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戎與哈利戴聲明
◎ 張 戎、喬•哈利戴

● 編者按:英國華裔作家張戎和她先生合作的毛傳,本刊去年七月曾在張戎專訪中作出介紹。讀者期待的中文版由台灣遠流出版公司接手出版,但在新書即將面世的三月底,遠流公開表示放棄出版。內因如何?張戎和中文譯者張樸作出說明。


●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作者張戎和她的丈夫喬.哈利戴。

去年七月,我們與台灣遠流出版公司簽訂了出版《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的合約。九個月來,合作順利。但就在出版前夕,遠流王榮文董事長於四月十八日給我們寫信:「在此鄭重向您們報告:咱們正式解除《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的出版合約。」當天,王榮文董事長對《中國時報》說,解除合約的原因,是我們書中對胡宗南的x述,不足以說服他。

已去世四十四年的國民黨將領胡宗南,在我們這本五十萬字的書中,佔有八頁篇幅。經過多年對大量史料的仔細研究,我們做出了「胡宗南有可能是紅色代理人」的判斷。

像大多數挑戰固有說法的新見解一樣,我們的判斷也遇到反對意見。這不足為奇。王榮文董事長從去年十月就知道這些意見,他提請我們參考,但從未表示過它們會有任何可能影響他出版這本書。在今年二月的台北國際書展上,遠流公佈了出書的具體時間。

去年八月以來,胡宗南的兒子、前灣國家安全局第一副局長胡為真先生,多次透過王榮文董事長和其他渠道,要我們抹掉對胡宗南的判斷,重寫這一部分。

我們對胡宗南將軍及其子女沒有任何惡意,沒有任何仇怨,我們只不過是在根據史料寫一個重要歷史人物。我們寫作的宗旨是「秉筆直書」。書中所有史實,都在「註釋」媯讞了來源。因為胡為真先生提供的材料不足以對書中一樁樁具體史實進行反駁,我們沒有答應他的要求。不過我們體諒胡宗南子女的感情,對中文版作了一些不違背原則的妥協。

遠流接受了我們的「最後定稿」 (王榮文董事長語)。版排好了,封面設計好了,萬事俱備,就等出版了。王榮文董事長在三月二十三日的傳真裡感謝我們,並說「希望胡為真先生也能感受你的善意」。遠流在三月二十七日的《中國時報》上宣佈:《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文版「五月正式在台上市」。

轉折發生在第二天。三月二十八日,胡為真先生來見王榮文董事長。就在這次會面後,一切都變了。三月三十日,王榮文董事長在給張戎的親筆傳真中,第一次提出:「我恐怕不得不放棄出版《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這之後,遠流給了我們具體的修改建議稿,對書中史實作了諸多刪節、更改。我們無法接受。

這就是遠流單方面解約的背景。

王榮文董事長在解約後對《中國時報》記者說,解約原因是他與我們對書中胡宗南部分「未達成共識」。事實上,在胡為真先生來見王榮文董事長以前,作者、出版者已有一個為雙方都接受的「最後定稿」。是王榮文董事長在與胡為真先生見面後改變了主意。

三月二十八日這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王榮文董事長為什麼突然要放棄出版,他在三月三十日的傳真塈i訴了我們。只要他不介意,我們可以公佈這份傳真。

我們這本書,既然是「鮮為人知的故事」,就必然和人們所知的「定論」發生衝突,必然會使一些人不滿。我們這本書的出版社,應該是一個勇敢的出版社,一個能捍衛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的出版社。今天的台灣畢竟是民主、多元、法治、理性的社會,我們相信中文版不久就會與讀者見面。許多媒體、讀者對中文版的命運表示關心,我們感謝你們。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迄今已出、將出二十五種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