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雜誌提供PDF彩色電子版訂閱服務〈按此訂閱電子版〉
中南海焦點人物周永康
作者: 陳破空



更新於︰2012-04-05

在處理重慶問題上,佔優勢的胡溫派與周永康的對抗已經呼之欲出。但是周的維穩系統已經坐大,胡溫硬撼很難得手,周要成氣候唯有政變一途,近來京城局勢詭異,值得觀察。


周永康:中國黑領軍頭,掌握龐大的政法系統勢力與資源。

薄熙來翻船,全在筆者等人意料之中。薄熙來是政治局大員,處理他的決定,只能出自政治局常委。而九名常委中,至少有五比四的優勢。

周薄聯盟,大明其白

贊成倒薄的,至少有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五票;反對倒薄的,至多是新“四人幫”四票,即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周永康。其中,除了周死命挺薄,吳、賈、李三人又未必能挺到底。

最後的票決結果,據傳是八比一,只有周反對倒薄,甚至建議將薄調任西藏一把手(果如此,對藏人而言,無異於禍從天降)。處置薄,從黨紀開始,由賀國強執掌的中紀委執行,無關周永康的“政法委”。周插不上手,又只能眼睜睜看著薄被收拾。

前幾年,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中共高層中,惟有周永康明確力挺。周前往重慶視察,大贊“重慶模式”和薄熙來,留下這一句:“打擊、鏟除黑惡勢力,是讓老百姓過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之後,坊間傳言:周有意將“中央政法委書記”一職,傳給薄,而薄也有意接手。

王立軍叛逃美領館之後,向美方泄露中共高層權力鬥爭內情。《華盛頓郵報》曾報道:周永康阻止安全部調查和逮捕薄熙來。習近平訪美之際,新聞界盛傳:周永康與薄熙來密謀,將讓薄出任下屆“政法委書記”,而後以政變方式,推翻習近平。此傳聞,震撼最大的,應是中共內部。

三月“兩會”期間,政治局常委一級人物中,只有周永康出席了重慶代表團會議。那是三月八日,當日上午,薄意外缺席“兩會”,引發外界猜疑,當日下午,周陪同薄回到會場,當場高調挺薄,聲言:“去年重慶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新成績,多項經濟指標增幅位居全國前列,‘五個重慶’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城鄉面貌發生了新變化。” 就在王立軍叛逃醜聞鼎沸、薄熙來灰頭土臉之際,周無所顧忌的挺薄姿態,絕不簡單。

與周在“兩會”上高調挺薄和大贊“重慶模式”形成截然對照的是,一周後,溫家寶在“兩會”結束之日的記者會上嚴厲批評“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中共高層的分歧,連同其激烈權力鬥爭,暴露於眾,放大於國際視線。周薄聯盟,大明其白。

周永康,名列“十大黑領”

今年一月,英國《每日郵報》評出中國“十大黑領”人物,周永康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唯一入選者。對中國“黑領人物”的定義是:“他們的臉色是黑的,汽車是黑色的,衣著多是黑色的,他們的收入、生活、工作都是黑色的(隱蔽的),但卻控制著中國的經濟與社會命脈。”

周永康先後主管石油工業部、國土資源部,這兩處,都是肥差,周大撈特撈,尤其縱橫石油領域32年,自肥難以計數。巴結上江澤民之後,一路高升,主政四川,而後出任公安部長。

二零零七年,升任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央綜治委主任”,至此,周權傾一時。所謂“政法委”、“綜治委”,就“維穩辦”。任內,周四處找事,唯恐天下不亂;又編造名目,猛增編制。比如,在西藏和新疆,稍有風吹草動,周就趁機擴充警力。

中共維穩費由此急劇颮高,以至於,從前年開始,中共維穩費開始超過軍費,維穩費增幅也超過軍費增幅。周永康及政法系統大小頭目,不僅籍此中飽私囊,而且趁機擴充實力,豢養起一只專吃“維穩飯”的大軍,遍布全國,其勢驚人。仿如前蘇聯內務部長貝利亞,又仿如前中共中央警衛局長汪東興,手握槍桿子,更兼坐擁龐大無邊而無孔不入的特務體系,監控和恐嚇民眾的同時,也監控和恐嚇了“自己人”——黨內同誌。

周任內,民眾抗爭事件不減反增,而且是猛增,從每年幾萬起發展到每年幾十萬起。據哥倫比亞大學現代藏學專家羅伯特∙巴納特教授考證,西藏動蕩加劇,正是在周永康出任“政法委書記”之後,尤其周在西藏大增維穩費之後。可見,這個周某,與其說是“維穩”,不如說是“維不穩”;不穩,才有文章做,小則有利可圖,大則重權在握。

權衡得失,江澤民可能拋棄周永康

薄熙來轟然倒臺,周永康必氣急敗壞,其動靜,成為中共政治新的看點。周永康與胡溫習李等人纏鬥,呈現大約三種走勢或結果:其一,楊白冰模式。如果胡溫與周永康相持不下,“大佬”人物如江澤民或許介入調停,如當年鄧小平對楊尚昆、楊白冰兄弟“杯酒釋兵權”,為江澤民時代開道,江可能奉勸周體面退出,解甲歸田,為習近平接班讓路。

有人以為江會挺周,理由是,周是江系人馬,更有傳言:周的第二任妻,是江的侄女。須知,中共黨內派系,不同於他國政黨派系,諸如日本與臺灣,在民主制度下,派系可以公開亮牌,因而具有忠誠度。但中共黨內派系,不能公開亮牌,只能心照不宣,慣行臺下交易、暗箱操作,僅以利益為聯結點,以利相交,利盡則散。因而,主仆之間,沒有忠誠度。仆可背主,主可棄仆,均被認為“識時務”、甚至是“聰明”。鄧小平拋棄心腹陳希同、江澤民拋棄親信陳良宇,是主棄仆之例;薄熙來倒臺後,黃奇帆及重慶官員人人表態、爭取“人人過關”,又是仆背主之例。

如今,江澤民已經拋棄薄熙來,進而拋棄周永康,完全可能。況且,江已老朽,不大可能為護周而引火上身。時下的中共高層,江系、團派、太子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人腳踩兩條船、三條船;江胡鬥爭是主線,但也有合流的副線。江親信張德江取代薄熙來,接管重慶,應是江胡討價還價的結果。

其二,一場惡鬥在所難免。圍繞“十八大”人事布局、尤其九常委中“政法委書記”一職,包括周在內的新“四人幫”與胡溫習李等人,必有一場殊死的拉鋸戰。作為最後的本錢,周一心要安排自己人接位;但胡溫定會全力爭奪。近傳,“十八大”之後,“政法委書記”不再由政治局常委兼任;又傳,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可能出任此職。因袁屬團派,這類消息,很可能是胡系放風,先聲奪人。無論胡溫還是習李,都不大可能再讓“政法委”勢力坐大,威脅自身安全。

孤註一擲,上演宮廷政變?

其三,可能發生宮廷政變。薄熙來既倒,身陷絕地的周永康,可能做出孤註一擲的反撲。京城的政變傳言,風聲鶴唳;對傳言網民的秋後算賬,更顯示中南海的焦躁不安。

周掌控的維穩系統,年費用達7018億,年增幅達11.5%,兩項數字,均高於軍費(年費6702億,年增幅11.2%)。人數上,置於胡錦濤“軍委主席”名下的中共軍隊二百五十萬人;置於周永康名下的維穩系統,包括公安、國安、國保、武警、特警、特務、交警、城管,以及網特、線民,等等,難以數計。有人估算,周永康統管的全部人馬,可能高達千萬,大大超出共軍人數。(中共武警,名義上也歸中央軍委管轄,但因功能不同,實際由周的“維穩辦”調用。)

力量對比,無論資源上還是人數上,周永康武力都遠遠超過胡錦濤軍力。這是胡溫恐懼的由來。周永康的維穩系統,針插不進,水潑不入;近年,胡提出“軍隊要介入維穩”,企圖打破周對維穩系統的專控,但周置之不理;今年“兩會”上,溫罕見強調“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話鋒原來是指向周永康、薄熙來(薄已在重慶培植私家軍,備下槍支彈藥)。

周永康手下,雖武力龐大,卻屬於雜牌軍,而非正規軍,質量和忠誠度都未必靠得住;胡錦濤手下,軍力略遜,卻是正規軍,武器精銳,更擁有海空和導彈部隊,但忠诚度也有问题。胡、周兩方,各具優勢,各有死穴,若以武力攤牌,鹿死誰手?難以預計。大規模內戰的可能性不大,更大的可能性是宮廷政變。前有華國鋒與“四人幫”較量的歷史經驗,任何一方,稍有大意或猶豫,就可能陷入滅頂之災,如江青之完敗;宮廷政變,先發制人,先下手為強,如華國鋒之險勝。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