔心經濟過於依賴中國。○八年大選前,馬英九一方面推出「馬上好」的口號,另一方面打出「六三三」(經濟成長率六、國民所得每人每年三萬美金及失業率降至百分三以下)的經濟牌,而且一再強調「他馬的,就是愛台灣」。選上之後,全部跳票而且反其道而行,零九年年末縣市長選舉時又大打電視廣告「捍衛主權、保護台灣」,已然失效,「江陳會」之前,也猛打「保護中華民國」的電視廣告。老實說,人民不會再受騙了,即使馬透過美國來的楊力宇放話:「統一在台支持度低」,「任內不能統一」等等,也奏不了效。相反的,行政院長吳敦義接受電台訪問語出驚人說:「白痴才搞台獨」;這才是馬英九內心話!

  台灣從李登輝的十二年到陳水扁的八年,整整二十年的民主會不會毀於一旦?用黑格爾「理性的弔詭」來看,馬英九以七百多萬張選票出任總統,恐怕是「歷史的弔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