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榆瑞勇敢的抉擇
 
周榆瑞勇敢的抉擇
作者: 金 鐘

專題

更新於︰2018-08-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六十五年前,共產黨成為中國的統治者。香港地下黨的響應,最有力的表現也許是出版兩本流傳甚廣的反蔣小說──《金陵春夢》與《侍衛官雜記》。作者署名「唐人」與「宋喬」,前後對應,都是出於《大公報》的策劃。侍衛官雜記最為成功,七萬冊上市,一銷而空。該書明顯影射國民黨高層,描繪官場腐敗內幕「生動曲折,引人入勝」,以致台灣蔣經國親自駁斥是「低俗的人身攻擊」……該書作者就是當時任職大公報的著名記者周榆瑞。

周榆瑞時年僅三十五歲,卻已是一位有豐富閱歷的政治記者。他中英文俱佳,尤其英文口語、寫作非常了得,在英國新聞處、美國新聞處服務過,因此結交不少英美記者、外交官,馬歇爾將軍來華調停國共內戰,七上廬山與蔣介石等會晤,他是隨行譯員。政治上,從七七事變起,在北京、上海、重慶、南京,他和中共要員多有交往,同情中共。在重慶多次和周恩來交談,周甚之器重,亟欲利用他對各方政情的深入了解,作情報統戰之用。周榆瑞也以新聞和作家自許,選擇地位高尚的大公報為業。抗戰勝利後,在南京和周恩來等中共人物也有頻繁的接觸。

遭遇秘密陷害決心讓世人知曉

但是,一九五二年九月他從香港進入大陸,卻掉進了大公報社長費彝民配合中共設計的陷阱。不僅沒有周恩來要見他那回事,而且,被公安逮捕,關押過幾處監獄,當作「帝國主義的特務」受到無休止的審查逼訊,斷絕和香港家人聯繫,逼他回香港後為黨做「國際統戰」,直到五七年春節才放他回香港。被秘密監禁長達四年。他的《侍衛官雜記》在離港前脫稿,當月即在港出版。且為中共當局所重視,一九六○年大陸內部出版,傳閱廣泛。他返港前,文化部副部長周揚接見長談亦嘉勉該書(其實,周榆瑞本人對該雜記並不滿意,認為是香港報紙連載故事的散漫之作)。

時至今日,中共有關周榆瑞的資料,都很正面。對他一九六一年可謂叛逃的事件只是一筆帶過。尤其對那四年(1953-1957)的秘密監禁隻字不提!

顯然,這是見不得光的醜聞。這種莫須有的政治陷害對於一位知名作家,是奇恥大辱,掩蓋這段事實極不公平。這正是作者在那四年中念念不忘要報復的事──他勉勵自己「不惜一切代價,要度過難關」,掙出牢籠,回到香港把這段經歷寫出來。這是他寫作這部《徬徨與抉擇》的堅強信念。也是我們要將這本被掩藏、被遺忘半個世紀的書,重新再版的一個原因。

周榆瑞一九八○年在倫敦病逝。他脫離中共控制,在西方生活的十九年是怎樣度過的?我們附錄一篇他應約為好友卜少夫七十大壽而作的文章,據述,他開初為BBC做政治評論,因中共施壓而被停止。之後,由卜少夫的推薦,台灣聯合報聘請他為駐英特派員,月薪二百五十美元──他說因此定了終身:「通過卜少夫和聯合報而效忠中華民國。」而且「效忠到底」。他婉謝了美國兩家大學的高薪聘請(年薪一萬、二萬美元),也拒絕了其他的高價「誘惑」。為何有這樣的選擇?那是因為聯合報「以國士待我」的誠意和他對卜少夫為人有「死心塌地的欽佩」。同時,他在英國還有其他著作需要完成出版。

共產黨殘酷洗腦使他走向反共之路

周榆瑞只活了六十五歲。卜少夫說他「一生坎坷」,意指他一九四九後的半生遭遇,不幸不屈而有仁有義。雖然他也曾「很有貢獻」地為中共效勞,但是,那四年的秘密監禁和他親身觀察與感受的中共統治下的實況,「我不僅是感到幻滅,而且充分了解極權主義獨裁的確實意義。」他在第四章自白道:他已了解到,共黨對知識分子的洗腦,精神虐待,比酷刑更為不堪。「沒有堅強意志力的人,便會很容易發瘋,或者神經崩潰。」他說,對他的折磨,甚至改變了他的生活哲學。以前他相信愛使人生存,現在,他認識到恨也能激起人的求生意志。「我對共產黨的恨,在我心中沸騰。共產黨要把我變成他們的工具,實際上,是他們促起了我決心反對共產主義。變為反對他們的人。」

他說,從多次審訊中,他看到中共幹部對西方社會與制度的愚蠢與無知,有時使他幾乎要當場笑出來。因為過去他在國統區接觸過共黨人士,還從沒有這樣令他看不起。因此,他認定「絕對必要」用更多的謊話來取得他們的信任,以便早日獲得自由。實際上,他以這種手法,成功地和審訊幹部周旋,打一場「心理戰」,讓他們相信他已被思想改造成功。直到返回香港後都用大陸串織的一套說詞,掩蓋他四年失蹤的真相。

他內心深信,用文字還原真相,──決心撰寫《徬徨與抉擇》,是他身為一名作家的責任。過去三十年,我們看到很多經歷或逃出中共牢籠的出版物,記錄毛的血腥專政和在維穩名義下的強暴鎮壓,無數的家破人亡、九死一生的悲慘故事。但周榆瑞這本書有他獨特的傳奇性:

周榆瑞故事的獨特傳奇,非同凡響

一、他經歷的是一場在香港進行的肅反、反間諜鬥爭──中共國安系統一向視香港為遠東情報中心,認定周榆瑞是受僱於英國美國的高級特務,或與西方情報機構有密切關係,因此,千方百計、無孔不入的審訊逼供,向周索取他的社會、工作及私人關係,交代鉅細無遺的活動資料。並非涉及具體案件。這樣的案例於中共並非絕無僅有,如潘漢年案,羅孚案比較近似。可能早期「海歸」人士也遭遇過類似審查與迫害,但涉及香港者不多,而且當事人多不願曝露內幕。

二、周榆瑞是高級知識分子、知名作家,和中共關係不淺,又是大公報的高級職員,香港居民,甚至已是中共在港文化圈的重要角色──如此嚴厲、粗暴地拘捕審訊他,施以「再教育」「思想改造」為名的政治迫害,必要性何在?決策來自何處?無疑的是,周確實是一位世界觀、價值觀、生活方式完全西化而兼有中國士大夫精神的記者、作家。但他並不屬於中國體制內的幹部或黨員。而且,他擁有的或可視為情報的資訊,只是他作為資深記者的經驗積累,就如同今天一名香港資深記者一樣。並無根據顯示有損害中共安全和利益的嫌疑。

三、時間上,發生在一九五二至一九五七年間,那時中港、中英關係正常,大陸尚未有反右那樣清洗知識分子的大規模運動,周也未捲入中共內鬥,卻在香港的大公報僱員中,挑選周榆瑞這樣個別人士予以整肅──這是很詭異的也是開整肅海外關係之先河的事。

以上可見周榆瑞故事的離奇特色。基於此,周的毅然決然脫出大公報,逃出中共特工魔掌,並將內幕以生動文字和盤托出,便是一個非同凡響的傳奇。沒有一本書揭露中共洗腦戰術,有這本書般的真切細膩,疲勞審訊、恐嚇威脅,讓你吃豬狗飲食,也可以配小灶廚師侍候,軟硬兼施……而且,我們可以分享到與那些在中共六十多年禁錮下形成的描述方式不同的文采。周榆瑞的觀察、感性表達與文化素養完全來自民國時代的傳統教育和西方文明,而沒有受到黨文化的污染。

《徬徨與抉擇》出版已經五十三年,作者離世也已三十五年。香港和中國半個世紀來發生了巨大變化。書中描述的那些大人物小人物很多已經不在人世,或入老衰之年,但是製造周榆瑞奇案的那個政治制度,可以有充分證據地說,依然存在。中共輸出資本的同時,沒有忘記安裝洗腦軟件。而他們的新聞控制和國安體制比五○年代不知要強化了多少倍。費彝民那樣如黑社會老大在地下蠢動的官僚更是輩有人出。像周榆瑞這樣以近十年的艱苦抵抗,而使一個動用龐大國家資源的陰謀得以破產的先例,恐怕百裡難得其一。儘管這樣,周榆瑞付出的代價,還是顯示了正義和良知,最終必將戰勝邪惡與謊言。周先生一介書生,他的復仇、他的武器,只是一支筆。這是他寫作本書的初衷。相信今天無數和中共打交道的人,都可以從中獲得有益的經驗。

 

(二○一五年五月於香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