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主義的偉大啟示
 
修正主義的偉大啟示
作者: 金 鐘

備忘錄

更新於︰2018-07-1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普列漢諾夫對十月革命的嚴厲批判,有第二國際修正思潮影響的背景。十九世紀末西歐社會主義運動早已深入研討過資本主義的發展趨勢,主張和平改良反對暴力革命。歷史終於回到正常的人道主義軌道上。

 

● 伯恩斯坦(左1850-1933),考茨基(右1854-1938)是第二國際時期德國的兩大理論家,也是恩格斯的好友。被列寧咒罵為修正主義與叛徒。

俄國十月革命是二十世紀具震撼性的重大事件,已經過去整整九十年,它締造的蘇聯也不復存在。之所以仍然是個話題,那是因為十月革命的沉痛教訓,在中國還沒有記取,中國的輿論迄今還不允許發表否定十月革命的言論,而十月革命的流毒,更未清除。

我們為此特地選發普列漢諾夫寫於一九一八年的一篇遺囑。這是一篇歷史性的文獻,值得我們像讀《古文觀止》一樣去拜讀,去品味。普列漢諾夫遺囑是口述筆錄,全文二萬三千字,本刊選載其中最重要的三章的摘要。   

普列漢諾夫早已和列寧分道揚鑣

普列漢諾夫生於一八五六年,比列寧大十四歲。他最早在俄國介紹馬克思學說,翻譯不少馬克思的著作。也是俄國馬克思主義政黨的創始人和領袖,地位有點類似陳獨秀之於中共。他從一八八○年起便居住西歐,直到一九一七年二月革命後才回到俄國。當年很多俄國革命者、學者都在國外活動,包括列寧在內。蘇共在十月革命前一直叫「社會民主工黨」,該黨二大直到六大都在國外舉行。因此普列漢諾夫的思想深受歐洲左翼工運和共產國際思潮的影響。列寧年輕時對普氏極為推崇,認為他的著作「培養了一整代俄國馬克思主義者」。普氏一八九八年發表的《論個人在歷史上的作用問題》具有公認的經典意義。他的著作上世紀二十年代,已有譯文在中國出版。   

接歐洲之後,到二十世紀初,俄共中央就開始分化,出現布爾什維克和孟什維克(多數與少數)。俄共二大上,三十三歲的列寧成為激進的布爾什維克派領袖,普列漢諾夫則走向溫和的少數派。那年一九○三年,正是歐洲社會主義運動改良派得勢的時候,德國社會民主黨在議會選舉中獲得八十一個席位,成為議會第二大黨,伯恩斯坦高舉反對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的旗幟,主張階級妥協,和平長入社會主義,主導了第二國際的思潮。列寧卻在俄國推銷他的暴力革命理論取得進展。一戰爆發,列寧力主變對外戰爭為內戰,推翻沙皇統治。大罵第二國際是機會主義。在反戰浪潮下,一九一七年二月革命推翻了沙皇,列寧半年後回國,發動十月革命奪取了政權。   

革命的第三天,普列漢諾夫就發表致彼得堡工人階級的公開信,對這場革命的勝利表示痛心,因為「在無產階級不佔多數的國家建立無產階級專政,只會引起一場大災難。」他認為俄國工人階級遠未成熟到政治上可以統治國家之時奪取政權,也會給本階級造成嚴重損害。次年(一九一八)三月他的肺結核惡化,吐血,五月三十日在芬蘭療養院去世。   

就在這段最後時光,他口述了一份遺囑,由他的密友捷依奇記錄,交代只要布爾什維克還在掌權,他的遺囑不可以發表。因此,這份文件密藏了八十年,直到二十世紀的最後時刻才在自由的俄國發表出來。   

列寧的專政比沙皇的專政更可怕

普列漢諾夫在遺囑中預言布爾什維克革命將會經過四個階段,最後必定垮台。「遲早有一天人人都將清楚列寧思想的謬誤,那時布爾什維克的社會主義將像紙牌搭的小房子那樣坍塌。」他估計這個「解體的過程可能拖上幾十年。」   

而根本原因在於,「他們將把俄國推入沒完沒了的階級恐怖之中,布爾什維克需要一場血腥的、慘無人道的國內戰爭,只有通過這條道路,他們才能得到政權,並將其鞏固。」「如果說羅伯斯庇爾砍掉了幾百個無辜者的腦袋,那麼列寧將砍掉幾百萬人的腦袋。」普列漢諾夫指出,列寧的專政比沙皇的專政更為可怕,布爾什維克革命「不僅將吃掉自己的孩子,還要吃掉自己的父母。」

他說,有一次(一八九五年)他和列寧喝咖啡,有馬克思的兩位女婿龍格和拉法格在座,他們談起法國雅各賓專政失敗的原因。普列漢諾夫說是斷頭機砍的腦袋太多了,列寧不以為然,嚴肅地反駁道,是因為斷頭機砍的腦袋太少了!在座幾位聞聲只得相互一笑。普氏認為,這不是年輕的急躁(列寧時年二十五歲)而是殺人的策略早已成熟於胸。   

一百年之後龐大的蘇聯帝國真像紙房子,一下子倒塌,迄今十六年,無數的文字與言說在探討這個破滅的神話。原因很簡單,一句話,殺人太多,天理難容。從赫魯曉夫挖開掘墓的第一鏟土起,關於這個紅色政權的終極評價已趨向一致:清算血債。不必置疑的殘酷事實有:正是列寧,不是別人,在十月革命前夕(十月二十日)就下令成立一個「有組織的專門暴力體系」:「全俄肅反委員會」,簡稱「契卡」,捷爾任斯基( 1877-1926 )任主席。至一九二一年改組,契卡共處決二十五萬人。契卡公開把對敵人的殘忍奉為革命美德。一九二一年喀琅施塔得水兵不滿契卡權力無邊的專政而暴動,被列寧派五萬紅軍予以鎮壓。連德國左派羅莎.盧森堡也指責列寧把無產階級專政變成了「對無產階級專政」。列寧的朋友、作家高爾基不滿革命恐怖,列寧把他送去意大利療養。   

十月革命的恐怖傳統,被斯大林接過來,變本加厲,把不同意見的黨內戰友打成間諜、暗殺犯。列寧遺囑中提到的六名領袖,除斯大林外,全被處死。包括季諾維也夫、布哈林和流亡墨西哥的托洛茨基。官方統計,斯大林的農業集體化和由之而起的飢荒死人一千四百五十萬。一九三六至三七年大清洗抓了一百五十萬、殺了一半。世人只知斯大林的「古拉格」,其實,列寧早在一九一八年就在白海建立了關押「反革命」的集中營 ......   

然後,直到中共的毛澤東獨裁專政,殺人無數││豈不都印證了普列漢諾夫預言的,列寧的革命「不僅將吃掉自己的孩子,還要吃掉自己的父母。」毛一九五六年二中全會上,講列寧斯大林是兩把殺人的刀子,俄國人把斯大林這把刀子丟了,「我們中國沒有丟」,「我們搞階級鬥爭是學習十月革命的。」    

中共該給伯恩斯坦平反了

中共在介紹普列漢諾夫時,肯定他早期的理論貢獻,而後就全部否定,指他是孟什維克,反對列寧,反對十月革命,完全站到伯恩斯坦的立場上去了。   

這基本上屬實。雖然他曾經支持過早期是他的學生的列寧,也批判過伯恩斯坦。但是,到十月革命這歷史的大關節眼上,他確實和伯恩斯坦站在了一起。表現了大智慧、大勇氣。二十世紀歷史的進展也給了他們大光榮,雖然遲來了近百年。歷史不可逆轉地拋棄了列寧主義,回到了人道主義的軌道上。   

現在,是中共給伯恩斯坦「恢復名譽」的時候了。在北京的理論光譜上,尤其是六○年代「反修」以來,伯恩斯坦一直戴著「修正主義鼻祖」的帽子。說他是馬克思主義最危險的敵人,是修正主義中的極右派,是十月革命惡毒的誹謗者,而且詛咒他「遺臭萬年」。   

伯恩斯坦一八五○年生於柏林工人家庭,德國猶太人。比普列漢諾夫大六歲,在同時代的影響力也高於普氏。他和考茨基都是馬克思主義的信徒,德國工人運動的理論家,而且和恩格斯有密切的私人關係。但是在十九世紀末,伯恩斯坦開始修正馬克思,認為老馬對資本主義必將滅亡的論斷不對,社會主義可以和平地在資本主義社會實現,主張用漸進改良和立法的方式達到社會主義,而反對革命尤其是暴力革命方式。一八九九年他的《社會主義前提和社會民主黨的任務》出版,在歐洲工運中大受歡迎,列寧等左派奮起批判,指他全面挑戰馬克思。伯恩斯坦先後兩次當選德國國會議員,任期共達十年。他作為恩格斯遺囑執行人,認定恩晚年為馬克思《 1848-1850 法蘭西階級鬥爭》所寫導言是主張「議會道路」的政治遺囑。伯恩斯坦的改良主義雖然飽受列寧以來的革命派攻擊詆譭,無疑已深入人心,反映了成熟的西歐工業社會的願望(德國的社民黨歷史悠久,它的黨主席艾伯特甚至做過總統),這是共產革命在西歐一直不能得手的重要原因。   

展現國際共運的百年興亡史

伯恩斯坦反對暴力革命的思想,鮮明地反映在他對十月革命的評論上。他指布爾什維克是「用恐怖主義的暴力,用刺刀在俄國進行一場社會主義的冒險試驗。」是「向布朗基主義最野蠻的畸型發展」。列寧主義是「一個特殊的俄國現象」,是俄國長期存在絕對專政體制的產物。指列寧「相信野蠻暴力萬能」。他認為列寧禁止一人一票的普選權,顯示「俄國社會發展還根本夠不上實現社會主義」。   

伯恩斯坦一直活到一九三三年,普列漢諾夫則在十月革命熱火朝天的一九一八年就已去世。但他們不約而同,對列寧領導的那場革命看法一致,只是伯恩斯坦比較宏觀,普氏則比較具象,且大膽預言其滅亡的結局。   

普列漢諾夫遺囑是列寧罪惡的旁證,在訴說十月革命留下的惡果的同時,也浮現一幅國際共產運動百年興衰的圖景(如表)。其重要系列包括從共產黨宣言起,經過修正潮、十月革命、蘇共二十大,至蘇聯解體。十月革命是一個突出的高潮,它在二十年代帶動五十六個國家建立共產黨。   

當我們回顧這段歷史時,禁不住欽佩普列漢諾夫、伯恩斯坦們的先知先覺,欽佩他們的政治遠見,看到那些被中共妖魔化至今的修正主義大師們,不僅是高尚的理想主義者,也是學養精深的著作家,他們邏輯嚴密,文采燦然(很早以前讀過被列寧罵為叛徒的考茨基〈 1854-1938 〉的巨著《人的本性》,其精彩絕倫,至今難忘。)同時非常感慨,許多被十九世紀思想家們早已反覆研討而洞若觀火的問題,今天還在困擾著中國人,那些北京的理論家還在羞答答地炫耀「民主是個好東西」這樣的水準,真是不說也罷。 

 

原載:2007-12月開放雜誌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