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丈夫唐荊陵
 
我和我的丈夫唐荊陵
作者: 汪豔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8-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唐荊陵曾是廣州執業律師,九年前年因協助番禺太石村民維權而被註銷律師資格,後投身民間維權,倡導公民不合作運動,協助李旺陽的妹妹申訴。今年六月被逮捕。


●唐荊陵與汪艷芳。

我丈夫唐荊陵一九七一年生於湖北荊州江陵彌市鎮。一九八九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學應用化學系高分子材料專業,九三年畢業後,分配到汕頭工作。他向來關心社會,希望為推動社會改革多做些事情,因此決意轉行。一九九七年通過律師考試,由理工行業轉任律師。

同年,我們在一次朋友聚會上認識,交往一年後在汕頭結婚。那時我們的收入不多,沒有大宴親朋,結婚初期還只是以地板作婚床,但我們對未來都充滿期盼。他常滿懷信心地跟我說:「我們的日子過得肥肥美美」,意思是我們的日子過得很充實。說完後,他總是滿意地大笑。這句話一直鼓舞伴隨我前行。

改行律師、道路坎坷

荊陵是一個開朗自信、善良正直的人,不講究衣著、吃喝、重視朋友。經常把「生活要簡單,思想要複雜」這句話掛在嘴邊上,這是蔣介石告誡軍人的一句話,他引以自律。

婚後不久,我們就移居廣州,荊陵也開始了他的律師業務。二○○五年,我們在廣州買房,卻無法安居樂業。因為當年七月,太石村村委會出現嚴重財務問題,被村民質疑貪污腐敗,要求改選村長,卻遭當局鎮壓,荊陵為村民擔任辯護律師,亦受到打壓,失去了律師執照,也因此失去穩定的收入。律師執業之路遭受重創,生活壓力隨之而來,但他堅強面對,一條光榮的荊棘路為他展開。

荊陵是虔誠的基督徒,關心弱勢群體,身體力行,說話條理清晰,邏輯性強,在全國各地都有不少共同理念的朋友,我和家人一直支持他,為他的行事為人感到高興和自豪!

二○○八年五月廿五日,是我們的結婚十年的紀念日。我們原本計劃在這個重要的時刻補拍結婚照,彌補一些遺憾。但在這日子到來前幾天,當局施壓,使我的工作單位與我提前解除勞動合同。我開始擔心害怕,為我們如何在廣州生活下去而憂慮。記得這個重要的紀念日,我同丈夫與廣州朋友野渡伉儷一起度過,各自談起結婚十年的感想。感謝我們的家庭教會,幫我度過了人生的低潮。


●汪艷芳( 右) 七月來港呼籲各界關注其夫及大陸的人權狀況。

茉莉花開,被拘半年

二○一一年初中東爆發茉莉花革命,中共草木皆兵,肆意抓捕,全國充滿恐怖氣氛。二月廿二日荊陵被公安帶走,我家周圍滿佈公安線眼。因為荊陵久沒音訊,我壓力極大,三月開始精神幾近崩潰,整個人的狀況很糟糕,害怕一個人獨處,幸得中山大學的艾曉明教授支持,把我接到她家暫住照顧。 

荊陵後來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監視居住,關押在番禺區民警培訓中心,律師家屬都不能見。三月中,我準備為荊陵聘請律師之際,被國保綁架到廣州郊區的從化關押了兩個星期。綁架我時,他們野蠻地搶走了我的手機,把我胳膊都扭青了,為的是阻止我聯絡親友和律師。我被帶回廣州後,仍被軟禁在家裡,不能出門,要母親來照顧我的生活,那是一段陰鬱沒有自由的傷心歷程。

當時家裡的電腦被沒收,電話線被剪斷。我只得每天數算著日子,坐在陽臺,聽著荊陵喜歡聽的基督教歌曲,漸漸明白他的追求和夢想。六月時,有朋友喬裝修理工人入屋,帶給我一部手機,才能跟朋友恢復聯絡。直到荊陵八月二日押回湖北老家監視居住,我才恢復自由。同年底,荊陵獲准返回廣州居住,但一直受到公安監視,出門有人跟蹤,電話被竊聽,我要保持良好的心態,保持平靜安寧的生活,已成了奢望。

六四週年,被捕禁見

想不到事隔三年,二○一一年的遭遇又來。今年五月十六日,距離六四廿五周年紀念日約半個月,公安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將荊陵從家中帶走,家裡的兩台電腦、三部手機、一部照相機也被他們沒收,估計是跟他近期積極介入李旺陽事件有關。

公安搜屋的時候,我坐在荊陵的旁邊吃早餐,喝藥。我們靜靜看著他們搜查。荊陵看出我的疲憊,體貼地要我這段時間先回老家休息。公安原本想沒收我的兩個筆記本,但我表示抗議。第一本記載了我個人身體狀況、吃藥資料,及參加基督徒聚會的情況;第二本記錄了二○一一年我被關押時的生活,及看管我的國保的車牌號。他們最後雖沒有取走我的筆記本,但把部份資料拍了照片存檔。

荊陵被拘留後,我跑了十幾次看守所,為他存錢送物。律師會見他後得知他被管教踢,洗刷用品一個星期也沒給,營養太差而迅速消瘦,令我十分憂心。六月廿一日,我接到逮捕通知書,廣州公安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唐荊陵,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律師不能會見。

急於救夫,我六月底往香港找朋友幫忙,得到在港教學的維權律師滕彪,以及梁國雄議員辦事處人員等熱心支持,我先後在七一大遊行和中聯辦外發出呼籲,希望各界關注唐荊陵,以及和他同時被捕的兩位維權朋友:王清營和袁新亭。

七月一日那天,我看見香港五十多萬人上街為自己的權利發聲,深受感動,也體會到香港自由的可貴,希望北京當局不要扼殺香港這個好地方,還應以香港的文明制度作藍本,改革大陸的人治社會。留港七天後,我又回到中國大陸這個大監獄,國保恐嚇我,說若再去香港這樣搞,就把我也抓起來。

但我不懼怕,我只是一個普通平凡的妻子,十多年來,我與荊陵相濡以沫,共同走過人生中每一個高低起落。我們明白推動公民非暴力不合作運動,走向民主自由之路注定不平坦,當中我們需要的信心、包容、付出,是一般夫妻無法體會。我們始終相互珍惜、相互支持,我堅信我丈夫的民主自由夢一定會在將來實現,我丈夫無罪,我為他吶喊,請大家一同來關注他的命運,還有所有被中共迫害的人們,讓他們早日獲得自由!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