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腐敗帶頭人
 
中國腐敗帶頭人
作者: 網絡文摘

中南海

更新於︰2018-06-03 Print Friendly and PDF

90年代初,有一次,我到華盛頓拜訪陳香梅。談話間說到中國出現的腐敗現象,陳香梅說,中國腐敗帶頭人就是鄧笑品家族。她指出,鄧琳到香港搞畫展,香港資本家變相的送錢給鄧琳,高價買下她的畫,500 萬一幅, 600 萬一幅,她的畫那裡值那個錢。同時,陳香梅也提到了鄧樸方辦康華公司的事。

  歷史上,陳香梅是比較親國民黨反gong產黨的,尤其是不喜歡毛澤東。鄧笑品的政策使得她有更多的機會在大陸發展。按理說,她應該批評毛澤東,讚揚鄧。但是她卻批評鄧,一針見血的指出了中國腐敗的根源,應該說,她的看法是公正的,沒有擁毛反毛,擁鄧反鄧的問題。

  為什麼,毛澤東治貪官,殺了劉青山,張子善,就基本杜絕了貪污。為什麼鄧以後反貪,殺人遠遠超過毛澤東,中國的貪官卻前赴後繼,越演越烈?原因就在於,上樑不正下樑歪,貪官自然管不了貪官,根子就是鄧。

  某研究所所長是這樣總結鄧去世時各地、各方面的反映的: "北冷南熱,農民搖搖頭頭,工人笑呵呵…… " 。他解釋道, " 南熱" 主要是指深圳一些沿海城市搞了一些紀念活動, " 北冷"則尤其是指北京人十分冷談(今日文人則圓場為: " 比較毛澤東逝世那些日子" , "不是悲天慟地,而是平靜"-一見《交鋒》),那麼" 笑呵呵"的工人一定就是你們同學們聽說的瘋子了,可在鄭州還經常有這種情況,如在一些群眾場合談到有人反對毛主席,就有人接上說: "你叫他到工人中去說說,馬上巴掌都摑到他臉上" ,而這樣的事也確實發生過。

  一家報紙主編曾向我們介紹了梁曉聲這樣一個說法,意思是,不管你說毛澤東犯了多少錯誤,但至今,人民還把他作為自己的領袖,而鄧,不管你怎麼高度評價他是什麼政治家,人民卻不認同他是領袖,這個" 領袖"是要人民認同的。梁曉聲還談了個小故事,說在他家住的一個來城打工的年青人,有一次眼睛死盯住畫報上鄧抱著小孩子那張著名照片,他盯住的是那位小孫子脖子上那根金項鍊,梁對他說:" 小孩子帶的都是假的" ,那個年青人卻說。" 他們,還會有假的! " 一一這話,分得多清,說得好重啊!

  一個政治家的政策,總會有一部分贊成,有一部分人反對(當然,歸根結底是多數人,少數人的問題),但是如果執政的人利用自己的權勢為自己家族撈取巨額利益,就是在開明的封建社會裡也要受到懲治,儘管有些是在死後才受到清算的,就是資本主義社會中也難以容忍這類醜聞,而且是一經揭露就臭不可聞,廣大人民唯有對此是最深惡痛絕的,更不要說在社會主義社會中,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名譽是絕不能有這樣的罪惡的玷污的,換句話說,無論中國今後走什麼道路,曾執政過的領導人如有這樣的罪惡是早晚要徹底示眾於天下的,多拖延幾天,無非多增加幾個殉葬者而已。到那時再回顧我門在今天的為某一個人的評價所作的爭議,則一定會感到可笑,卻不是沒有意義的。

  6 月22日,中國人民銀行決定關閉中國新技術創業投資公司。海外早就這樣報導過鄧楠、鄧質方的" 中創"利用批文,到處圈地所進行的無本萬利生意, " 中創" 在上海與靜安區創資辦勾結設立"南京西路商業發展總公司",把整條南京西路的店面土地都霸占了,一夜之間成為上海最大的地主,西至愚園路和靜安公司,東起西藏中路與人民公園……然後以地主資格把鬧市土地租給外商,收益達天文數字。" 中創還在浦東外高橋保稅區、陸家嘴金融區同滬市土地局簽約……霸占大片土地" 。如今官方稱" 中創"投資公司已無力償還債務,明白人自然明白,這錢早就弄走啦。

  幾個月前,中央極不正常地解散了" 中國有色金屬總公司",逮捕了現任頭頭。海內外都熟悉" 中國有色…… " 是鄧家大女婿吳健常長期掌握的,鄧林幾天之前(7 月6 日)在香港答記者問時說: " 吳今年初由中國有色金屬總公司調到冶金部任副部長"。也就是說,吳一出來,這個公司就爛掉,成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被國家解散的部級公司,難道報導中所說這個公司長期存在的問題都與吳無關。海外宣傳吳手中掌管著八百個億,至少今天無法證實,但他兼任董事長的極為龐大的深圳聯合公司,以及他在香港大搞的金融、期貨都常有驚人新聞。去年鄭州鋁廠為他拿走一億六千四百萬元的現金(留下白條)的" 小事" 弄得沸沸揚揚,最後又說是給了" 殘聯",既鄧樸方。前幾年就他在澳大利亞的私人礦山虧損幾千萬元後又轉嫁到國營企業中一事也曾引起過海外大曝光。

  鄧去世當天,中央證券委對《瓊民源》停盤,一直到今年三月作初步處理,也抓了幾個替死鬼。搞股票的人大都知道,因為鄧樸方、鄧楠的各一家公司是《瓊》的大股東,前二年《瓊》似瘋一樣,幾十倍、上百倍的暴漲,多少人趨炎附勢,如今連本也蕩然無存。-- 這是鄧去世後中央開的三刀,加上前年,也是在海外媒體炒的火熱和美方壓力下,撤了賀平(毛毛的丈夫)的總參裝備部部長職務以及"六·四"後在全國人民的壓力下,撤銷鄧樸方的康華總公司,算是對鄧家全部五個子女各自部分" 地盤"都多少觸動了一下。其個人都還沒有直接觸動。鄧林" 七·六" 講話專門講了她的寶貝弟弟鄧質方" 有的說他給抓起來了"" 全是假的"" 仍在四方公司工作" ,這個" 四方公司"海外早就報導過是鄧質方、周北方同李嘉誠用四十億港幣組建的,王府井行賄二千萬美元等醜聞,不都是" 四方"的政績嗎?說到和周北方,《天怒》中不揭露過他們用首鋼" 改革" 的" 偉績"--在法國購買的鋼鐵廠進行巨賭嗎?就是首鋼,用三億美元收購價值一億美元的秘魯銅礦,再付800萬美元給美顧問公司為酬這類醜聞,不都是他們這些公子哥兒思想解放的真景嗎?鄧繼《南巡講話》以後,又乘興在周冠五(北方之父)陪同下在首鋼巡視,發表許多指示,海外也高稱為" 北巡講話"。奇怪的是,至今卻被官方迴避了,實是耐人尋味。不管怎樣,北京和海外都十分關注鄧家少公子的動向,北京是傳要對鄧質方正式開一刀,以平息一點民怨、民憤。海外則傳在老夫人" 自殺" 的壓力下,已放他出境,不准回來--這些傳聞也無法正式證實,而且證實恐怕會造成騷動,同時對鄧本人的評價也就會完整地標上了句號。

  但是,對這幾十年的" 改革"的認識和評價則不會這麼簡單。

鄆仁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