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印象中的上海官場
李大立

● 筆者九十年代在上海經商,見識了上海官場種種怪現狀,並對官場得意的韓正、陳良宇略知一二。

近期大陸政壇上最哄動的新聞無疑是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下台,九十年代筆者有幸在上海工作過較長時間,接觸過很多當地人,對陳良宇、韓正等略知一二,很樂意將所見所聞與讀者分享。

九十年代初期,筆者在香港某大地產發展公司任職,專注上海淮海路上一個超高層大型項目。其間的所見所聞筆者曾在海外發表文章予以披露。文內列舉了上海房地產領域內種種貪污腐敗的現象。現在,筆者想補充該文未有提及的其他內容。

韓正油嘴滑舌學歷很成問題
當時,筆者參與的項目在上海盧灣區,韓正任副區長,主管該區的建設項目。淮海路上最主要的十個八個香港發展商的項目均在他管轄之下,因而有幸在會議上見過他幾次。當時除了覺得他典型的海派作風,油嘴滑舌,滿嘴時髦的黨八股之外,其他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印象。倒是他後來很快地晉升區長、副市長、市長後,通過自詡是他「哥們」的盧灣區政府某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的炫耀,對韓先生有了一些認識。

這個官辦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帶隊來香港「考察」,成員包括設計院、地鐵公司、甚至區政府工作人員,香港老闆除了派專人陪同遊覽,「珍寶舫」吃海鮮外,還送紅包,給他們在香港使用。這個總經理經常吹噓和韓正如何相熟,一起在區政府機關建築隊當工人,然後韓區長踏入官場,怎樣步步高升。

韓正遞上來的名片赫然印著「××大學××專業碩士」、「高級工程師」。一個小學或初中學歷的普通工人,搖身一變都可以成為什麼「碩士」、「博士」或者「高級××師」,這就是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一。二○○三年韓正「當選」上海市長時,大陸官方公佈其簡歷,你找不到其高中、大學的學歷,卻赫然見到他是「經濟學碩士」、「高級經濟師」!近日,韓正接替陳良宇上海市委書記職位,大陸再次公佈其簡歷,稱他「一九九四年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時年四十歲,正在盧灣區長任上,該是怎麼樣的一個「大學生」,不講自明。又稱他「一九九六年華東師範大學國際關係與世界經濟專業在職研究生畢業,經濟學碩士」,時年四十二歲,上海市政府副祕書長任上,大家就可以明白甚麼叫「在職研究生」了。

講起來,這位總經理洋洋得意地告訴筆者,該大學為韓正和他們盧灣區幾個特殊「學生」,開設了一個特殊的「研究生班」,沒有任何學歷要求、沒有固定的上課時間、也沒有固定的課程,更沒有什麼學術標準和考試成績;專職指導教師包辦一切,指定「研究課題」,指定幾本參考書,幾乎是捉刀代筆地幫這群特殊學生完成「畢業論文」,總之,一切走過場。中國大陸假貨泛濫成災,假「學歷」也就應運而生,並且還堂而皇之登上了大陸的官場。

上海發展越快,貪腐也越嚴重
在大陸這個官本位社會堙A所有的「官位」、「學位」被扭曲到如此地步,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大陸是一個專制的政治社會,不同時期提拔幹部的標準不同,在官場上追逐名利者的目標就不同。毛澤東時代打擊知識分子,宣傳「知識越多越反動」,提倡「工人階級領導一切」,王洪文這樣的工農兵就能「坐直升飛機」當上中共副主席、毛澤東接班人。那時,高幹子弟們一窩蜂走後門「參軍」;平民百姓子女爭先恐後「頂替」入廠當工人;進不了工廠的就「上山下鄉」當農民。總之,誰也不要什麼「學歷」,誰也不要當「臭老九」。「領導」們要提拔幹部,就在工農兵中挑選,搞「突擊參軍」、「突擊入黨」。

到了鄧小平年代,國家瀕臨崩潰邊緣,知道科學技術的重要了,提倡幹部「知識化、專業化」,選拔幹部轉而重視知識,講究學歷。一眾官場投機分子立即轉向,紛紛「突擊學歷」,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於是,各大中學校紛紛舉辦各種類型的什麼「速成班」,各種假學歷、「官辦學歷」滿天飛。各級官員「在職求學」成風,小學畢業的報稱高中畢業,高中畢業的報稱大學畢業 ...... ,從官方公佈的韓正簡歷上,不難找到這種時代特徵和「中國特色」。 

二○○三年四月,筆者根據韓正、前深圳市長于幼軍,因貪腐被處決的前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等的「官辦學歷」,曾經以「突擊學位,突擊提幹」為題,在海外《世界日報》上發表過評論,請讀者參閱。

改革開放後,全中國大陸貪腐成風,上海不可能獨善其身,經濟越發達的地區,貪污腐敗越嚴重。在該項目工作期間,經常要和各政府部門打交道,其間的所見所聞不勝枚舉。按照高層建築防火規範,我們的項目需要在五十多層的屋頂建一個直升飛機停機坪,消防局一位官員居然私下提出,如果香港公司在其上海的住宅發展項目裡,拿出一套新住宅交換他的舊「工房」,他就可以免去這個停機坪;為了通過衛生防疫局審批圖紙,香港公司駐上海公關人員給該局一名工作人員送去了一條金項鏈,幾個月後,這個工作人員將其退還,不是她不想要,只是不敢要而已。基層的貪腐風氣如此普遍,如此嚴重,作為政府首腦的韓正怎麼能推卸責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揭發嚴重貪腐,同是領導核心,韓正真的就那麼乾淨?從他「小兄弟」的品德作風,就可大致窺知此人的面貌。

漏掉常務二字,陳良宇大發雷霆
九十年代後期,筆者在另一間香港工程策劃管理公司任職,被派駐上海浦東,和其他香港同事作為業主代表,負責中國銀行大廈的建設。上海人喜歡吹噓自己認識某某大人物,和他們有什麼特殊關係,這一次,我又碰上了一個這樣的人。此人以前在彭浦機器廠當工人,據說認識文革後分配來該廠基建隊當工人的解放軍後勤學院大學生陳良宇,講他如何善於拍馬鑽營,在官場上如何步步高升。

給我印象最深的是說陳良宇官癮如何大,有一天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新聞報導中,提到「副市長陳良宇」,漏掉了「常務」兩個字,陳良宇大發雷霆,親自打電話質問該報總編輯,限令其立即登報更正 ...... 。須知大陸官場等級森嚴,「第一書記」、「第二書記」;「常務副市長」、「副市長」等等,不可差錯一字,但是,像陳良宇如此小題大做的還不多見。

在此項目期間,同樣遇到很多大貪小貪。該項目因為是國際招標項目,日本、美國、德國、南韓和香港等國家和地區數十間大小公司參與其中。業主上海中銀委託我們香港公司擔任項目經理,但是卻不像其他淮海路香港項目一樣,全權代表業主,中銀上海分行副行長王×主管該項目、投資管理公司總經理張××擔任該項目總經理,這樣,很自然就出現了官商勾結貪污腐敗的現象。

比如說,其中的「銀行家俱樂部」設計和承建名義上進行國際招標,成立各參與國家和地區公司代表組成的評標委員會,無記名投票評分選出優勝單位。可是最後中標的卻是最末一名的上海某「合資」公司,不但作為項目經理的我們大跌眼鏡,各外國公司都莫名其妙。數年以後,該項目已經完成,我在美國看到新聞,上海中銀大盟主劉金寶因貪腐鋃鐺入獄,王×、張××等五人也被拘留審查,令我想起當年的「突擊中標」,在全中國無官不貪的大環境下,上海只會比其他地方更嚴重,而且「抱成一團」的「兄弟貪腐」更是海派的特點之一。

撇開他的貪污行為,單就思想解放而言,陳良宇倒是不失為中共黨內的先進代表,反是那些死抱計劃經濟、甚至要學古巴、北韓獨裁專制的官員更應下台。而且,中共以陳良宇的這些「對抗中央」言論,而不是以經過獨立司法審核的貪污犯罪行為作為懲治他的理由和根據,只能更說明這是一場權力鬥爭,而不是真正的反貪腐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