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華氧氣列車,狀況頻出
◎ 林保華

● 青藏鐵路開通天險變坦途,除了生態受破壞,西藏還面臨加速漢化的危險,西藏流亡政府議員凱度頓珠說,這是中國第二次入侵西藏,青藏鐵路是侵藏鐵路。


● 西藏流亡政府議員凱度頓珠(右)七月七日在台北舉行記者會,指責青藏鐵路是中共的侵藏鐵路。左:林保華,中:台灣圖博之友負責人周美里。(大紀元)

 

七月一日青藏鐵路通車。中國媒體一面倒的報導,強調對西藏經濟發展的正面意義及美不勝收的景致;海外華文媒體則多宣傳它的旅遊價值;外國人關心文化與環保,西藏人自己則擔心被漢化。通車那天,北京市有三個老外女士舉行抗議活動,被公安扣押三小時後獲釋。在七月六日達賴喇嘛七十一歲生日那天,台灣圖博( TIBET 即古之吐蕃,「蕃」音「播」)之友會在台北舉辦了一個記者招待會,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侄兒、西藏流亡政府國會議員凱度頓珠說,這是中國第二次侵藏,青藏鐵路被稱為「侵藏鐵路」。

鐵路通車加速對藏人的同化
西藏在地理、文化、宗教都有其獨特性。地理上的「世界屋脊」,使漢人很難進入西藏﹔藏語也與漢語截然不同;藏傳佛教與大多數漢人信仰的其他神佛有別,與「無神論」距離更大。這些都是漢人很難同化藏人的原因。但是青藏鐵路通車,無疑,從政治、經濟、旅遊、文化各個層面都會加速同化過程。滿族入侵中原被漢人同化,是咎由自取,但是藏人偏安一隅而不可得,全國五百多萬的藏人(西藏自治區兩百多萬人)要抗拒具有政治、經濟、軍事優勢的十三億漢人,幾乎是無法抵禦,何況中共在佔領西藏以後,以民主改革、大躍進、文革為名,造成六分之一西藏人口的死亡,寺廟也從文革前的兩千七百座被摧毀到剩下八座。因此不可避免的會引起國際的關注與同情。

通車那天的典禮,當然有很深的政治意味。中共領導人頗能為自己樹碑立傳,例如李鵬建三峽,但是禍福未知,江澤民、胡錦濤、溫家寶等均避免染指。江澤民的代表作有世紀壇與國家歌劇院。胡錦濤一九八九年三月在拉薩街頭頭戴鋼盔指揮鎮壓,為他成為鄧小平的「王孫」奠定基礎,也註定他的政治生涯與西藏不能分開,因此青藏鐵路通車,他親自到起點的青海格爾木剪綵。但胡錦濤過去據說有「高山症」而長期待在北京,這次自然不方便御駕親征。而拉薩那一頭,是中共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長周永康主持與講話。這意味著甚麼?

第一,周永康是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嫡系。這個安排讓人感覺到天平的兩端,一邊是胡錦濤,一邊是曾慶紅﹔這大概暗示了明年中共十七大由胡、曾控制大局與進行權力分配。

第二,由公安部長而不是統戰部長去主持,有用「無產階級專政鐵拳」阻嚇藏人的意思。相信這也是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中共不是用懷柔手段,而是用「鐵拳」來統治西藏。拉薩車站舉行典禮期間,藏人不能隨便進入,只能在站外等候,到典禮結束後,藏人才可以進入車站。這不但是種族歧視,也表明中共擔心藏人搞破壞活動。拉薩市長羅布頓珠承認,最擔心的是鐵路的安全問題,據稱,現在已經有人揚言要破壞鐵路。

豪華列車吸氧困難問題頻出
這次通車前,中國媒體大事宣傳這條線路上進藏火車是「豪華氧氣列車」。但是在通車以後,在七月五日又看到媒體報導,「一天五百美元豪華列車明年上路,鎖定歐美頂級客,仿五星酒店打造」的報導。原來這次被吹噓為「豪華氧氣」的列車一點不豪華,連氧氣供應也有問題,暴露中共媒體「報喜不報憂」的本質,八十五年不變。

根據隨車境外記者的報導,列車設備新穎,但車廂充滿甲醛氣味,車上設置的電視無法收看節目。甲醛是室內裝潢的主要污染物,長期吸入可能導致鼻腔、口腔等部位癌症。再則,車廂空間不大。軟臥雖說四人一間,但床仍嫌狹小,走道也僅容一人通過,離「豪華」很遙遠。而且軟臥的視窗因加了門,反而是所有車廂中視野最差的。硬臥車廂每一房間不到二點三平方公尺擠六人。鐵道部宣傳的列車供氧系統,更是狀況連連。所謂把製氧機的氧透過空調,讓旅客可自然吸氧,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還沒到唐古拉山口,大多數乘客已出現明顯高原反應,輕則頭疼胸悶,重則發燒嘔吐、氣喘。列車不主動發給氧氣管,必須在乘客出現狀況後,主動向列車員索取,而且吸氧管必須回收。吸氧的乘客形容塑膠味其濃無比,

十分乾燥,多名乘客吸氧後出現猛流鼻血症狀。列車空調系統則時開時停,硬臥乘客喊熱、被熱醒,硬座乘客則需要穿上大衣,蓋上厚被子。而停在拉薩西站的二十分鐘,更是全車停開空調,不准開窗、開門,八百人在密閉式空間「烤」著。用水也限制,上洗手間都有問題,在到那曲站之前,就有四節車廂沒水可用,洗手間無法沖便「黃金滿盆」,令人作嘔。看來中共的宣傳的確是熱氣騰騰,金光閃閃。

硬件如此,「軟件」呢?豪華氧氣列車是禁煙的,但是記者報導,有部分乘客耐不住煙癮,到車廂兩頭吸煙,車廂內的煙霧警報器因而不時鳴響。這樣的乘客到了西藏,到了那些聖地,能相信他們會保護西藏的文化,愛護那裡的生態嗎?

藏羚羊的生存面臨威脅
在這次的「西藏熱」宣傳中,西藏的羚羊是一個重要內容。它們主要生活在羌塘南部至北部,阿里地區,岡底斯山到喜馬拉雅山之間,以及可可西里地區。蒙語裡,「可可西里」是「美麗少女」的意思,位於青藏高原西北部,夾在唐古拉山與崑崙山之間,面積約四點五萬平方公里,是中國最後一塊保留著原始狀態的自然之地。那裡是野生動物的天堂。野氂牛、藏羚羊、野驢、白唇鹿、雪豹、棕熊 ...... 青藏高原上的野生動物種類,在可可西里地區基本齊全,它們絕大多數屬國家一二級保護動物。但是自從一九八四年以來,每年竟然有三至四萬盜獵者和非法淘金者湧入可可西里,上述珍貴動物成了獵殺對象。在短短的十幾年堙A可可西里野生動物數量減少了三分之二以上,其中遭到最殘酷獵殺的是藏羚羊,因為在它身上長著最優質的羊絨。藏羚絨被視為「絨中王」,在歐美市場,一件藏羚絨披肩可賣到八千到一萬七千美元。這種披肩又稱為「戒指披肩」,既輕又暖,將披肩揉攥在一起,可以從戒指穿過而得名。鐵路的通車,無疑為獵殺者提供最方便的交通。

至於「漢化」,更是藏人的最大顧慮。根據官方的資料,目前全國藏族約有五百五十萬人口,西藏自治區則有兩百五十萬人(不計駐藏解放軍),其中藏人九成三。但是拉薩人口中,漢人就佔一半,也就是二十多萬人,因此就是拉薩的漢人,也已經佔西藏總人口的一成,全自治區的藏人怎麼可能超過九成?鐵路通車後,每天有幾千人進入西藏,自然加速漢化。

而且必須指出的是,即使經濟發展了,主要也是漢人得益,因為黨政軍經文權力都在漢人手裡,主要職務也在漢人手裡,各行各業聘請員工,漢人因為會說漢語而佔優勢﹔何況從事經濟活動,漢人有某種天才,藏人怎麼競爭得過﹖經濟發展藏人獲益不多,而且被掠走的天然資源,是藏人的重大損失。僅以礦藏來說,潛在價值就有一萬億元人民幣。包括金、鋰、銅等等。很早還傳說西藏有鈾礦,但可能是國家機密,一直未有正式報導。

青藏高原還有豐富的能源,除了天然氣與石油,更是亞洲大河流的發源地,包括中國境內的長江、黃河,雅魯藏布江流到印度與孟加拉,叫布拉馬普特拉河;獨龍河到緬甸變成伊洛瓦底江,怒江到緬甸變成薩爾溫江;瀾滄江到印度支那半島名叫湄公河。因此上游一旦生態受到破壞,就成為亞洲的災難。因此西藏的環保問題受到國際重視。

面對這些威脅,只要稍有良知,能不為藏人的前途憂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