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黑暗的巨騙
◎陳破空

● 毛那種內心無邊的黑暗,不擇手段無休無止的害人殺人,令靈魂正常的人,都不是他的對手。於是中共黨內形成逆淘汰機制,誰最惡最狠,誰就佔上風。


● 1959 年夏中共召開廬山會議,毛澤東將反對大躍進的彭德懷打成反黨集團。
圖為批彭場面。

 

毛澤東,現代中國的「大人物」,家喻戶曉,影響之大,遠逾國界。他怎樣在中國發跡?又怎樣在中國橫行?還怎樣在國際上招搖撞騙?歷經十二年潛心挖掘和茹辛耕耘,旅英華裔女作家張戎與丈夫喬.哈利戴合著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以新穎而翔實的史料,生動而豐富的敘事,提供令世人信服的說明。

  暴君加巨騙,毛澤東的這個形象,並非張戎的塑造,乃是出自確鑿的史料,真實的數據,無可爭辯的事實。是功是罪,是正是邪,張戎本身並沒有試圖評說,而是以公允而冷峻的春秋筆法,秉筆直書,予以客觀展示。正所謂:事實勝於雄辯。

  在張戎的引領下,穿過濃厚的歷史迷霧,我們看到,毛澤東和共產黨,一個人和一部機器的奇妙結合。邪惡所及,內鬥不止,戰火不絕,餓殍遍野,生靈塗炭。在毛統治下,現代中國,再現奴隸社會,超過中世紀的黑暗。

毛澤東為什麼總能「贏」?
在中共歷次內鬥中,毛澤東都成為贏家。贏家通吃,漸成大勢。至今,有人盲目崇拜毛澤東,依據的就是他的「成功」:成功地奪取政權,成功地維持獨裁。「成者為王敗者寇」,許多中國人,認的就是這個理。

  在中共黨內,沒有人能擊敗毛澤東,儘管許多人努力過。如早期的周恩來、王明、張國燾,後期的彭德懷、劉少奇、林彪等。何以如此?就像張戎書中所展示的那樣:沒有底線,是毛澤東「成功」的關鍵。毛既沒有道德底線,也沒有人性底線,更沒有行為底線。恰如他在天安門城樓上親口對美國記者斯諾所說:「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相比之下,彭德懷還想「為人民鼓與呼」,劉少奇還想搞點經濟建設,周恩來還顧及外交形象,換言之,他們都還存有一絲底線,他們就無法對毛完全設防,必然敗落在毛的辣手之下。

  毛澤東之所以戰勝蔣介石,秘密也在於此。前者放縱於「唯我獨尊」、「六親不認」,後者拘泥於「忠孝廉恥」、「仁義禮智信」。之於劉邦與項羽、曹操與劉備,程度遠甚。對此,張戎書中,有確切的展現,如蔣為贖回被斯大林扣為人質的長子,只得放走中共紅軍;後又只得放棄「攘外必先安內」之策。

無邊的內心黑暗
為了攫取權力,毛毫不手軟地殺人,絞盡腦汁地行騙。不僅把國民黨當敵人,也把自己人當敵人。任何人對他稍有微詞,就已經在他思謀的清洗之列。對張國燾挖牆,對項英設陷,對王明下毒,折磨彭德懷,凌虐劉少奇,整治周恩來,逼走林彪 ...... 種種陰險與殘暴,在張戎書裡,得到詳盡的敘述和真實的還原。

  這種「無邊的內心黑暗」,令人防不勝防,那些有血有肉有靈魂的正常人,或者接近正常的人,自然不是毛的對手。於是,中共黨內,比惡鬥狠,形成逆淘汰的機制。好人或較好的人,被整死或被打倒,壞人當道,惡人當家。誰更惡更狠,誰就更佔上風。毛至兇至殘,最惡最狠,自然獨佔鼇頭。諸如陳獨秀、胡耀邦、趙紫陽等,雖位極總書記,僅因良知尚存,一夕流露,就免不了出局。

  毛主宰一切,連晚年的周恩來,是否做手術,既不能由醫生決定,也不能由周自主,而必須由毛「欽定」。對此,其他書有披露,張戎書也予以證實。張戎書中還記載:江青能否走出中南海,也必須由毛「欽定」。

  可見,那一場名為「解放」的「革命」,不僅讓中國人民失去了自由,也讓中共官吏失去了自由,貴如總理周恩來、近如第一夫人江青,都不能倖免。

國際巨騙,騙盡天下人
在暴力之外,毛澤東集古今中外騙術之大成,行騙一生,騙盡天下人。號稱「陰謀」加「陽謀」。對此,連外國人也上當中計〈美國人救了中共〉,〈「尼克松上ヾv〉,張戎書中的這兩題,看似聳人聽聞,實則語出有據:

  四十年代末,當國軍追剿共軍,勝利在望之際,毛、周向美國特使馬歇爾低唱「和平」與「民主」的調子,請求美方施壓於蔣。美方上當,強力壓蔣。蔣被迫停戰後,共軍養精蓄銳,伺機反撲,竟至東北戰事逆轉。

  七十年代初,中共處境空前孤立,不僅在國際上如此,在共產主義陣營亦如此。毛假意聯美抗蘇,意欲為自身脫困,美國人輕信了毛誇大的「蘇聯威脅」,竟許諾為毛政權提供「安全保障」。基辛格、尼克松等人的迷失,使沒落的毛政權撈到救命稻草,台灣則無辜淪為犧牲品。

  實際上,美國人的迷失何止於此?從記者斯諾,到駐華將軍史迪威,從特使馬歇爾,到總統杜魯門,都曾經迷失。欣聞布殊總統曾向到訪外國領袖推薦張戎夫婦的《毛傳》,真希望美國人的迷失到此為止。

  中共的崛起和毛的發跡,自始至終,在俄國人的操控與扶持之下。張戎以無可爭辯的事實,外加大量數據,予以確證。僅在延安時期,蘇聯向中共提供的援助,每月就高達三十萬美金。按年換算下來,相當於現在的五千萬美金一年。俄國人全力挺毛,認定他「權力慾強」,「確能成事」。當毛成了氣候,建了政,又從俄國人那裡「偷走」核技術,最後卻與蘇聯撕破臉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俄國人的後悔可想而知。

那場「革命」值不值得?
張戎夫婦的《毛傳》,不僅僅寫歷史故事,也寫人的故事。往復穿梭,層出不窮,令人目不暇接,具有少見的可讀性和吸引力。這些故事,真實,生動,而震人心肺。景象之一:為了「革命」,共產黨幹部不斷拋棄孩子,包括毛夫人賀子珍在內。自己的親生骨肉或者送人,或者丟棄,甚至賣掉。書中引注一個有關陶鑄夫人曾志的片斷。曾志曾經三次結婚,早年在廈門搞地下工作。有一天搞「革命」回來,黨的領導告訴她,為了籌集「革命」經費,他們把她剛生下四十多天的兒子賣了,黨組織得了一百塊錢。曾志心痛至極,卻不敢違抗組織。黨組織「開恩」,讓曾志夫婦與孩子度過最後一天。那天,他們抱孩子到中山公園玩。

  多麼慘痛的情景:父母強忍著眼淚,陪親生兒子度過最後一天;而那可憐的孩子,一來到世間,就被當作「革命」的工具,那一日,天真無邪,只顧歡笑,卻不知道,這是他與爹媽相親相愛的最後時刻!不幸的還在後頭:孩子送人後,僅僅二十六天,就不明不白地死去。(不久前,在紐約中華公所,舉辦了一場關於毛的研討會,筆者發言時,曾敘述到張戎書中的這個片段,座中多人落淚。)

  毛的冷血無情,每令常人難以置信。張戎書中,錄有毛對弟弟毛澤民見死不救的一節。最令人扼腕的,則是第七章《楊開慧之死》。楊真心愛毛,卻為毛所棄。獨自帶著三個孩子,輾轉於艱困與險惡。終於,對其曾經信奉的共產主義理想,楊產生了深深懷疑。楊的痛苦心境,留存於她的文稿中。這批珍貴的文稿,分別於一九八二年和一九九零年從楊家老屋中發現。張戎書中首次援引,震撼世人。

  毛一貫揚言:「為了革命,我家死了七口人!」所以,毛不怕死人,死多少人,他都不在乎,為了搞軍工,他「寧願讓中國人死一半!」張戎書中記載:為了發展軍工業,毛不顧眾人反對,有意從老百姓口中奪糧,明知會大量餓死人,還是大量出口糧食,以換取武器裝備。

  張戎列舉數據:中共造出第一顆原子彈,耗費四十一億美元,以當時的物價估算,如果把那筆錢用在老百姓身上,「餓死的三千八百萬人,本來一個都不會死。」張戎沉痛道: 「為了毛的第一顆原子彈而死的中國人,是美國在日本扔下的兩顆原子彈合起來炸死的人的一百倍。」一將功成萬骨枯。毛澤東一人「成功」,整個民族失敗。又豈止萬骨?

  人們早就應該疑問,由毛領導的那場「革命」,值不值得?果然,在「革命」成功後,中共當政,帶給中國人民的,是赤貧與苦難,是迫害與監禁,是饑荒與屠殺。曾志身後,留下回憶錄《革命的倖存者》,流露出對那場「革命」的深深失望和痛切反省。

  揭露毛、批判毛、否定毛,是打開未來中國的一把鑰匙。有朝一日,毛像從天安門城樓上卸落,毛屍從天安門廣場移除,毛臉從人民幣上抹去,中國必將開創一個新紀元。《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值得每一個人、尤其值得每一個中國人閱讀。

  張戎是中共高幹子弟,中共政權的既得利益,或多或少曾惠及她的家庭。雖然父親也曾是毛主義的受難人,但說到仇恨,還差之甚遠。作為中共高幹子弟,著書寫毛,揭穿毛,比諸尋常人,有更強的說服力和穿透力。

  營建一部巨著,令人想起修築長城,她的成就,再次讓世人見證「巾幗不讓鬚眉」的傲岸氣慨!把毛的真相披露於世,受益最大的,還是中國人。從這個意義上而言,張戎盡了她最大的義務,而對於她的丈夫,「外國人」喬.哈利戴,我們,中國人,當向他致以最高的敬意和最大的謝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