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滾蛋吧,你筆下的人物全部復活了
 
魯迅滾蛋吧,你筆下的人物全部復活了
作者: 網絡文摘

好文章

更新於︰2018-07-1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自民國九十八年以後,人民教育出版社在新版的中小學語文教材中逐步剔除了魯迅的文章,引來一片爭議,贊者有之,阻者亦有之。而筆者認為,在近年來對魯迅話題經歷了沉默、迴避、冷淡的過程後,現在讓其滾蛋,已經是時候了。

魯迅之所以要滾蛋,是因為那些曾經被其攻擊、痛斥、譏諷、憐憫的人物又一次復活了,魯迅的存在,讓他們感到恐懼、驚慌、甚至無地自容。“資本家的乏走狗”們復活了。儘管它們披上了精英、專家的外衣,但依然“看到所有的富人都馴良,看到所有的窮人都狂吠”,他們或裝神弄鬼地玩弄數字遊戲,鼓吹物價與歐美接軌、工資與非洲接軌的必然性與合理性;或乾脆作了外國人欺詐中國的“乏走狗”,與其里應外合、巧取豪奪。它們豈容魯迅再一次把它打入水中?

趙貴翁、趙七爺、康大叔、王胡們復活了。有的當上了聯防隊員、城管。披上製服興奮得他們臉上“橫肉塊塊飽綻”,手執“無形的丈八蛇矛”,合法的干起了敲詐勒索,逼良為娼的勾當。如果姓夏那小子在牢裡不規矩,不用再“給他兩個嘴巴”,令其“躲貓貓”足矣。想想,這些下做的勾當怎能讓魯迅這種刻薄的小人評說?

阿Q們復活了。從土古祠搬到了網吧,但其振臂一呼的口號已經不是“老子革命了!”而是“天下財富,天下人共享!”每天做夢都盼著“撒旦”早一點降臨人間,因為只要“撒旦”一到,趙七爺家的錢財、吳媽、秀才家的老婆乃至未莊的所有女人就都是我阿Q的了!哼!而魯迅卻偏偏要我做個被世人嘲諷了數十年的冤死鬼,我豈能容你?

假洋鬼子們復活了。這回乾脆入了外籍,成了真洋鬼子。並且人模狗樣兒地一窩鋒地鑽進“愛國大片”的劇組中,演起了凜然正氣、憂國憂民的仁人誌士,讓人好生不舒服。此種一邊哽咽著頌揚祖國母親,一邊嚮往萬惡美帝的舉動,豈不是魯迅雜文中的絕好素材?

祥林嫂、華老栓們復活了。他們依然逆來順受,情緒穩定。因為“這人肉的筵宴現在還排著,有許多人還想一直排下去”,這樣,必須要備足了餐料。而那些準備做餐料的人,本來可以悶在鐵屋子裡,一邊聽著小瀋陽的笑話,一邊麻木地死去,豈容魯迅把他們喚醒,再一次經歷烈火焚身的苦痛?

那些“體格茁壯的看客們”復活了。他們興致勃勃地圍觀那些“拳打弱女”、“棒殺老翁”、“少年溺水”、“飛身墜樓”的精彩瞬間,依舊“頸項都伸得很長,彷彿許多鴨,被無形的手捏住了脖子,向上提著”。哈哈,僅看客一類,被你傷害的人就太多了,因為中國人幾乎都是願意做看客的!

魯迅之所以要滾蛋,是因為當今的社會不需要“民族之魂”,而需要讚歌、脂粉、麻藥、磚家、叫獸。正如陳丹青先生所言“假如魯迅精神指的是懷疑、批評和抗爭,那麼,這種精神不但絲毫沒有被繼承,而且被空前成功地剷除了。我不主張繼承這種精神,因為誰也繼承不了、繼承不起,除非你有兩條以上性命,或者,除非你是魯迅同時代的人。最穩妥的辦法是取魯迅精神的反面:沉默、歸順、奴化,以至奴化得珠圓玉潤”

如果魯迅趕上這個時代,對於“開胸驗肺”、“以身試藥”、“正龍拍虎”、“黑窯奴工”、“處女賣淫”、“官員嫖幼”等一系列奇聞,又會寫出多少辛辣犀利、錐骨入髓、令人拍案叫絕的雜文來呢?想想,真是讓人感到後怕,所幸這個尖酸刻薄的小人已不在人世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