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兩黨的黨產問題
◎ 唐詩

● 國民黨最近向人民公開黨產狀況,坦稱棄舊圖新,表示道歉。這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的一項進步,反觀中共在大陸數十年將國家財富予取予求,迄今毫無改革之意。楊尚昆回憶錄揭示中共吃國家的決策經過。


● 國民黨黨產過路財神多,特權生意虧損大。這是中投購買停車場嚴重虧損的大運通大樓。(中國時報)


● 左:國民黨財神劉泰英涉新瑞都弊案, 6 月,一審判刑 8 年。
右:中共中辦前主任楊尚昆曾是毛的大管家。

國民黨八月二十三日在馬英九主持下舉行中常會,公佈「黨產總說明」,稱國民黨一九九四年辦理社團法人登記時,資產合計為三百八十五億元(新台幣),九八年黨產最高值時,合計九百一十八億元。二○○○年三月連戰任主席時,黨產數為八百零八億元,至今年七月時,黨產為二百七十七億元。國民黨黨產之八成四在投資事業上,而虧損則在李登輝時期。國民黨表示:在黨產問題上,願意「以最誠懇的態度向全民道歉。」

國民黨公佈黨產向全民道歉
民進黨對黨產問題的態度,可從行政院長蘇貞昌的同日表示看出來。他說,人民對國民黨黨產的關心和期許是:在黨國不分時期,黨庫通國庫,國民黨究竟從國家身上拿了多少?用到哪裡去了?現在有無意願立刻還給國家和人民?他要求馬英九具體交待國民黨和黨營事業歷年從各級政府拿了多少補助?又從特權中賺了多少?競選花了多少?

但是泛藍評論認為,國民黨黨產幾十年是一本大爛賬,追下去又是一場「政治惡鬥」。重要的是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的環境與制度。立法院長王金平則表示,國民黨黨產虧損四百多億算在李登輝身上不公平,李主政時為國民黨籌措了七、八百億經費。

政黨尤其是執政黨擁有黨營事業,為黨牟利--這在台灣政治轉型中,已被公認為是一項非正義原則。國民黨不說大陸時期,在台執政也是整整半個世紀,近千億的黨產,既可鞏固政權,也可進行不公平的政黨競爭。據報導,光縣市長選舉動輒動用三、五千萬元,大縣可達數億費用之鉅。其間中飽私囊、人謀不臧則是常事。

台灣人愛說的「A錢」,那是一種與貪污、挪用有別的「合法」搞錢。有一個盛傳的故事,說某年黨中央為給選情告急的一場地方選舉「補充糧草」。黨部十一樓撥款六億,順電梯下到一樓,就只剩下一億了,幾位受款人在電梯中就A掉五億!黨營事業各種投資、房地產等等,被人從中上下其手收紅包、吃回扣、買豪宅發財的也大有其人。總統大選更是大灑金錢的機會,二○○○年大選至少花費一百三十億元,一般認為有二百億,中時報導名藝人劉家昌當時虧掉黨產六億,就是劉泰英(黨產總管)答謝劉家昌在大選中攻擊宋楚瑜不遺餘力的「酬勞」。而宋楚瑜小舅子經營的兩家黨營公司虧掉八十多億。

國民黨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
針對黨產在馬英九手上大幅縮水,民進黨主席游錫撏ㄔX一連串質疑,要求馬英九回應,近年變賣二百五十億元黨產去了哪裡?承諾的歸還黨產,為何不兌現?私人名下的黨產有多少?財政部也指出國民黨過去非法、不當取得的不動產有二百三十八億元,不能只說「告別黨產,向全民交待」,而不行動。

馬英九當然有難處。中常委討論時意見分歧,有的主張黨產全部淨空,放下歷史包袱,取信於民。有的則反對,財產散盡,以後選舉只靠募款,會受制於人,「吃人嘴軟」。最現實的是,國民黨有兩千八百名黨工包括多位黨大老的退休金每年需付九億元,扣除後二百多億黨產只剩七十多億,而國民黨每年支出要三、四十億元,王金平感嘆說:「用兩年就沒了,黨如何活下去?」

這就是全世界民主國家中最有錢的政黨--國民黨現在面對的財政困窘。馬英九公佈黨產是台灣民主政治的進步,毋庸質疑。年度預算只及國民黨黨產百分之一的民進黨有氣,更是理所當然,但要徹底解決黨產這一歷史遺留問題,也非易事。

論及台灣國民黨黨產,自然會想到和國民黨執政一樣長久的共產黨,在大陸有無黨產問題?擁有數千萬黨員的中共怎樣花錢?錢從哪裡來?

楊尚昆談中共黨產問題
這實在是一個太大的問題。要以台灣的方式來解決,共產黨恐怕會嚇得屁滾尿流。筆者自然無法在這篇小文章中回答如此艱難的問題。記得開放雜誌出版的《共產中國五十年》一書中有文章談到過中共的經費來源問題,該文說中共六千萬黨員(現為七千萬)交納黨費,一年約三十六億元人民幣,但根本不夠支出,中共基層黨務人員就有五百多萬,一年工資至少三百億,其他各級黨幹部和以黨的名義進行的各種活動,更是遠遠超過這三百億元。

文章說,趙紫陽時期,討論黨政分開時,議過黨的各級機關應作單獨的財政編制,因事情太敏感,而不准公開提出。內部對「黨營事業」也議論過,認為沒有可行性,分歧很大。

因此,迄今筆者沒有看到大陸公開討論共產黨經費問題的言論與資料。倒是中共已故元老、前國家主席楊尚昆在他二○○○年出版的回憶錄,有一節專門談到「黨產問題的由來和處理」。雖然只是歷史回顧,從延安時的財政狀況談到建國初期黨的財源問題(當然,對延安種鴉片發財,隻字不提),但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因為那時楊是中辦主任,黨的錢,歸他管,起碼他是知情人。楊尚昆首先談到延安時代「生產自給」建立起黨的「家務」,同時在香港經商,有一批人在「敵區」為黨籌措經費:

「我們還抽出一部份資金和人力從事生產經營,到國民黨統治區甚至香港去做生意,開商店辦企業,把邊區的土特產外銷,換取法幣和美元,採辦根據地不能生產的電訊器材、醫藥用品等。這件事,當時主要由任弼時、朱老總和富春同志主管。中央派到香港去做生意的是盧緒章,後來他在新中國擔任外貿部副部長,在香港搞了個華潤公司。華東區也派曾山搞了個五豐商行。北平這攤由賴祖烈經營。後邯鄲解放,楊立三被派去搞貿易公司,沒有搞成。這件事還鬧出個笑話:有一次,華東來的人經過邯鄲,看到楊立三穿著長袍馬褂,戴著禮帽,大吃一驚,回來報告說,楊立三叛變了!當時有那麼一批人,深入敵區,為黨籌措經費。黨產中還有一個來源是抗戰爆發後在大後方成立的國民參政會中,有六名代表中共的參議員,每個月可領取六百元法幣,這在當時是個不小的數目,他們把這些錢繳的黨費,也歸入黨產。

這批黨產,在關鍵時刻起了很大的作用。比如說,日軍投降後,蔣介石為了打開軍隊出川的大門,派三十萬大軍將六萬中原部隊壓縮在鄂東宣化店為中心的狹小地區,五師的李先念同志一再向中央告急:「財經給養有朝不保夕之慮,年關在邇,無米為炊,萬萬形勢,生活危險之至。」為了救急,任弼時屢電各解放區多方籌款接濟。毛主席也出面指定華中、山東、晉冀魯豫、晉察冀四區「負擔五師一個月經費」。一九四六年夏,國民政府還都南京,八路軍駐重慶辦事處也要遷往南京,還要在上海設立辦事處,在平、津、滬創辦報紙,都需要籌款支持。一九四八年,為了等備新政協,接運在香港的民主人士進入解放區,需要租賃外國的輪船。如果沒有黨產,這些開支簡直難於應付。

毛四九年後決定統統吃國家的
接著,楊尚昆談到中共在大陸勝利後,毛決定不搞黨產「統統吃國家的」。折賣的黨產如何支付?包括給在蘇聯的王明發工資,給蘇共交美元:

經營黨產,那時還有一個更長遠的考慮,就是全國勝利後,共產黨就不領國家的錢,自己吃自己的。進北平前,要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任弼時同志和朱老總提出一個問題:你共產黨不用國家的錢,其他那麼多民主黨派有甚麼辦法?這個問題受到大家的重視。一九四九年一月初的政治局會議上,大家分析利弊,毛主席在會議結論中明確作了結論:對待民主人士是個重要問題,我們應公開地坦誠地和他們合作,統統吃國家的。黨產的問題,以不搞為好,有飯大家吃,向他們說明就是。這樣就不再經營黨產了。

中央決定黨不搞貿易和商業活動的方針既定,經營多年的黨產完成了歷史任務,作了如下處理:比如鄧潔在北平經營的一批商店,包括六部口一帶中直機關的商店,還有現在已建為北京音樂廳的電影院、東郊的木材廠,還曾準備在密雲開挖的金礦,這些全部移交給北平市。賴祖烈在北平做生意留下的金條銀元,記得還有幾方古印,當時存放在東交民巷中國銀行保險裡,我曾經去看過一次。後來,我讓賴祖烈把它拿到中南海少奇同志住的樓上,讓大家看一看。朱老總、陳雲、富春和我一致同意,折價賣給人民銀行,錢在中央的特別會計室。至於香港的華潤公司和五豐商行等,因為當時香港還是英國人控制的地區,只能交給香港工委管理。經過這樣的處理,黨產中凡是同商貿有關的部份都脫了屆C特別會計室只留下折價出賣所得的款項、黨員上繳的黨費和毛主席的稿費,繼續由賴祖烈等五六人管理。

這些錢幹甚麼用呢?根據朱老總和富春同志所商定的,大體上有這樣幾種開支:一是補助黨的活動經費。那時財政部的撥款有限,不足時從中開支。黨的八大的費用是國家開支的,上海工作會議是華東出的錢,政治局會議就從特會室支付,中央全會、中央工作會議有些也從這裡開支。二是照顧一些老幹部的遺屬。許多老同志,為革命奮鬥一生,長期以來過的是軍事共產主義生活,畢生沒有甚麼積蓄。去世以後,遺屬需要照顧。原來的中央委員去世後,繼續發放一年工資,像彭濤、黃敬的夫人都是從這個款項中支付的。三是支付在蘇聯養病的王明的工資。建國後,王明長期住在蘇聯,他的工資我們用人民幣換成盧布請蘇聯駐華使館轉。四是向蘇聯對外聯絡部交過幾次國際共產活動基金,因為共產國際早已解散了,沒有執政的共產黨有的需要資助。我們建黨初期,曾受過共產國際的資助。新中國成立後,作為執政黨,我們也有義務每年向蘇共的聯絡部提供一定數量的美元,大概交過兩三次。至於毛主席的稿費,特會室是代管。他的親戚故舊在生活上需要資助的,由他提出來,交特會室支付。比如楊開慧家屬、賀子珍以及毛的舊友等。中辦信訪局裡有個「舊誼組」,專門處理毛主席親戚故舊的來信,歸田家英同志管。需要經濟資助的,由毛主席簽字,賴祖烈的特會室支付。其他凡是要從特會室開支的,都由我簽字支付。

楊尚昆說,中共執政後停止經營黨產,對防止共產黨腐敗有「深遠意義」。這當然是吹牛皮,不說毛時代中共完全是共國家的產,何止是「黨庫通國庫」,根本是全部國家財產都在中共的隨意支配中。毛後時代黨幹部利用權力與特權介入商業活動,為黨為私牟利,其腐敗黑暗又豈是國民黨那樣公開的黨產可以比擬!由此可見,在黨產問題,共產黨比國民黨,大陸比台灣,那有雲泥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