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主漸趨成熟
◎ 許行

十二月三日的台灣三合一選舉,民進黨慘敗,是選民教訓了上台後迅速腐敗的民進黨。說明台灣選民日趨成熟,迫使朝野兩黨浴火重生。


近十年來,台灣民主演變很大。一九九六年初次舉行總統直選,李登輝以所向披靡之勢壓倒林洋港和陳履安以及民進黨的彭明敏,當上第一位直選總統。到了二零零零年,國民黨由於宋楚瑜分裂而輸給民進黨,陳水扁以民間崛起的反對黨身份首次步上執政大位,二零零四年他因兩顆子彈再度當選連任。本來台灣人民久已不滿國民黨暮氣沉沉,未能根治黑金政治,很希望民進黨和陳水扁以新銳之勢,洗盡污穢,給台灣建立新的政風,但他五年來走台獨鋼線,左右搖擺,搞得兩岸關係緊張,長期玩弄權謀,撕裂族群,製造人民內部不和,終致資金流失,投資收縮,經濟衰退,民怨漸起,被評為「選舉有術,治國無方」。最近更爆出一連串醜聞,讓人民看到了權力腐蝕的跡象在民進黨身上並不差過舊日國民黨,因而在最近縣市的地方選舉中以選票表達了心聲,使民進黨遭到嚴重挫敗,陷於困境。

民進黨權力腐化大暴露
醜聞案的大暴露是由一次偶發的泰勞暴動牽扯出來。

今年八月廿一日,高雄捷運(即高雄地鐵)從泰國招雇的勞工發生千多人暴動,抗議管理當局苛刻虐待、生活條件惡劣。然而泰勞暴動牽扯出一連串與泰勞仲介公司超額剝削、官商勾結的黑幕,涉及一批民進黨高官,其中包括陳水扁兩名心腹,其一是總統府副秘書長馬永成,他的妻舅范逸琛開設仲介公司,專替高捷引進泰勞,替高鐵引進越勞,被批評有利益衝突;另一心腹也是總統府副秘書長的陳哲男,他與高捷副董事長陳敏賢受利益相關商人招待聯袂赴泰國,又赴南韓濟州島賭博、嫖妓。

陳哲男與陳水扁關係之密切,非同一般。他原是高雄民選里長,當過三屆立法委員,是陳水扁當年競選台北市長的總管。陳水扁當台北市長時,他出任台北市民政局局長、台北市政府秘書長。二○○○年陳水扁當選總統,他進入總統府任副秘書長,現被傳媒揭發出弊案纍纍。

他自二○○○年起即曾指派總統府會計高慎慎幫他買賣股票。他夫婦倆身家自一九九三年至今暴增至近一億元。有傳媒更揭露他任台北市民政局長時涉及士林官邸都市計劃中土地由保護區變為商業區一案,又懷疑他將企業捐給台北文化基金會的大筆捐款轉成其子陳其邁的競選經費;更揭露他進總統府後涉嫌收受東帝士集團總裁陳由豪的一千萬元政治獻金、向銀行團關說替新瑞都公司融資、介入教育部主管的台灣科學教育館的招標、操作大陸青島啤酒代理權等等。

高捷案本身牽涉頗廣,它除了使陳哲男和陳敏賢「雙陳」辭職外,又使違章核準引進外勞的勞委會主任陳菊和代理高雄市長陳其邁「雙陳」辭職。陳菊原是人權鬥士、民進黨「新潮流派」女將,陳其邁是陳哲男之子、陳水扁嫡系「正義連線」人馬。高捷案又牽涉到陳哲男外甥女郭旭姬,她被懷疑幫助陳哲男洗黑錢。高捷案更牽涉到前內政部長余政憲、前中鋼董事長林文淵、漢來飯店負責人侯西峰等。

更重要的是,它牽涉到民進黨四巨頭之一行政院院長謝長廷。他當年任高雄市長,人們懷疑他是否同高捷案有關,逼得他自申清白,提議由五位「中性偏藍」人士組成調查小組對他進行激查,被這幾位中性人士婉拒,因為這樣做超越了檢察機關,沒有法源。如果檢察機關立案對謝進行調查,他必須卸下行政院長職位,而行政院長是總統任命的,在電視節目專訪中陳水扁被問及他與謝長廷之間的關係時,他居然不遮飾他與謝的不和,甚至說:「高捷案完全是謝的事」,言外之意與他無關,但著名評論員胡忠信卻認為高捷弊案這把野火,最後有可能燒到笫一夫人吳淑珍身上。這就使人想起吳也一向炒股,她甚至毫不避嫌地認為炒股是光明正大的事,一點也沒有利益衝突觀念。以她作為第一夫人的特殊身份是不宜炒股的,應該知所迴避,因為第一夫人身份最容易接觸到內幕消息。在西方社會,第一夫人炒股簡直是不可想像的事。這又令人想起過去陳由豪說他的政治獻金是交給吳淑珍的舊聞。

高捷案是醜聞中鬧得最大的。此外還有股市禿鷹案、高鐵案等等。

地方選舉體現民心轉向
十二月三日揭曉的台灣縣市長選舉,二十三個縣市長中,藍營佔十七席,綠營只佔六席。藍營中親民黨一席,新黨一席,無黨籍一席,國民黨十四席;綠營中民進黨六席,台聯全無。從這樣的各政黨區分看來,它顯示出未來台灣政局將趨向兩黨制方向發展;主要是國民黨與民進黨對決。這是此次地方選舉的特點之一。

民進黨這次輸得最慘的是失去三個「民主聖地」:宜蘭縣、嘉義市和台北縣。民進黨在宜蘭縣執政二十四年,在嘉義市執政二十三年,在台北縣執政十六年。如此根深蒂固的基地都會失去,可見損失特別沉重。其中尤其是宜蘭,它是民進黨四大巨頭之一、總統府秘書長游錫慦漪G鄉,他在宜蘭當過兩屆縣長,這次特別請假返鄉助選;而候選人陳定南,正是他於廿四年前從國民黨手中替民進黨奪得宜蘭的,這次竟由他手中失去宜蘭,敗得淒慘。再說,台灣南部一向是民進黨的票倉,這次在台南市、台南縣、屏東縣三地雙方差距都拉得很近,形勢岌岌可危,可見國民黨勢力已伸入民進黨大本營。

一般人都認為民進黨在地方的政績並不太差,此次失敗,非地方之過,過在中央,特別是阿扁周圍的權力腐化,大失民心,使得往日統獨的鼓噪和族群的撕裂都起不了大作用。這是此次地方選舉所顯露的第二個特點。

第三個特點是,國民黨因馬英九當主席而出現新現象。民主政治的好處是政黨輪替將所有政黨都投入人民的大熔爐中考驗,逼它們浴火重生,否則都會受到唾棄,自我萎縮。

國民黨是一個「百年老店」,過去有獨裁和白色恐怖紀錄,雖經蔣經國的開放和李登輝的民主轉型,畢竟過去執政太久,老邁積習一時難改,二零零零年的落台,給它一次浴火重生機會,但改革的火候不夠。今年連戰堅持退下黨主席,主張主席直選,這是一次重要大動作。雖然連戰希望由王金平接棒,黨內下層卻將馬英九推上主席寶座。

馬英九以他過去的歷史和在台北市現行政風的表現,是改革國民黨最理想的人物。這次他帶領國民黨進行地方選舉,以他謙和、勤奮、踏實、廉政的作風,在民間掀起一股新政治道德風氣,產生一種謝長廷所稱的「馬英九現象」,使國民黨有效地扭轉民心。而且馬英九在關鍵時刻更拋出「不過半辭黨主席」的絕招,將地方選舉戰轉化成為保馬之戰,鼓足士氣,終於大勝。但馬英九勝而不驕,他叮囑競選幹事們高興一晚便夠了;他後來更謙和地說:「三合一選舉民進黨失敗,是民進黨自己被自己打敗,並不是國民黨好,民眾把票投給國民黨,因此國民黨唯有重視每一個縣市的執政品質,才能塑造國民黨的新形象,也才能真正嬴回台灣人民的信任,重新執政。」這就是馬英九的作風。講實在,民進黨的失敗主要敗在權力腐化,而馬英九現象是人民的新希望,前者是主,後者是輔,兩者加在一起,才有藍營超乎預料之外的勝利。就馬英九個人而言,這次大勝也同時奠定了他在藍營中的盟主地位。

台灣民主在進步中
但是國民黨的改革並非易事,它有元老,有重臣,有大批在位的立法委員和地方執政官員。獨木不能成林,光是一個馬英九並不等於整個國民黨就已脫胎換骨 。所以馬英九的改革是受制約的,他只能小心翼翼地逐步推行。目前,他一邊成立「廉能委員會」,給黨樹立新政風,另一邊準備成立青年團,輸入新血。

以目前態勢而論,馬英九大可問鼎下屆總統,但現在距離下屆總統大選還有兩年多,變數甚多,不能以今天的形勢套在兩年之後的形勢作出判斷。今後既要看國民黨的振興力量,也要看民進黨挫敗後反省的幅度。近來演出的扁呂對壘鬧劇,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即便是黨內鬥爭,也格調太低。民進黨對阿扁馬首是瞻的局面己經不再,即將面臨的黨主席改選和內閣改組,都會顯示出黨內權力板塊的移位。明年台北和高雄兩市的市長改選,便是再一次檢驗民進黨和國民黨彼此興衰的重要關鍵。

無論如何,台灣民主在進步中,兩黨都在浴火重生。更值得重視的是台灣人民政治覺醒的提高,他們不再受民粹主義的蠱惑,不再相信政客的花言巧語和權術耍弄,這將促使政黨競爭走上規範化,理性化,更切實地體現民間要求和政治現實。

世界各國的民主都有一個進化過程,從不成熟到成熟演變是自然規律,它取決於人民的文化水平和政治覺醒,也取決於政客的淘汰和有原則有操守的政治家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