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壇的牛頭馬面
◎ 凌鋒

三合一選舉後,民進黨思痛改革,大力換人,游錫憟D黨,謝長廷下台。國民黨馬英九則為選總統鋪路,大陸政策開始軟化,表示有意訪問北京。


「三合一」選舉敗選後的民進黨產生了新的主席。參與競逐的有三人:原總統府秘書長、民進黨創黨元老、曾經擔任行政院長的游錫憛F得到副總統呂秀蓮與行政院長謝長廷支持的海外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創始人、民進黨創黨元老、民視創辦人、現任立委蔡同榮;由號稱「聖人」的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支持的前嘉義縣縣長翁金珠。結果游錫憟H超過百分之五十四的選票獲勝。雖然沒有證據說明游的出選是陳水扁總統授意的,但是游的當選表明民進黨的黨員對阿扁還是有所期待,特別是發表了「元旦文告」後。他們並不願意因為批扁把民進黨帶到不可知的路向,因此游錫撏ㄔX的「黨政合議」,避免阿扁獨斷獨行,但也避免跛腳的主張得到認可。

本土政黨牛頭游錫撌篻巀狴D席
從游錫慦滬茪H特質來說,他屬於少說多做的實幹派,出身農家,幼時輟學,沒有顯赫的家世與學歷,靠堅韌不拔與默默耕耘創出一片天,具有台灣民眾所欣賞的「台灣牛」精神。在民進黨陷入困境時,充當台灣本土政黨「牛頭」的游錫撖鄑_喚醒黨魂,以本土、改革、清廉三項訴求重振民進黨,人們拭目以待。這次主席選舉中民進黨只有兩成黨員參與選舉,表明他們政治熱情的低落,也表明新任主席的任重道遠。

今年年底的台北、高雄兩市市長的選舉是第一個考驗,更大的考驗是明年的立委選舉,民進黨為了改革選舉制度(議席減少和選區調整)而自廢武功,使自己處於非常不利的地位,再怎樣努力,相當時期內都無法獲得半數議席;就如同改革地方選舉為「三合一」以節省成本,卻便於有錢有勢的政黨與地方勢力進行賄選一樣(行賄三次的難度與成本一次就解決)。民進黨的這種自我犧牲精神因為統派媒體不願「揚善」,導致執政以來幾乎一無是處的印象。

當選後的游錫憛A表現了與以往低調忍讓不同的姿態,來突出黨的自主性,除了與總統有所區隔外,還不客氣的批評謝長廷獨自決定對被泛藍否決的總預算提出覆議的主張,還不認同代主席呂秀蓮二月八日才辦黨務移交的主張,堅持根據黨規在兩個星期內移交。

要改革民進黨,當然需要大刀闊斧的魄力,但是以往所具備的「柔性」優點也不應全部放棄,這樣才有利於派系林立的民進黨的團結。特別是不能放棄台灣牛的韌勁。

在游錫敻翾鴷D席後,阿扁最後做出更換閣揆的決定,以蘇貞昌取代謝長廷。未來的黨政合議將可以比較順利。當然,呂謝蘇游四大天王如何團結而不要造成進一步的不和,是阿扁與四大天王必須努力與顧全大局的。

國民黨馬面馬英九急於黨產套現
相對於民進黨的「牛頭」,國民黨的主席就是「馬面」了。馬英九以俊俏的面孔建立他的人氣,也以不慍不火的表情塑造他的教養。在去年八月當選國民黨主席後,正千方百計為二○○八年當選總統鋪路。

為了維持黨的凝聚力,為了要有充足的經費投入各項選舉,馬英九背棄了改革黨產的承諾,大舉出脫黨產,將「出售」掩飾為「改革」。改革是將過去巧取豪奪得來的黨產歸還人民,出售只是將不動產折現,仍為國民黨所有,折現更便於黨主席靈活運用。民進黨沒有自己的大樓,在北平東路上的八、九、十樓黨部大樓,面積約一○二五坪,每年需付出兩千零六十八萬台幣租金。而國民黨擁有的地產不可勝數,中央黨部的價格,根據財政部二○○四年公告就值十億六千六百多萬元。馬英九出任主席第一筆交易的國發院土地就以四十三億元賣出。財政部國有財產局表示,國民黨應歸還給政府的不當黨產,土地總面積超過二十五萬平方公尺,現值二百零九億元。去年十二月國民黨出售中影、中廣和中視,又入袋九十億元。其中有沒有中資更為台灣所關注,馬英九卻毫不猶豫的打了保票。馬英九不久前接受美國之音的訪問時說:民進黨「執政五年,比國民黨五十年的貪污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且不說通緝犯中國民黨多國民黨要員,就是這些黨產的來歷,不就是集體腐敗的黑金嗎﹖

親民黨指責馬英九「笑裡藏刀」。他不但分化親民黨,導致一批橘營政治人物「棄橘投藍」,更把立法院院長王金平玩的團團轉,這位在台灣政壇上非常圓融的政治人物,被馬逼到要說出「千錯萬錯都是我錯」與「與馬營談話要錄音」的怨言。就連慶祝黨慶,馬英九也會把把連戰給「漏」了。而為了培植勢力,在「三合一」選舉中更不避嫌疑挺黑金大嫌疑的基隆市長候選人許財利,還暱稱為「馬利兄弟」,事發後又急急的「不沾鍋」。

馬英九冷淡美國 和北京眉來眼去
馬英九將這一切成就,都歸功於剛於十一月去世的老子馬鶴凌的栽培。馬英九將他的父親塑造為道德典範,自己則是孝子。但是別忘了馬英九參選主席時,馬鶴凌奇怪的出來反對。他逝世時,是在翁姓乾女兒家裡心臟病突發,另一位曾在媒體多次出現的乾女兒陳美琪則帶有酸意的披露一些內幕。為免有「不當聯想」,台北市政府低調處理,親藍媒體為維護馬英九的形象都不報導或少報導其中細節。綠營人忠厚,不願趁人之危大作文章。但是馬英九卻趁機以「低調」與勤儉辦喪事為自己貼金。在「三合一」選舉大勝後,「乾女兒」新聞已經淡化,馬英九再去拜祭感恩來樹立老子的崇高形象,這就太過份了。

而馬英九上台後與北京眉來眼去也引發人們的不安。他公開宣佈統一是終極目標,獲得國台辦的讚揚。最近胡錦濤到廈門向台灣呼籲三通,馬英九沒有指出對方不願以平等態度與台灣方面坐下來洽談,卻指責執政黨來呼應胡錦濤,仍是連戰「聯共制台」的貨色。馬英九甚至表示有意訪問北京。但是對美國卻非常冷淡,拒絕美國的訪問邀請,封殺軍購更不遺餘力。把國家安全寄望於共產黨的善意,是馬英九兩岸政策的特點。馬英九對獨裁政權的熱情與對民主國家的排拒,恐怕將決定他的未來走向,也是台灣未來的危機。

如今馬英九的縱橫捭闔似乎如魚得水,但已引起泛藍與國民黨內部的不和。馬英九只營造「面子工程」,小心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