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駙馬弊案衝擊兩岸
◎ 陳破空

● 總統女婿涉嫌弊案而被捕,是真正體現「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駙馬之弊在中共太子黨看來,簡直是小兒科,大可偷笑不止。他們濫用權力、非法經商,挪用、貪污、受賄,鯨吞國有資產動輒上億乃至數十億計,人數之多,更無人知曉。

台灣總統陳水扁的女婿趙建銘,因涉嫌捲入台開「內線炒股」弊案,被台灣檢方拘押審訊。「駙馬爺」被捕,震動台灣朝野。身為總統的陳水扁,直接受到衝擊,不僅聲望大挫,而且面臨在野黨逼宮下台的壓力。該案形成的衝擊波也震盪兩岸。

總統若無涉案,罷免殊難成功
在野黨攻勢凌厲,不僅利用媒體熱炒,更上街頭嗆聲,甚至在立法院推動罷免案。國親兩黨利用其在立法院的過半席次,將罷免總統案排入議程。然而,要通過罷免,談何容易?根據台灣憲法,罷免總統,須經四分之一立委提議,三分之二立委同意,才能立案。立案後,還需全體台灣選民投票公決,過半數選民同意,罷免才能成立。因此,除非陳水扁本人涉案,否則,被罷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國際上,民選總統親屬涉及貪腐弊案,並不鮮見。韓國實現民主後,兩任民選總統金泳三和金大中的親屬,都曾先後捲入弊案,而給兩金帶來不小傷害。金泳三次子金賢哲因受賄,拘押入獄;金大中次子金宏業因受賄,被判刑三年半;金大中最小的兒子金弘傑,也因涉嫌貪污而遭到監禁。但不管是金泳三還是金大中,都未被罷免,而做完總統任期,畢竟,他們本人沒有涉案。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的兒子科喬•安南捲入「糧食換石油」腐敗醜聞,安南本人也有一定程度的責任,國際上曾響起要他辭職的呼聲,但安南最後還是渡過難關,至今仍然在位。

發動罷扁,泛藍人物各有打算
回頭來看台灣,推動罷免陳水扁的泛藍人物,心理複雜而微妙。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最初並不積極推動罷免,惟希望因親信和親屬弊案纏身而民望下挫的陳水扁,成為未來兩年民進黨的負資產,到二○○八年總統大選時,形勢對馬英九而言,如水到渠成。然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卻不甘寂寞,大聲喊打喊殺,有意借陳水扁親屬弊案為自己找回舞台,進而挽救瀕臨泡沫化的親民黨。

眼看親民黨動作猛烈,國民黨基層也響起罷扁的強烈聲音,馬英九不得不臨陣掉轉槍口,一百八十度轉彎,高分貝加入罷扁行列。馬英九之所以如此,一則怕被宋楚瑜搶了風頭,二則怕危及自己在泛藍中的龍頭地位。然而,馬英九終究面臨兩難:如果罷扁成功,將提前面對泛綠整合,提前面臨與泛綠實力人物蘇貞昌對決;如果罷扁失敗,馬英九將擔負作戰失利的責任,可能被泛藍陣營自傷。

台灣「駙馬」 中共「太子」
台灣「第一家庭」涉入弊案,令人遺憾。但卻揭示,作為一個民主國家,任何弊案,都難以隱藏。在言論公開、新聞自由、司法獨立的台灣,已經落實「人人平等」的人類文明價值,真正體現「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一起「內線炒股」案,就能將台灣「駙馬爺」送進監獄。這在中共「太子黨」們看來,簡直是「小題大做」,大可以偷笑不止。且不說中國股市上,官商勾結的內幕交易層出不窮,司空見慣。內線炒股對中共「太子黨」而言,簡直就是「小兒科」,濫用權力、非法經商,挪用、貪污、受賄,鯨吞國有資產動輒以數億乃至數十億計,才是他們的「大手筆」。

江綿W,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兒子,曾被「保送」到美國留學,在美國一所三流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回國後,以毫無科研建樹的淺薄資歷,立即被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相當於副部級高幹),兼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如坐直升機。隨後,該「太子」又被冠上一連串頭銜:「創新一號」小衛星工程總指揮,「神舟五號」工程副總指揮,高科技數碼化軍隊顧問;封鎖信息的「金盾工程」總策劃,等等。

非但如此,江綿W又縱橫商界。與台灣富豪王永慶之子王文洋聯手,投資十六億美元,創立上海宏力半導體制造有限公司,江綿W自任副董事長,隨即被稱為「中國半導體大王」。與此同時,江綿W還兼任三家公司董事,這三家公司分別是:中國網路通信有限公司、上海汽車工業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其中,因中國網通已經是中國第三大電訊公司,江綿W又被稱為「中國電信大王」。

在這些商業活動中,江綿W享受一系列特權,並明顯涉嫌不正當競爭和不法經營:其擁有的上海宏力公司,輕易獲得「兩年免稅三年減半」的優惠待遇;其擁有的中國網通,公開排擠其他電信公司,公然破壞中國電信的通信電杆,理由竟是「中國電信設置的杆路離中國網通的杆路太近。」上海首富周正毅違規貸款非法圈地被查處後,僅被輕判三年徒刑,關鍵因素就是,在周正毅背後,有江綿W及上海政要撐腰。

且不說江綿W在官商勾結中的不法行為,即便按照最低標準││中共黨內紀律條例,江綿W及其任用他的人也都完全違規。中共中央明文規定:各級黨政幹部不得在企業兼職,並要求凡在企業兼職的黨政領導幹部,免去或本人主動辭去在企業的職務;凡企業負責人兼任黨政領導職務,免去其黨政領導職務。

然而江綿W身為中共副部級高幹,卻在多個企業兼職,公然違反和踐踏黨紀,竟無人敢動他一根毫毛。難怪,縱橫政商兩界的江綿W,被稱為「當今中國最牛氣的紅頂商人」。

中共「太子黨」弊案纍纍
「太子」 江綿W如此,其他中共「太子黨」們,也不示弱,紛紛從政又從商。鄧小平次子鄧質方曾被稱為「中國地產大王」;李鵬長子李小鵬被稱為「電力大王」;李鵬次子李小勇因涉嫌「新國大」詐騙案,負罪潛逃新加坡,至今逍遙法外;王震之子王軍,任保利集團董事長,人稱「軍火大王」;姬鵬飛之子姬勝德,因巨額貪污和嚴重洩露國家軍事機密,其罪當誅,卻因父親為中共元老,被免於死刑。

實際上誰都知道中共「太子黨」濫權腐敗、恣意妄為,但全國上下幾乎無人敢於問津。原《文匯報》記者姜維平,因撰文揭露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原大連市長、遼寧省長、現任商業部長的薄熙來,而遭到薄熙來的公開報複:姜維平被逮捕下獄判刑六年。

中共「太子黨」,現多貴為「第五代」高官,其中不少人曾是文革時期的紅衛兵,被戲稱為「青紅幫」。現任江蘇省委書記的李源潮(其父李幹成,原上海市副市長),曾經是上海紅衛兵的武鬥幹將;現任商務部長薄熙來(其父薄一波,中共元老),曾經是開武鬥之風氣、令人聞風喪膽的「聯動」組織頭目;現任湖北省委書記俞正聲(其父黃敬,江青前夫,原第一機械工業部部長),曾經是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的紅衛兵,積極參加批鬥校黨委、黑龍江省委的造反活動。這些「太子黨」成員,文革後並未列入「三種人」被清算,官位反愈升愈高。

台灣「駙馬爺」與中共「太子黨」的不同境遇,映照出台灣與大陸的制度落差,民主的台灣,與獨裁的中國,差距何其巨大!

中共炒作,葉公好龍
台灣「駙馬爺」弊案曝光後,中共媒體興奮莫名,大肆炒作,這一回,其輿論導向的用意,莫非是:看,台灣也有腐敗案!然而,中共的炒作,反而證明台灣社會的公正和清廉,因為揭露這一弊案的恰恰是台灣媒體;將「駙馬爺」逮捕下獄的,恰恰是台灣司法機關。台灣總統和政府,無權過問,更不敢干涉。

反觀大陸媒體,不過是中共自己的喉舌;大陸司法機關,不過是中共自己的工具。在「黨大於法」的前提下,中共高層甚至經常「指導辦案」。姬勝德、周正毅等人可以獲得輕判;江綿W、李小勇等人可以逍遙法外;薄熙來等人可以打擊報復。這一切,都是中共獨裁之惡,中國社會之恥。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共輿論大肆炒作台灣「駙馬爺」弊案,使揭發此案的台灣國民黨立委邱毅在大陸「紅得發紫」,被稱為「英雄」。然而當邱毅興沖沖地準備奔赴大陸,欲按原計劃到北大演講時,卻遭到中共當局的悍然封殺。這表明,中共的宣傳,不過是「為我所用」,一旦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的聲音傳到中國大陸,葉公好龍的中共,馬上就表現出驚恐萬狀,如臨大敵。到後來,中共突然降低調門,不再渲染台灣「駙馬爺」弊案,並暗發通知:相關報導必須依中央口徑為準。

(陳破空:留美學者、本刊特約撰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