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雜誌提供PDF彩色電子版訂閱服務〈按此訂閱電子版〉
新四人幫主宰中國政局
作者: 陳破空



更新於︰2011-09-06

● 中國政改當前最大的絆腳石是江澤民系的四大官僚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和周永康。他們思想僵化、作風保守、涉嫌貪腐、殘民無忌。只有收拾這四人幫,才能打開新局。

  中南海惡吏四人幫,左起: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和周永康。(本刊資料)

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和周永康,合稱新「四人幫」,在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排名中,分別位居第二、第四、第五和第九。這四人,觀念陳腐,思維僵化,行為乖張,以左為榮,成為中國政改最大絆腳石。

吳邦國極左頭目土得掉渣

  排名第二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吳邦國,原是「上海幫」骨幹成員。此人自有一套極左理論,那就是臭名昭著的「五不搞」,即,不搞多黨輪流執政,不搞指導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權鼎立和兩院制,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

  其中,最弔詭的,是「不搞私有化」。而眾所周知,鄧小平杜絕政治改革,卻並不排斥「經濟改革」,基本的一條,就是要回到私有制,個體經濟的恢復由此而來。「中國式」資本主義搞了三十多年,吳卻聲言「不搞私有化」,無非暗示,私有化在中共各級官僚身上已經落實,搜刮與分贓大致完成;此時,不宜再提「私有化」,否則會變成中國民眾的私有化,危及權勢者的利益。吳邦國的「五不搞」,正是維護北京腐敗集團既得利益的一套全保險制度。

  身為「立法」負責人,吳又加了一個「不搞」:「外國法律體系中有的法律,但不符合我國國情和實際的,我們不搞;外國法律體系中沒有的法律,但我國現實生活需要的,我們及時制定。」意思是:諸如民主國家那些讓民眾監督政府的法律,我黨絕不搞;而民主國家沒有的,諸如讓政府控制民眾的「法律」,我黨要趕緊搞。於是在吳某「人大委員長」任內,一方面,繼續排斥有關公民權利的國際公約;另一方面,不斷創新惡法,百般鉗制國民。

  用「搞」與「不搞」這等下里巴人的粗俗用語,來宣示一個政府的政策,也顯示,這個畢業於清華大學無線電系的工科生吳邦國,土得掉渣!

  今年八月間,到訪中國的美國副總統拜登,與吳邦國會見,說了一句:「吳委員長,你這裡的辦公室比我的大多了!」拜登的話,看似調侃(中國報導為「抱怨」),其實是暗諷吳某講排場好虛榮鋪張浪費。可惜吳竟聽不出來,咧嘴傻笑呈自得狀,再次流露其土得掉渣的上海灘癟三相!

  吳邦國又臭又硬,如茅廁裡的石頭,可比「四人幫」裡的江青。歷史檔案顯示吳極可能是文革中的「三種人」,文革末期吳曾充當上海電子管三廠「革委會」副主任。

賈慶林腐敗巨蠹當代和坤

  「政協主席」賈慶林早期與江澤民並無淵源,卻因善於阿上拍馬,得江賞識和提拔,成為江系重要成員。一九九六年江澤民與陳希同展開權力鬥爭,陳失勢下獄。江調賈入北京取代陳掌管北京市。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江以腐敗罪制陳,卻提升一個更為腐敗的賈,取而代之。

  一九九九年爆發的廈門遠華走私案,案發於賈慶林任職福建省委書記期間。因遠華案福建官場幾乎被連鍋端,唯獨賈例外。而恰恰是這個賈某,從一開始就充當賴昌星及其遠華集團的最大保護傘。

  賈慶林老婆林幼芳,曾於遠華集團走私活動最猖獗時期,任福建外貿集團公司黨委書記。遠華集團出事後,林竟說出這麼兩句話:「我不認識賴昌星」、「從來沒聽說過這個人」,一時成為「經典名言」。當代版的「此地無銀三百兩」,反證那不可告人的幕後戲。

  賈某任內不僅福建官場弊案重重,北京官場也腐敗纍纍,先後擔任該兩地最高職務的賈,怎脫得了干係?江澤民一手遮天,硬是把這個腐敗大王死保下來,不僅免受刑事追究,更不承擔任何責任,還平步青雲,官至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位居第四號「黨和國家領導人」。即便當初的「四人幫」時期,也不曾糜爛、荒唐到如此地步!

  腐敗巨蠹賈慶林,活生生一個當代和坤,精阿諛,善奉承,特長投機鑽營。賈某混跡中共高層而不倒,正寫照當今中共仍是封建王朝。因專制而腐敗或者說專制與腐敗孿生,乃是封建王朝之共性。由賈某把持「全國政協」,不僅民主議政無望,更引領「全國政協」滑向集體腐敗。一頂政協帽,到處吃個飽。

李長春翻版戈培爾比姚文元更壞

  李長春早年發跡於遼寧。如吳邦國一樣,也極可能是文革中的「三種人」,文革後期曾充當瀋陽市電器工業公司「革委會」副主任。九十年代後期,任職河南期間,賣血經濟上百萬農民感染愛滋病,不問責,攀上江澤民,反升政治局委員,遂成為江系骨幹。之後江命其轉任廣東省委書記,專門克制「廣東幫」。

  「廣東幫」式微後,李長春立功受賞,被江擢為政治局常委,主管宣傳與輿論控制。李不負江望,嚴厲監控媒體,先後製造《南方都市報》、《新京報》等報刊的文字獄;不斷整肅記者、編輯、主編,動輒開除、撤職、乃至下獄。

  李長春骨子裡的偶像,無疑是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戈培爾,尤其迷信戈培爾那句「謊言重複一千遍,就變成真理」的名言。但李某的手段與花招,比諸當年的戈培爾,又強了百倍;一顆極左頭腦,比四人幫的姚文元更壞。

  到明年「十八大」,李長春年屆六十八歲,還可能成為新「四人幫」中唯一留任的老常委。如果由他繼續把持宣傳與輿論控制,習李體制下,政改依然無望。

周永康貝利亞幽靈在北京遊蕩

  在政治局常委名單上吊尾車的周永康,身世與背景複雜。有說他是江澤民外甥女婿,先天性的江系幹將,故而被安插到關鍵位置。先後出任國土資源部部長、四川省委書記、公安部長,最後,躋身中共高層,以政法委書記、綜治辦主任的頭銜,成為中共情報、特務與安全總管。

  周永康不斷製造大案要案,藉機在手中集中無限權力,更兼一副凶神惡煞的面相,令中南海人人畏懼,見之忌憚三分,仿如貝利亞的幽靈在北京遊蕩。

  殘酷迫害法輪功,並縱容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周某雙手染血。最不尋常的,是高智晟案,周永康讓高智晟處於長期失蹤狀態,外界的猜測之一,是高掌握了周本人、或者某個政治局常委於陝北油田中的貪腐把柄,一旦放走高,後果不堪設想。重判劉曉波,也是周永康的「大手筆」,一舉讓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令中南海面紅耳赤,如芒刺在背。抓捕艾未未,周某也是一意孤行,激起巨大國際反響,令他始料不及,最後不得不放人。周某聰明反被聰明誤,大大栽了一跤。

  惡煞神周永康,往前比是當代康生;往外比是中國貝利亞。其陰毒殘暴,不遜康生、貝利亞,更不輸原「四人幫」中的任何一人。如果有朝一日,中共頭目受到歷史清算,第一個要上斷頭台的大概就是這個周永康。

九常委各懷異志溫家寶受孤立

  江澤民退休前,在中共高層安插吳邦國等江系四人,形同顧命大臣,但其意圖並非協助胡溫而是監控胡溫防止變天。江未料到的是這四個人左到極端,左得最後竟連江澤民本人都看不下去。北京傳言,溫家寶部分政改言論,得到江的點頭,便見其中端倪。

  原來,「上海幫」或江系人馬,分為兩股,一股是新「四人幫」,另一股是曾慶紅及其麾下的「太子黨」。胡錦濤最忌憚擅長謀略的曾慶紅,作為交換條件「十七大」上胡以接受江、曾屬意的習近平為王儲,換取不到七十歲的曾(當年六十八歲)提前退休。在江系兩股人馬中,曾慶紅尚有時起時落的改革念頭,新「四人幫」卻是徹頭徹尾的保守派食古不化。

  至於胡錦濤,意識形態上,接近新「四人幫」;利益上卻與新「四人幫」相牴觸。畢竟胡錦濤領軍的是團派,新「四人幫」則屬於江澤民領軍的「上海幫」或江系。兩派利益衝突,形同水火不容之勢。

  溫家寶,從第二任上開始獨立特行。溫的政改言論和親民作風,深為新「四人幫」所忌恨。精通實踐政治學者都知道,極權體制內的政客,對於內部政敵,比諸對於外部政敵,仇恨更深更劇。正如,毛澤東仇恨劉少奇,甚於仇恨蔣介石;鄧小平仇恨胡耀邦,甚於仇恨李登輝;江澤民仇恨楊尚昆,甚於仇恨彭定康......新「四人幫」仇恨溫家寶,甚於仇恨奧巴馬。

  九名政治局常委中,有三人處於中間或模糊狀態,以觀望或低調姿態,並不顯山露水,而刻意隱瞞其思想傾向。他們是: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習近平之所以觀望,在於,他篤定已是最高權位接班人,惟需小心謹慎,避免在王儲階段出事、翻船。當前最大目標,是順利接位。李克強之所以低調,在於「十七大」時已經喪失王儲地位,從原先預備的最高權位接班人降為次高權位接班人,認命之餘力保不再失去預定中的總理寶座。而窺視此位者不少,諸如薄熙來、王岐山等威脅猶存。至於賀國強原本派系色彩不重,上位中共高層得自江澤民的提拔;但在擒拿「上海幫」悍將陳良宇一役中卻力助胡溫,立下汗馬功勞,由此與「上海幫」或江系拉開距離。

  精神上的歸屬感與認同感,使胡錦濤與新「四人幫」難捨難分,等於大長了新「四人幫」的氣焰;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的觀望與騎牆姿態,也於無形間強化了新「四人幫」的權勢。惟溫家寶,在中共高層陷於孤立,形單影隻。疲於親民以維護「民望」。

誰來粉碎新「四人幫」?

  溫州動車相撞事件,是最明白的寫照。中南海原本沒有計劃讓溫家寶前往事故現場。當主管鐵路的副總理張德江到達現場並犯下大錯(下令優先通車而不是優先救人)之後,溫家寶才抱病前往善後。溫到場後,言辭耐人尋味:「我得到這個消息立即給鐵道部負責人打電話,他可以證實我只說了兩個字,就是救人。鐵道部門有關方面是否做到這一點,要給群眾一個實事求是的回答。」

  溫所指「鐵道部負責人」,更可能是分管鐵道的副總理張德江,因為鐵道部長盛光祖,當時就立在溫身邊。溫挑明,為副總理的張德江並未聽令於作為總理的溫家寶。張德江接受了另外的指令,同樣來自政治局常委一級的高人,不大可能是善於推諉責任的胡錦濤,更可能是無孔不入的新「四人幫」。

  在事故現場,溫家寶要求「調查處理的全過程必須公開透明」,但隔天中宣部就下令全國媒體不得再報導這起慘禍,等於直接煽了溫家寶一記耳光。中宣部的背後是李長春,是嚴陣以待的新「四人幫」。

  新「四人幫」權勢熏天,由此可見一斑。該四人各掌重權,分據要津,互為犄角之勢,不僅阻斷了中國政改之路,而且,基本主宰了當前中國政局,使整個中國陷入一個不進不退、或不進反退的政治僵局。昔日,以江青為首的「四人幫」橫行一時,最後被華國鋒以宮廷政變予以粉碎,進而開創出中國新局。如今的問題是,誰來粉碎新「四人幫」?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