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日本核電業內幕
作者: 平井憲夫

專題

更新於︰2011-04-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按:日本仙台大地震,引發海嘯,造成福島核電廠發生爆炸,核輻射擴散──引致世界各國對核安全的高度關注。自從一九五四年蘇聯第一個建成核電站以來,全球已有四百餘座核電廠。美國超過一百座,日本五十五座,福島廠是世界最大的發電廠之一。有過幾次核事故的記錄。這次核污染已波及數十萬人安全,事件以來,網上廣泛流傳一份署名平井憲夫的反核文章,揭露日本核電安全問題的內幕,反對日本再建核電。文章幾年前已傳出,影響很大也有爭議,似是一篇演講的記錄,內含許多核電運作的細節。我們特予摘錄。

【平井憲夫,設施配管一級技士,核電事故調查國民會議顧問,核電勞工救濟中心代表,福島二號核電廠三號機運轉停止訴訟原告證人。「核電勞工救濟中心代表」。於一九九七年一月逝世。下面是他「生前的最後吶喊」的摘要。】


● 日本福島核電廠,裝機容量達990萬千瓦。311地震中六個機組之1,3,2三機連續發生爆炸,出現輻射物外洩。15日四號機亦發生爆炸起火如圖。迄今報導之核電事故,與本文所述可以對照。(互聯網)

  我不是反核運動家。這二十年來,我一直在核電廠工作。我的專長是負責大型化學工廠的內部配管施工與維修。快三十歲時日本掀起了一陣核電建設的風潮。核電內部有錯綜複雜的配管,正好是我發揮專長的大好舞台。因此我被核電製造商挖角,長期擔任工程現場的監督人員,一晃眼就過了二十年。

  一九九五年一月發生阪神大地震。地震隔天我到了神戶,看到傾倒的新幹線與斷裂的高速公路。看到倒下的高架支柱,不是混凝土裡夾雜著施工初期的定型木片,不然就是焊接處焊的亂七八糟。為甚麼會發生這些事呢?這不僅僅是施工單位的不用心,其實問題的本質是我們都太過於注重「理論上的安全」了。

老師傅凋零,素人造核電

  核電廠裡面,鐵絲掉進原子爐、工具掉進配管裡卡住的人為疏失可說是層出不窮。為甚麼會這樣?因為工程現場裡「有真功夫的師父」實在是太少了。不管核電設計有多完美,實際施工卻無法做到與原設計一模一樣。核電的藍圖,總是以技術頂尖的工人為絕對前提。現在老師父已幾近凋零。建設公司在徵人廣告上以「經驗不拘」做為求才條件。這些沒經驗的素人,不知道核能事故的可怕,也不知道自己負責的部位有多重要。東京電力的福島核電,曾因鐵絲掉進原子爐,差點發生重大事故。

  核電廠很難在現場培育人材。電廠的作業現場既暗又熱,又必須穿戴防護衣罩,作業員彼此無法直接做語言溝通,這該怎麼把技術傳給新人呢?更何況技術越好的師父,就代表他進入高污染區的頻率越高。他們很快就會超過規定的放射能曝曬量,無法再進核電廠作業。所以菜鳥工才會越來越多。

  好,或許有人會說就算核電真的都是素人蓋的,那好好監督它總行了吧。我想跟各位說明,監督系統才是核電更大的問題。

  曾聽一位技術官員說:「我們的部門害怕去核電檢查會遭幅射污染,所以從不派自己人去現場檢查。總是找些農業部的職員去監督。昨天在教人養蠶、養魚的人,隔天就被派去當核電檢查官了。福井縣美濱核電廠的檢查總長,在上任之前是個負責檢查稻米的。」

  東京電力的福島核電廠發生緊急爐心冷卻系統(ECCS)的重大事故時,負責監督該座核電的檢查總長竟然透過隔天的報紙才知道這件事。其實也不能怪電力公司。在十萬火急的事故現場,排除事故都來不及了,誰還有空去作報告呢?所以官員永遠是狀況外。

定期保養放射性廢水排入大海

  核能機組每運轉一年,就必須停機做定期保養。因為原子爐會產生高達一百五十的氣壓,攝氏三百度的蒸氣及熱水,這些熱水氣會使配管的管壁或汽門嚴重磨耗。因此必須定期更換。但這些作業卻使工人遭受幅射污染。核電廠插入燃料棒後,只消運轉一次,內部就會充滿放射性物質。進入現場時工人必須脫掉所有的衣物換上防護衣才能進場。

  包圍在重重護具底下的工人們,必須在畏懼輻射污染的高度心理壓力下工作。在這種環境下絕對無法維持好的作業品質。就拿最最基本的鎖螺絲來講,他們的工作場域是佈滿輻射的高度危險區,進去以後不消幾分鐘,佩帶在身上的輻射測量儀就會發出高分貝的響鈴,警告工人必須立刻退場。大家整個心就掛念著現在到底過了幾分鐘?警鈴是不是要響了?管他甚麼螺絲要鎖對角,反正有鎖上去就好了。

  核電的定期保養大都在冬季。保養結束後,幾十噸的放射性廢水會被直接排入大海。而在平常運轉時,也會有每分鐘數十噸單位的大量廢熱水被排進海洋。但政府或電力公司卻總是滿口保證核電絕對安全,久而久之國民也對核電造成的環境影響變的漠不關心。

  核島區內的所有東西都是放射性物質。每個物質都會釋放傷害人體的放射能,當然連灰塵也不例外。如果是身體表面沾上放射性物質,衝洗乾淨就沒事。但如果是經由口鼻吸入體內的話,將對人體帶來數倍的危險性。負責打掃核島區的清潔工,通常是最高危險群。

按安全標準一天只能工作幾分鐘

  有去參觀過核能設施的人,應該都看過核電內部打掃的一塵不染的情形。電力公司的職員總是得意的說:「核電廠既漂亮又乾淨!」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放任灰塵飛散的話可是會擴大幅射污染呀!我遭受了一百次以上的體內幅射污染最後得了癌症。

  放射能無論有多微量,都會長期累積在人體。但所謂的放射線健康管理,卻規定一年的曝曬量不超過50mSv就好。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因為我們依據這個量除以三百六十五天,算出一天可被曝曬的劑量只能進去五到七分鐘。但這麼短的時間根本無法完成工作。所以我們會要求工人一口氣曝曬三個禮拜到一個月的量,以順利完成工作。但這短短的十幾二十分,會為帶來白血病或癌症等疾病。

  還記得有一次,運轉中的核電機組裡有一根螺絲鬆了。核電運轉中排出的輻射量相當驚人。為了鎖這根螺絲,我們準備了三十個人。這三十人在離螺絲七公尺遠的地方一字排開,聽到「預備,跑!」的號令後輪番衝上去鎖,一到那裡只要數三下,計量器的警鈴就會嗶嗶響起。時間實在太過緊迫,甚至有人衝上去後找不到扳手警鈴就響了。這個螺絲才鎖三轉,就已經花費了一百六十人次的人力,四百萬日幣的費用。或許有人會覺得奇怪,為甚麼不把核電廠停起來修理?因為核電只要停一天就會帶來上億元的損失。電力公司才不會做這種虧本的事。在企業眼中金錢比人命重要。

  這二十年來,我以現場負責人的身份,為新進員工執行「核電絕對安全」洗腦教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核電工人總是對核電安全自信滿滿,就算身體狀況變差,也不認為與核電有關。因為他們從不知道放射能的真正恐怖。我長年從事這種工作,壓力日積月累,只能依賴酒精慰藉,而且每晚越喝越凶。

美濱核電廠、文殊試驗爐的大事故

  核電事故往往被有意無意的忽略。大家都知道三浬島跟車諾比事件,並不知道日本一直持續發生重大核安事故。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九九一年發生在關西電力美濱核電廠的細管破碎事故。原子爐中含有放射性的冷卻水,因為細小的配管破碎而外泄到海裡,只差零點七秒,失去冷卻的原子爐就要像車諾比一樣暴衝了。幸好值班的是個老經驗的職員,他當機立斷,手動開啟ECCS(緊急爐心冷卻裝置),避免了一場大慘劇。

  最後調查時才發現,原來是一組零件在事故發生時未能及時插入機組,導致原子爐在高溫攀升的情形下沒有自動停機。這是施工上的失誤。但卻從來沒有人發現,這座已運轉二十年以上的機組擁有這個致命缺失。

  使用全鈽的高速增殖試驗爐──文殊(Monjyu),在一九九五年發生液態鈉外泄火線的重大事故。(譯注:高速增殖爐使用鈽做為核燃料。鈽為核分裂時產生之放射性物質,具猛毒致癌性。其原子分裂時能產生巨大能量,故適用於製作核子彈。文殊爐在該事故發生後停擺了約十五年。二○一○年成功重啟試運轉。稍後發生原子爐內上方的巨大零件脫落,直擊爐心的事故。因為爐內已受高度輻射污染,取出該脫落零件非常困難。該爐至今前途未卜。)

  這不是該爐第一次發生事故。其實從施工期開始,就一直事故頻傳。我為此前後跑了六趟文殊爐。有一次他們打電話來說:「有一根配管無論如何就是裝不下去,可不可以請你來看看。」一去後才發現,日立的設計圖把零點五毫米以下的單位無條件捨去,變成相當大的誤差。只好叫他們全部重做。

  但是政府卻一再淡化事故的嚴重性。甚至把一些事故稱為「現象」。有一次發生事故,電力公司在縣議會報告時,又不改陋習地說:「關於這次的現象......我氣的在台下對著縣議員大喊:「甚麼現象?這個叫事故!事故!」

  世界各國都認為鈽不能拿來發電,卻只有日本仍堅持繼續開發文殊爐。日本在剛開始發展核電時就一直沒有前瞻性的計劃,到現在過了幾十年,連廢棄物要丟哪都還不知道。

無去無從的放射性廢棄物

  曾任原子力局長的島村武久,在退休後寫了一本名為「原子力講義」的書說:「日本政府的核能政策只不過是在自圓其說。其實根本沒有電力不足的問題。日本一口氣蓋了太多核電廠,搞的自己手上屯積了一堆鈾跟鈽,不知該如何是好。世界各國都在懷疑日本是不是想搞核武。政府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只有不得不蓋更多核電廠來消費這些燙手山芋。」

  核電廠運轉後,每天都會不斷地產生放射性廢棄物。這其中有所謂的低階核廢料(其中也有待在核廢桶旁五小時就有生命危險的劇毒物質)。一開始電力公司還把低階核廢料丟進海底。我在茨城縣東海核電廠上班時,那裡的業者就是把核廢料桶載上卡車,運到船上,最後丟進千葉外海。我常常想,這些鐵桶丟入海裡後應該不到一年就會鏽蝕。裡面的核廢料不知道變怎樣了?附近的魚不知道會變怎樣?

  現在日本把低階核廢全部拿去青森縣的六所村核燃基地存放。政府預計在那裡埋三百萬桶核廢料,管理三百年。但是誰能預料三百年後這些鐵桶會變怎樣?另外一種是高階核廢料,也就是用過的核燃料棒,經過再處理過程抽取出鈽之後剩餘的放射性廢棄物。這些高階核廢料(液態)必須與玻璃一起固化,並封閉在堅固的金屬容器裡。人類只要站在容器旁兩分鐘就會死亡。接著必須冷卻這些持續散發高熱的核廢料三十至五十年。等溫度降低後再把它埋入幾百公尺深的地底,存放一萬年以上!難怪各國都找不到高階核廢的最終存放場。

  至於核電廠本身,在停機後也將變為一龐大的放射性廢棄物。如果想把核電拆除,就等於將出現高達數萬噸的放射性廢材。我們連一般的產業廢棄物都不知道要丟哪裡了,這些核廢料到底該怎麼辦?

  「核電廠不會造成任何輻射污染」,這個謊言已經重複了幾十年。而如今越來越多的證據讓核電集團無法再說謊下去。核電廠的高聳排氣管,一天二十四個小時持續排出放射能氣體。周圍的居民每天都遭到輻射污染。核電廠衍生出來的歧視就在我們周遭。

  我想請求各位,每天一早起來,仔仔細細地端看自己的孩子或孫子的臉龐。再想想國家積極發展核電的政策到底有沒有問題?特別是位於地震帶的日本,不只核電廠事故,還必須提防大地震帶來的影響。再這樣下去早晚會發生無可彌補的悲劇。因此我堅決反對繼續蓋新的核電廠。而運轉中的核電廠,也必須逐一關閉。只要有核電存在,真正的和平就不可能降臨於世界。請把美麗的地球留給孩子們吧!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