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百萬公民社會運動
◎許行

● 施明德領導的倒扁運動,民眾自發參加,不分族群,不分藍綠,排除惡鬥,而且保持和平非暴力態度,凸顯台灣人民走向理性成熟。


● 2006 年 9 月 15 日 50 萬倒扁民眾著紅衫圍城大遊行。

 

台灣總統陳水扁的貪腐醜聞,從僚屬、女婿、親家、第一夫人,一直牽涉到總統本人。高檢署查黑中心曾經秘密審訊總統夫婦,阿扁也公開承認以不實發票核銷國務機要費,但他仍無下台悔意,這就激起廣大民眾的憤怒和有良知泛綠人士的反感,施明德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站出來為民請命,一呼百應,展開百萬人轟轟烈烈的反貪腐倒扁運動。

開創歷史性的偉大公民運動
施明德所領導的倒扁運動,不說它的實際效果,就其歷史意義而言是非常成功的,它在台灣開創了一次歷史性的偉大的公民社會運動,其偉大不僅是人數眾多,更重要的是數十萬人(九一五圍城遊行那天,運動指揮部估計七十五萬人,警方估計三十六萬人)都是自發自動走出來的,他們在狂風暴雨中,齊集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從九月九日起,到九月十五日圍城大遊行,以至讓出場地給挺扁者,撤退到台北火車站。在這不短的日子裡,如此群情沸騰,居然能始終保持和平和非暴力的態度,守望相助,秩序井然,完全改變了過去台灣本土派給人粗魯好鬥的印象,凸顯出台灣人民走向理性的成熟,這是極可喜的現象,這才是公民抗爭的偉大之處。

這次運動另一重大意義,就是它不是由反對黨發動,而是由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發動,排除了政黨惡鬥和奪權的意味,顯示不分藍綠和族群的特點,集中從道德層面作出是非判斷,表達了人民對元首貪腐的反感,對阿扁執政六年使台灣社會整體衰落的不滿,它純粹是沒有政客私人意圖的民意表達。

面對這一偉大的民眾運動,陳水扁仍無動於衷。他說自己不看報、不看電視,一副輕視民情民意的傲慢,竟會出自一位自稱為「台灣之子」的國家元首之口,真是太不像話了!

阿扁利用「台灣社」本土性挺扁
阿扁口說不看報不看電視,但他心裡時刻在盤算怎樣瓦解施明德的反貪腐倒扁運動。他曾硬軟兼施,將施明德抹黑,醜化他的人格,又想摸他的頭。這些政治手腕無論對施明德或對老百姓都起不了作用,最後他終於使出族群對立的老手法,以群眾對抗群眾,由民進黨的黨政公職人員總動員,策動「台灣社」旗下的本土人民,同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一場挺扁大會串。有人指責施明德的倒扁運動是「文化大革命」,其實由國家元首發動群眾來挺自己鬥對方的舉措,更像毛澤東當年造神運動的「文化大革命」。

許多人 不明白「台灣社」究竟是甚麼組織,我也不明白,經過電腦搜索,才知道「台灣社」是今年六月十八日才成立的社團。它由四個原已存在的本土性極強的北社、中社、南社、東社聯合而成。它的海外組織有日本櫻社、加拿大楓社、英國英社、美國的台灣人教授協會、醫師協會、婦女協會等。在台灣,它還有兩個附屬團體,即原居民的「台灣原社」和對抗主流媒體的新媒體組織「台灣角社」。

台灣人的本土性,原是民進黨和台聯的社會基礎。陳水扁之所以能夠兩次當選總統,這批本土性極強的群眾正是支持他的主力。這次他遇到施明德這位比他資格更老的綠營老戰友出來挑戰,本來就難再利用族群對立的本土意識,更何況施明德講明主要箭頭在於反貪腐,只講是非,不分藍綠族群,最終的目只有一個,就是請阿扁自動下台。如此旗幟鮮明的反貪腐倒扁運動,在理方面阿扁是輸定的,但他畢竟不是政治家而是玩弄權術的政客,只會使出下三濫的手段將施明德抹黑,醜化他的人格,甚至將清清楚楚的反貪腐說成是親中反台的奪權,藉此利用「台灣社」強烈本土意識,撐起挺扁場面。

盲忠的群眾變成暴民
挺扁運動打出來的旗幟叫做「我們在向陽的地方」,真是不倫不類。如果挺扁者真是站在向陽的地方,便應反對背著太陽在陰暗角落從事貪污的齷齪勾當才是,怎會挺起扁來?可見挺扁者不講是非,只講疼惜,他們不會辨別昨天的「台灣之子」今天己變成「台灣之恥」,只是一味疼扁、寵扁,如此而已。

所以挺扁的百姓是盲目的,而阿扁發動盲目的挺扁是肉麻的。如此肉麻的運動,既難讓台聯受落,也得不到黨內多數領袖的認同。李登輝公然怒禁台聯參加挺扁,民進黨四大天王中有三人不支持發動群眾挺扁,結果只有死忠扁的黨主席游錫憍M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以及高雄市代市長葉菊蘭、高雄市長參選人陳菊和高雄縣長楊秋興等依靠陳水扁扶持的人馬出場,沒有一個社會賢達參加,顯得形孤勢單。

各地由民進黨公職人員僱遊覽車將熱衷本土的人民載送到總統府前集合,自稱有廿五萬人,但警方估計只有五萬,連阿扁故鄉台南官田鄉也只來了一車人。 挺扁運動不僅人數遠比不上倒扁運動,連參加者的質素也比倒扁運動差得很遠。這批挺扁者一抵達凱格蘭現場,立即狂性發作,群起衝向中天和東森電視台的現場直播台,將它們的設備拆毀,拉下中天邀來的發言人民進黨立委王世堅和該台主播黃鵬仁。如此暴民行為,丟盡挺扁運動組織者官方的臉!

阿扁堅持不下台的盤算
陳水扁之所以賴死不肯下台,完全是以個人利益盤算出發。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總統除犯內亂或外患罪外,非經罷免或解職,不受刑事上之訴究。」這樣免究刑責的條文,在同行總統制的美國和法國憲法中都找不到同類的規定,但南韓和菲律賓的憲法則有相似條文。(《大韓民國憲法》第八十四條:「總統除犯內亂或外患外,在職中免受刑事追究。」《 菲律賓共和國憲法》第七條第七款:「總統在職期間,應免於在訴訟中被控告。」) 台灣學術界有人提出質疑,為甚麼《中華民國憲法》作此規定?誰也無法解釋其原因,因為這部憲法是民國三十五年、也即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廿五日在大陸通過的,距今已六十年了。中華民國總統在兩蔣集權時代根本不會有刑責問題,李登輝時代僥倖沒有發生刑責,現在卻成了陳水扁的護身符。

陳水扁很明白,罷免一舉首先在立法院已無法過關,所以,只要他堅持做到二○○八年五月二十日任滿,任何檢調審訊和法律裁判都對他不起作用,因為他有憲法這條護身符保護。人們說陳水扁堅持任滿是他堅頑的性格使然,這或許是部份道理,其實,他最怕現在下台,因為一下台就會失去憲法保護,居人籬下,馬上有可能像趙建銘那樣被人投入牢籠,除非他立即流亡國外;但在他看來,現在流亡,不如二○○八年卸任後流亡。這完全是個人盤算,甚麼人格、道義、歷史聲譽、領袖操守、對黨國傷害等等,都不在他考慮之列。

所以他很篤定地說,即使檢調再次審訊,也只能將資料密封,等待他卸任後才能啟封,那時候他可能已遠走高飛,避免步南韓盧泰愚和全斗煥的後塵。

百萬人上街實際效果如何?
台灣民調有百分之七十九的老百姓認為二○○八年之前拉陳水扁下台是不可能的事。我的看法也相同,除非民進黨立委多數倒戈,讓立法院獲得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罷免,那末隨後的人民公投便會水到渠成。但期望民進黨立委多數倒戈是很渺茫的事。

施明德似乎另有見解,憑他對民進黨內部以及對台灣社會各種政治勢力的理解,他希望通過公民運動的巨大壓力,有可能促使民進黨內部有人站出來共同逼扁下台。這種可能性不是完全沒有,呂蘇謝三天王不願讓民進黨和扁同歸於盡是明顯的;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陳景峻最近也站出來高度評價反貪腐倒扁運動,稱它為「新公民運動」,主張民進黨應與人民站在一起,這就是黨內反省力量的抬頭。

但是加大運動壓力有許多困難。在台灣其他城市搞「遍地開花」最易失控,很難避免與挺扁群眾衝突,造成社會動亂;罷工罷市將直接嚴重影響經濟;千車包圍機場等於癱瘓國際交通,擾亂台灣社會秩序,所以施明德都明智地加以擱置,只選擇國慶雙十包圍總統府一舉。

民主是好的,但它必須有適當的制度和法制相配合。台灣不受制約的總統制絕對有問題,應該是考慮改採內閣制的時候了,這是根本解決問題的辦法。內閣制也可以保留虛位總統,這樣的總統便不易腐化,實權總統如果不受制約,則只有靠總統本人的良心和人格行事,等於望天下出現賢君一樣,難矣哉。

二ΟΟ六年九月十九日寫於溫哥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