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治腐化的深層根源
◎ 許行

● 台灣第一家庭弊案是中華劣質文化對現代政治的毒害,而台灣現行體制也對防貪反腐作用不大,需作改革。


世界盃足球賽期間,反對陳水扁的民眾在立法院外集會,向陳水扁發出紅牌,要他下台。 )

台灣政治醜聞,從總統府秘書起,一直燒到駙馬爺、第一親家和第一夫人,最後終於演出罷免總統的場面。這固然顯示出台灣有新聞自由和基本民主制度的好處,也反映了台灣社會文化的弱點和民主在制度上的某些缺陷。

無論民進黨怎樣在台灣鼓吹「去中國化」,但台灣人背負數千年的中華「醬缸文化」(柏楊語),始終無法擺脫。這種「醬缸文化」不僅存在陳水扁及其家屬、親家和親信的腦子堙A也普遍存在在台灣整個社會裡。其中最顯明的是攀關係、走後門,請客、送禮、講人情、講面子、講排場、討便宜、拋小錢換大錢,走姻親裙帶門路;在政治上便是收羅馬仔、講親疏、結幫派、搞酬庸、窩贓遮醜,終至金權勾結,敗壞民主,使選舉成為爭權奪利的工具。

這種劣質文化是中華民族千年遺毒,它是造成政治腐敗的因素,與現代民主政治格格不入。別以為民進黨執政六年腐化得這麼快僅是阿扁個人操守不正造成的。固然阿扁無迴避利益衝突觀念、任人唯親、善弄權術、藉酬庸和勾搭壯大勢力、利令智昏等等,對造成當前局面負有不可推脫的責任,但台灣社會如果沒有一套有效的制度去約束和消除中國文化中傳統的毒素,縱使有新聞自由和政治民主,還是無法根本防止政治腐敗的重演。

阿扁因襲中華文化的劣質傳統
作為民選總統,阿扁實在太沒有當總統的現代文明觀念了。西方的清明國家,作為公職人員,非常重視利益衝突,盡力加以避免,因為哪怕是一點點利益衝突,都會引致官職不保。一九九九年,加拿大卑詩省省長簡嘉年,因幫忙替他修理露台的鄰居申請賭場牌照,雖然他已付了修理費,仍被反對黨在省議會上攻擊,指為利益衝突,立即自動下台。二○○二年,加拿大聯邦政府國防部長艾格頓,將一項只有三萬多加元的有關紓解軍人心理壓力的研究項目交給他前女友領導的公司承辦,結果馬上給炒了魷魚。台灣於二○○○年訂有《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規定公職人員及其配偶,知有利益衝突(包括有價證券)的事,必須自動迴避,但阿扁明知其夫人經常炒股,卻從來沒有加以制止,這就太缺乏公職人員起碼的操守了。

更糟糕的是,他當選總統之後,敦聘了大批總統府資政和國策顧問,這明顯是政治酬庸,因為這些人有的是幫他當選的,有的是他需要拉攏的。這麼龐大的酬庸官職,黨內外都有人提出批評,他卻反駁說這是現行法律規定的,從來沒有想到現代文明所提倡的「小政府、大社會」觀念,憑此去改革舊日政府的陋習,替國家財政節省開支。

西方社會普遍認為婚姻是男女兩造私事,充其量只是邀約至親密友去教堂參加結婚典禮,然後去度蜜月。中國人卻認為婚姻是終身大事,做父母的有責任給它辦最隆重的儀式,於是大事鋪張,講排場,尤其是總統嫁女娶媳,不但震動整個社會上層,豪華侈奢,還動用了國家軍機和警衛。在這種情形下,親家的社會地位跟著立即飆升,拍馬者趨炎附勢,如蟻附羶,才會發生駙馬和第一親家今天這麼多醜事。

西方公職人員公私分明,總統夫人不能涉足政府事務,不會像吳淑珍那樣,以為夫婿當了總統便以「皇后」自居,讓給她推輪椅的「第一推手」領國安津貼,在「內廷」通過總統府秘書干預企業高層人事,甚至接受厚禮和政治獻金。

在西方,政黨籌集競選經費都有最高限額規定,而且捐助者及其金額都要公開,透明度極高,決不允許暗底政治獻金,私相授受。私底下獻金實際上就是賄賂、賄選,不僅受賄者要受刑事處分,連行賄的獻金者也要給予刑事處分,哪會發生像陳由豪政治獻金那樣雙方公然爭執不休的醜事。

台灣缺乏獨立的廉政體系
西方社會對公職人員貪瀆行為的監督,除了傳媒和反對黨之外,政府本身都有一套國家廉政體系( National Integrity System ),設有獨立於行政權力之外的廉政專員( Ombudsman ),他們的職責是專門清查官員違法違規行為。香港的廉政專員公署,不僅查官員,也查大企業管理層的違規行為,它的偵查方法相當犀利,往往密察暗訪,連傳媒都不知情,到了罪證確鑿提起公訴時才會爆料,哪有像台灣那樣,先靠揭弊英雄在傳媒上爆料,才由檢調機構接手偵查的。可見台灣檢調機構非常被動,台灣的廉政制度十分不健全。

就政府架構而論,台灣法務部設有政風司,但這個司及其屬下機構在此次偵查醜聞大案中全不見影子,可見它與香港廉政專員公署或西方廉政專員相差甚遠,似乎只是一個衙門而已。出面主持此次偵查的是調查局,而調查局隸屬於法務部,法務部隸屬於行政院,在法理上,調查局沒有獨立於行政之外的權力。好在台灣輿論壓力非常大,民情憤激,以致總統和行政當局都不敢公然插手干預,使得調查局的偵查工作,迄今為止,尚沒有令人失望。

不過,經過這次大醜聞之後,台灣實在應該考慮效法西方或香港,建立獨立的廉政體系,使政治得以清廉。 對付貪瀆,不僅要給受賄者以刑罰,更要將行賄者繩之於法,這是杜絕賄賂公行的重要步驟。

台灣總統權力太大,應行內閣制
相對於專政來說,民主當然是一種理想政體,但世界上實行民主的國家,其民主形式各不相同,大體上可以分為總統制和內閣制。總統制在聯邦國家比較好,因為各聯邦單位,像美國的州,每州各有自己獨立議會和州長,分擔了全國各地權力,留給總統的僅是全國性的事務。總統制在非聯邦國家實行,多數會變為「次民主國家」,如菲律賓、拉丁美洲一些國家那樣。因為總統集元首、行政、軍事、外交大權於一身,任命大法官,控制內閣,而他本人既不受議會制約,也沒有其他力量可以制約他,直要等到任期結束為止。

台灣的情形便是如此。阿扁權力太大,卻不受制約,這是造成總統府和總統親屬腐化的原因之一。如果阿扁本人行為端正,能自律律人,真心替人民謀福祉,四年任期很快就過去,也不至於造成像今天這樣的大害。但那兩顆子彈真是「福兮禍所伏」,給他送上連任寶座,也葬送了他的聲譽。不過從阿扁執政的醜態,不禁令人質疑,總統制對台灣民主來說,是否是一個好的模式?

我認為在台灣這麼小的地方,實行內閣制比總統制好,但這牽涉到國家根本大法||憲法,茲事體大。不過也可以考慮將總統職權限定在某些特定範圍,加強內閣的獨立性,對議會負責,像芬蘭那樣的半總統制或雙首長制,實際上就是內閣制。內閣制的好處是,整個內閣,包括總理,直接受議會制約,不會出現不受制約的國家首長。雖然內閣制也有缺點,即執政黨若未能取得議會中的絕對多數,內閣便不穩定,隨時有倒閣可能,變成短命內閣,大選頻仍,但它防堵腐化的效能卻比總統制強。

世界上沒有十足完善的民主制,它只能根據每個國家的實際情形加以選擇和改善。

無論如何,台灣大醜聞給台灣人民提出一個嚴重的課題,今後如何防止醜聞重演,如何健全廉政,如何提高人民素質、改變社會上不利於民主發展的風氣,如何完善民主制度,都是值得大家反思和探索的。

今天的台灣現象,將來同樣可能出現在中國大陸消失一黨專政之後建設民主的過程中。台灣民主早些健全,也就是替明天中國大陸民主樹立典範,減少它走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