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陳水扁時代的兩黨政治
◎ 羅凡

三合一選舉後民進黨政府大改組,謝長廷謝幕,蘇貞昌組閣,扁總統更加跛腳。泛藍實力人物宋郝蔣參選台北市長,共主馬英九被考驗智慧。


台灣政局因為內閣改組,再度進入重整。行政院長謝長廷因為總預算在立法院覆議案未過而請辭;為縣市長選舉敗選負責下台的蘇貞昌臨危受命,披掛上陣,出任閣揆;前總統秘書長游錫憒b呂秀蓮代理黨主席的強大壓力下,當選黨主席,民進黨「四大天王」勢力互為消長,影響二○○八年總統大選的佈局,民調下探新低的陳水扁,主導這波人事,能否減緩「跛腳總統」的態勢,頗受各界關注。

陳水扁十九日宣布由前民主進步黨主席蘇貞昌出任閣揆,但強調這次內閣調整是傳承、接棒,更是階段性責任使命,蘇貞昌、謝長廷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沒有誰上誰下的問題,更與所謂「二OO八」無關。他更明確指出,任命閣揆是憲法賦予總統職權,民進黨下任總統候選人必須依照黨的民主機制產生。

縣市長敗選後,沉寂了一個多月的陳水扁終於完成新的人事佈局。啟用蘇貞昌,換下謝長廷,被外界解讀為自己陳水扁已無牌可打,因為企圖心極強的蘇貞昌一直讓陳水扁相當忌憚,上次閣揆與蘇貞昌擦身而過,讓蘇貞昌轉戰沒有行政資源的黨務系統,陳水扁就是為防提早成為跛腳總統。

謝長廷辭閣揆徐圖東山再起
謝長廷個性圓融,身段柔軟,也了解陳水扁個性,但因遭遇高捷弊案,以及九十五年中央政府總預算遭到立法院史無前例大幅刪減凍結,行政院提請覆議案未過,最後還是被犧牲掉。
謝長廷卸任行政院長,接班的蘇貞昌是陳水扁就任總統五年八個月來所任命的第五位行政院長。台灣的閣揆折損率高得嚇人,社會也被政治濁亂付出巨大代價。

略去唐飛不談,謝長廷較前兩任閣揆張俊雄及游錫憛A應視為實力派的政治人物,去年此時謝長廷奉命組閣之際,一般甚至看好他已掌握了參選二○○八年總統的選舉入場券。

但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朝小野大的態勢,讓強調「和解共生」的謝長廷還是無法施展長才。不過,謝長廷這次優雅下台,和扁割袍斷義,結束「長扁體制」,反而海闊天空。經過這次去職「洗禮」,謝長廷見識到棲息在「阿扁枝頭」的苦滋味,委屈亦無法求全,決定走自己的路。謝長廷強調不接受其他職位安排,將要走入民間,和人民並肩,再創自己的政治高峰,臨別還留下伏筆:「人生有無限的可能。」

扁長體制傾頹後,在後扁時代的日子裡,「扁游蘇」三角成形。四大天王的「權力平衡」重新盤整、洗牌,謝長廷的下一步備受矚目。核心幕僚透露,謝長廷走入民間,將回到南部高雄,經營這塊綠軍的大本營,做為「反攻」的根據地。第一戰將是明年高雄市長選舉,謝長廷很可能會支持陳菊參選高雄市長,奠定其南方共主的地位,並培養實力,成為總統大選的重要籌碼。

另外,在民進黨內推不出重量級人士參選台北市長的情況下,謝長廷轉戰台北市長,也有極高可能性。出身台北的謝長廷,在台北市有豐厚的群眾基礎,從基層的市議員至中央民代立委選戰,謝長廷都曾囊括高票當選,與藍營任何政治明星都有一較長短的實力。
謝長廷在台灣政壇有「智多星」的美譽,也是非常重實務的政治人物,許多政治觀察家揣測,謝長廷了解二○○八總統大選勢不可為,因此早將目標放在二零一二年,累積政治實力圖東山再起。部分謝系立委就表示,謝長廷雖下台,「會藉北高市長選舉東山再起」,謝長廷去職後,海闊天空,「未來可能籌組論壇,對政府該批評就批評,理性提出建言,針對兩岸、經貿政策做理性辯論」。徐圖二零一二,謝長廷將訴諸自己的政治實力,尋找政壇的下一個春天。

電火球蘇貞昌 阿扁難駕馭
新閣揆蘇貞昌在政壇以「電火球」、「衝!衝!衝!」的性格闖出一片天,他從政以來每遇難關,總是展現「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魄力。去年在百般無奈下接任民進黨主席,帶領全黨參與縣市長選戰,最後為三合一敗選而去職,迄今沉潛了一個半月,蘇貞昌十九日接任閣揆復出舞台,雖然臉上難掩一分「掙得公道」的欣慰,但更有九分「如履薄冰」的戒慎。
蘇貞昌勇於任事的性格,過去也常讓他背負「衝過頭」的包袱。蘇貞昌離開黨主席辦公室時打包兩副字畫,一是蘇媽媽告誡他的箴言「好酒沉甕底」、「無求品自高」,似乎正在提醒他,不要忘了「寧靜致遠」的人生哲理。

蘇貞昌組閣,受最大的威脅的是陳水扁,以現在的主客觀情勢,「蘇一上台,扁就不可能把他換下來」,台北政壇觀察家多認為,蘇貞昌在行政院長任內如果依舊展現強勢作為,「總統最大的權力形同束之高閣」。

選前的高捷案及陳哲男炒股案,讓陳水扁失去中間選民支持,選後大敗的結果使陳水扁民調跌到二成多,如果再失去民進黨及獨派人士支持,無疑失去最後的根基,所以為了化解此一危機,陳水扁選後元旦文告中指出,未來兩岸經貿政策將由過去的「積極開放、有效管理」,轉向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然而民進黨主席選舉只有兩成投票率,反應出各派系的動員能力,更凸顯民進黨的群眾危機。在此時,蘇貞昌的組閣趨勢難擋,陳水扁已失去主控權。

當陳水扁不得不讓蘇貞昌組閣時,顯然已經無力阻擋繼任者自行開拓政治版圖的動作了。隨著蘇貞昌堂堂出頭,謝長廷投入參選總統的籌備,加上呂秀蓮的積極問政,一個「後陳水扁時代」已經開始,陳水扁的處境愈來愈艱難。

馬英九成泛藍共主宋風光不再
民進黨內群雄併起,陳水扁處境艱難,而馬英九成為泛藍共主後,宋楚瑜處境更處於尷尬。現實政治讓宋主席能呼風喚雨的空間已大為萎縮,過去國民黨、新黨的劈腿族,在宋楚瑜最風光的時候,一窩蜂的帶槍棄黨靠攏過來,造就了親民黨耀眼的年代,但風水輪流轉,親民黨籍民代為選舉鋪路,最近紛紛回到國民黨,讓親民黨瀕臨崩盤危機。

明年北高市長選舉、市議員選舉和緊接著的立委選舉,已經牽動台灣政壇版塊游移的敏感神經,國民黨祭出入黨四個月的提名條款,引發親民黨的出走潮。即使宋楚瑜積極投入台北市長選舉,希望能起老雞帶小雞作用,遏止出走潮,但似乎得到的是反效果。台北政壇一般認為,若說國民黨祭出黨內初選的「日出條款」,是加速這股出走潮的顯性力量,宋楚瑜的表態參選,就是讓子弟兵「避走他黨」的隱性催化劑。

親民黨的出走潮已成為宋楚瑜不得不面對的政治現實。馬英九當選主席帶領國民黨三合一選舉打了漂亮的一仗,讓國民黨聲勢大漲、親民黨日落西山,現在馬英九是堅持不讓,宋楚瑜則是陷入孤軍奮戰。

相對於陳水扁面臨接班的問題,馬英九也一樣遭遇到台北市長接班的問題,泛藍陣營除了宋楚瑜已表態參選台北市長,國民黨內蔣孝嚴、吳敦義以及剛從親民黨返回國民黨的立委李慶安都有意參選,郝柏村之子、前新黨主席、前環保署長郝龍斌也在許多泛藍群眾的支持下,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為泛藍整合台北市長人選投下變數。

馬英九堅持泛藍台北市長人選要透過一定機制產生,未來國親合作要如何談判?宋楚瑜的問題要如何解套?郝龍斌是否要回到國民黨參加初選?都將考驗馬英九的智慧。

藍綠內部都有亟待解決的難題,陳水扁和馬英九的任何一步,都牽動著台灣政局,動見觀瞻,受人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